我刚刚的感觉是,让人这个人包括所有和自己一样有胳膊有腿的人哪怕有过胳膊有过腿有过其他傻逼部件,我回来说,那个感觉就是,让人高兴很简单,就是说话,我就是不说话就是说不出话就是不敢说话,真他妈让我太压抑了,显然,非常明显,压抑让我极其不舒服甚至沟通不正常,我想说的就是,我这个鸡巴且很可能一直是个傻逼鸡巴就算这样我这个鸡巴不操共产党就是鸡巴白长了,而且,所有操过的,真的是在瞎操哦,我仍然可以操东操西操上操下操自己操你,我仍然可以显露出所有的紧张胆小害怕虚伪垃圾破裂,但我操前操后不那么确定操之中,如果一直怂着共产党,这个不是其他的共产党,就是一直操着我的中国共产党,也就是中共,我将连自己的鸡巴都变得如此鸡巴啰嗦,如此输入法如此疲劳,作,矫情,这次我得说,不是我的强项,弱,逼,还是我,出于与阴谋论的相处,我甚至想到他们抓住了我说要烤我的鸡巴,我不想我的鸡巴被那样对待,出于我对同性的理解以及尊敬,我想我可以用自己的声音说你也不希望你的鸡巴被那样对待吧!!
但我没有行动,有一些记录,有一些不太稳定的素质。说自己没有行动如果说的是完全没有行动未免也是睁眼说瞎话!
我很虚弱,你知道吗,这里的你知道吗我只是出于啰嗦以及你惦记着的告诉人,我不算知道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