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市区远,安亭地铁骑车再一刻钟,有些没想到,最后也找进了公寓楼,差不多一室户,开始以为是带阳台八九平,合同里是十七平,房租还可以,压一付一,签半年免了所谓每月250管理费,房租也从980降到了940(其实没降,少计了一天),含网和空调。想来随时可以来。也算我七个多月后有了自己住地方,收拾了一天,反正也没什么事。周围环境比较僵硬没劲,没什么市井气,都是些万科一般的楼,我这楼也是万科的,查着万科老总是谁,哦这个人没怎么听说过,查着旁边几分钟外那条河叫什么,两个地图里都没查出来,哦可能是楼盘开建时顺带挖的(后来发现不是,其实就是苏州河,后来又发现……),但这河有些宽,经过时又会打消这想法,比如,晚上从超市出来错过公交找了好些共享单车,有些锁坏了,很多上了私锁,有些来来回回找压根找不着,上了私锁的,有四五辆,被ofo黄黑相间的隔离带,一块捆到了一个区域,这下好了,私锁也看得更清楚了,有的是有阵没见到的半透明红胶皮锁,有的是发青的细链条锁,还有的看了大半圈没看到有私锁,密码显示着0000就像这是不可能的,果然一个角落里随着我的怒气上升,私锁又跑了出来,雷雨声轰隆隆亮闪闪挂了几下天际耳际,下了会后又停了一阵,这停歇的一阵里,我提着在超市里揿了几下计算器买到的东西(当然不全是了),被晚上吃的这两年吃的最难吃的一顿兰州拉面店里的拉条子淅沥沥哗啦啦猛拉向厕所,一袋2.8千克版汰渍洗衣粉,一瓶仅售1.7元的1.5升版的康师傅矿泉水因为电热水壶我明天才开买,一袋12卷装因为要拉稀不得不快快提上基本还算便宜也因为要拉稀在结账后立马就得在超市外边厕所打开的清风卷纸,还有6罐青岛在此地统一到大于等于3.1度的啤酒,10个13.2元毫无疑问在揿完计算器后立马打脸5个7.02元6个8.3元哪个更便宜之执迷的鲜绿色衣架子,在竖飘荡着绿植和虱子的寝室里,他的衣架貌似就是这个颜色的,没错,鲜绿,就是那么顺眼,虽然价格上它并没有突击开我的底线,就像一袋4千克版的白猫洗衣粉仅售19.9元时早已被周末黄金时段结束前光顾过这个超市这个货架的附近居民扫荡一空一样,在这座叫作大润发的大型卖场里,至少还有两三个货架的情况,都提醒我周围住着不少消费实力不相上下但就是比我更早到达低价现场的居民,起先是啤酒货架,最便宜因为已经销售一空看着也最为顺眼的货架上,我自然没有看到那款啤酒,依靠价牌上的容量标识以及货架高度,我推测出那款啤酒呈长椭圆型,然后是其他货架,我已经想从货架里跳出去,所以就真的不用去想到底是什么货架了,反正有。啊,除了它们,我还买了什么呢,什么使我在间歇的雷雨中进入桥下泥泞的停车区域以及路边小区边来回走动一无所获却一直拎着它们还要感觉一下它们的重量呢,会不会有一对掏空得非常适合两根手指都插进去的凹孔仅仅被我抠住了一个呢?哦,我翻开那四罐还在塑料阵列里的青岛,发现(有人说不是发现,只是人在这些个时空中碰到它了)还有两捆总计3.9元在包装设计上力图以标满20升为宣传要点的垃圾袋,我特意过去看了下虽然是有些特意(怎么着),在正反面包装的最右侧,都有6组粉底白字的20升雅黑字体压迫着同样字体的55cmx45cm自上而下或压根儿不用分上下排列在那里,还算是简洁的了!还有一根9.9元左右(小票已经扔了,这会我才想起来小票有啥用了)180克装的高露洁-茉莉-白茶-劲白-因子-牙膏,白茶覆盖着茉莉一度让我将之放回——说到这里,嘿嘿,想起来了,那同样被抢购一空的货架正是这茉莉白茶牙膏当天的货友,就是这几年比较流行的竹盐牙膏,在价牌上,竹盐牙膏显得量更足,不管怎样它的价格至多也是9.9元,他们你们知道我在说谁,他们真是太厉害了——说回来,在拆开两款牙膏的包装瞅瞅它们更里面的包装是啥样后,我拿上了茉莉白茶牙膏因为想了下茉莉茉莉花茉莉花行动好一朵美丽(茉莉-茉莉-茉莉)的茉莉花茉莉花一样的手机铃声茉莉花一样的去电铃声茉莉花一样的门禁铃声!白茶不再那么牵制着我,与茉莉的这把接触,焕发了我一点点在自大之天与自卑之屎里蹭过的雨电!它有些光彩!还有些初心呢!说到这,还是没说回来,其实后来让我爆掉几下的,还是那不中用的共享单车模式!它洗钱不洗钱其实我就嘴上说说,那些上私锁的家伙这方面我真的得说素质太差了!在我脑海里,我已经看到了,那个在第二天过来亲自打开半透明红胶皮锁的逼,他开锁开得棒极了,只有他能开那个锁吗,很多人因为那个私锁骑不起来他一想骑就骑了上去操他妈啊……那么,系统会这样这样的统计到它吗,我听到二郎腿翘到飞机上翘到飞机一样的桌子上轻刷刷千百万下的点钞声,那么……四十几分钟过去后,我总算是走在还不如拎着它们走回去的路上了,雷声总体不算太大,雨也就那样吧,往前的路线,因为远离安亭枢纽区域,我略略尝试,但也渐渐抛离了找车想法,在到达那座明显要上坡又明显要下坡的跨河之不知道是说它大好呢还是中还是小的桥之前,一到两辆ofo fuck到了我,我再次扫码,夜雨中,我擦了擦黑色座垫下浇着雨水的二维码,我的手机在轻触中点亮,它靠近,连它都有些吃力,能吃力到哪里去了,忘了有没有再次擦拭二维码,它出来密码,2423,我随之揿下四下,这次,每一揿,都是结实的一声响,揿下后,不再有氤氲的红光,蓝的闪烁,总体来得管用些,车锁啪啦一下打开,像是假的兽牙啪啦老实了一下掉了下来,没有私锁,我骑行起来,我猛猛骑动,骑上上坡,轮胎有些憋,阻力不必要的大,我滑下下坡,下坡依然可以叫作下坡,我有些吃力,肩上挎着大部分东西,中号矿泉水和大号洗衣粉在low得真的有些过分的车篮里展示着它们无法迷你的随行可能,我拐入精品样板住宅区,人明显少了下来,一个有些样板的青年仔,走动在前面,很显然,我们住得不远

第二天补充:

硫磺皂

我还买了两块硫磺皂,一块五一块,洗发水沐浴露什么的都太贵了——我得实话说,我以前还用过洗面奶,不过最近一瓶也是两年前华子给我买的那瓶,那瓶我用了快两年还没用完还是扔了——有了它们,这些都不用了,那也就是想洗把脸,毛那么短,肥皂都够了,一开始我看上的是什么白猫新上海肥皂,价格还算便宜,两块七差不多,包装的路子也差不多,撑死比一块五高出一块二,后来我看到了这个,我看下,在硫磺皂柠檬黄的包装上,甚至找不到商标,一个还算简单代表着大润发自营的左手大拇指,算是瓦解了上一次没有商标的判断,多说一句话,那是个左手竖出大拇指的侧面轮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