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见了了了,本没想到借钱,借了我一万,这是次要。
主要的是,这小子给我爆了好多料啊。
某村选举,竞选者A在微信群里发了100元红包,60个人抢,被刑拘了,说贿选;竞选者B,可能是另一村的,也发了个红包,60元上下,“还用了习大大的话”“是撸起胳膊加油干吗?”“是大家请投我一票,我保证撸起胳膊加油干”,也被刑拘了。
另外,了了大学时在广东上的,有一同学家,是红鼎商人,势力大,垄断了几个省的消防器材,怎么个势力大呢?“上面不方便做的生意,比如走私核废料到非洲,都是他们家在做” “卖到非洲干嘛啊”“恐怖袭击啊”“我操”“还有其他国家不方便做的,武器也是”“这个就是,有人打死都不想做,很多人抢着做”“包括人大常委那个委员厂”“是张德江那个从朝鲜毕业的傻逼吗”“张德江去广东时,会专门上门去他家拜访”“是看看生意做的怎么样吗” “他家可随意进出中南海的,见一二号人物”“习也能见?”“二号肯定能见,当时还是温家宝,温家宝会腾出空专门招待他们”“是问问鸡巴生意做得怎么样,怎么分,分得怎样吗”“他家还上了德国政府的黑名单,被德国人查到了,以香港中转,后来是温家宝亲自去德国把他们从黑名单上拿下来的”“操”“你翻墙吗”“我不需要翻墙,这个公安一抓一个准,我没必要”“你不用在单位翻啊,在家翻啊”“这个……”后来就说到了开头说的发红包村选举……
其他,“舟山市长因为把习近平他妈,从习近平在浙江时开始,伺候得非常好,他的级别比宁波市长还要高,比杭州市长还要高”,又说到我们高中时班主任老公,人很正气,在系统内工作,“也是挺郁闷的,十年没被提拔了,这两年去青铜峡市当副市长了”“青铜峡在哪啊”“甘肃啊”“我操”“他没关系,他老师现在当副省长,他也不会去求他老师的,他老师以前有困难时,他都会去看他,后来当副省长了,还是会去看他,但从来不提自己的要求”“可以啊”“上级找他谈,跟他说,你要么去那边,回来有可能提拔,要么不去,以后绝对不会提拔”“他去了,别人去外面算是交换援助,都不干事的,他跟个傻逼一样,干事还被那边人骂”“有人被调到新疆一年,一年九个月在家闲着,不用干事,爱干嘛干嘛,三个月在新疆,出门都是警卫护着,喝香的吃辣的,啥也不用干”“他去那边多久啊”“两年啊”“哦,还有一年啊”……
又说到习、王上来后,宁波这边非常积极,“是领导为了政绩吧?”“是啊,都为了政绩”“把很多下马的官,南京原书记啊,谁谁谁啊,都弄到宁波来审,关在宁波”“那个谁,就关在慈溪,为了关他,专门把一间精神病院改造成了监狱,那些看押他的人怨声载道”“为什么啊,跟精神病一块关着啊?”“不是,就关他一人,你想想,看他一个月,看他的人也跟坐监狱一样,不能用手机,不能跟外界联系,只能看报,后来他们实在受不了了,要求看电视,总算能看电视了”“后来真是受不了了,看他的人一块抱怨,总算允许他们半月回趟家”……
了了说,基本都是旧料了,我说,赶紧啊,来点新料啊,他说,他哪知道新料。
江边椅子上并坐了会,后来起来,准备往前走,我临江撒尿,江对面,类似酒店江景包厢里,类似有傻逼中产,黄灯中敬酒,我骂了两句,尿完,垮过金属吊栏,继续往前,他说下雨了,我说没有,说前,好像已看到地上有些雨点,他的判断是对的,说的也是对的,又聊了些其他,等等,走到他家小区门口,坐到以前常坐的501公交站不锈钢椅子上,又聊了一个多小时,球赛,赌球,他女友,他家里的事,我家里的事,等等,我叫上一辆滴滴,8块钱,到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