售票员说
给小孩让个座
哪位给抱小孩的让个座
一开始没人让
后来有人让了吧
我坐在最后排最左边
看不到那个小孩了
一开始
我坐到了售票员的位子上
后来她说让一下
我就坐到了最后面
她喊话时
并没起身
那个位子
让她的声音
有些弱

昨天早上
我出来找房时
坐了几站看到卖早饭的
就下车了
我买了两个饼一根油条一碗豆腐脑
豆腐脑比较慢
我就把放饼跟油条的盘子
先放到了外头一张白桌子上
还有一张一样的,一样的颜色,圆的,塑料的
还有一张黄的,木头做的
以及一张白的,也应该是木头做的

等着豆腐脑时
一队披着亮绿色联勤马甲的联勤仔
从一小辆红三轮车上下来
他们动作很快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
我的饼跟油条就随着盘子
被他们搁到了地上
桌子椅子啊,除了那张黄木桌,以及那张被老板女儿抢回来的白木桌
都速速被他们抢了过去
眼看我的盘子就要被抬起的桌脚轧到
我过去喂喂喂了几下,说了句傻逼
一个还在我对面搬着桌子的联勤仔
抬头看了我一下
可能是因为他的队友
都已经往红三轮车那边走了
他没说什么,就不算有什么回应吧

这边的河南人很多
卖早饭的应该也是河南人
看上去应该是老头子老伴儿的老婆子
一边看着外头动静,一边炸着萝卜丝饼和咸菜饼
骂了几下,流氓,这不流氓嘛,她骂得,要更老婆子些
他们女儿没说什么话,刚说了
那张白木桌就是她抢回来的
老头子脸上有些不满有些无奈有些搞笑有些接受
跟后来的的问椅子哪去了的吃早饭的
说叨了几遍刚发生了什么
问,还去拿吗
去那处理更麻烦啊,他说

他们的面相
都是很不错的
早饭时生意的忙活度
也是可以且确实需要
把桌子椅子摆出去些的

外头是什么地方呢

一根应该不会有人吃了的油条
躺在桌子底下,洗碗桶里,盘子的,不锈钢亮光里
凑一桌吃完的,往墙角附近,应该是批发过来的,全透明包装餐巾纸那
抽了几张,抹抹嘴,先后走了出去,又有人坐进来
我吃完后,也过去抽了几张,抹抹嘴,还抽了好几张,塞到裤兜里……

我走回了
刚下车的地方
吐了几口痰
抽了会烟
就上了过来的一辆马陆101
也就是这会坐着的这辆
最近快到葡萄季了
听那天开车的河南司机说
马陆葡萄分一代二代三代
一代最好吃最贵
二代三代都是偷栽出去的
没那么好吃也贱卖很多
这边河南人多啊,安徽人也多
安徽人跟我们摊牌时,来了七八十号人,都是不同县的,口音都不一样
我们呢,一来就是五百号人,都是一个县的……
先这样
下车了
跟竖去吃个臭豆腐喝个扎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