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比如说头发吧
以前头发很长时
他们说,去剪吧
我可以留得更长
一直是如此,是这样
我当然,可能也坏在这个地方
一直,听不进
现在呢,这头发
只是在圆寸上
长出那么一些
他们说,去剪吧
走前,去楼下那个一剪梅
去剪吧
我说,不用,我自己推就行了
他们说,楼下20块就可以剪了
我说,不用,你们就不用管了,不长

其他的事情
自然也是可以排着队
变成关心我的事
但我已渐渐掌握,那碗水是这么端的
不仅对他们
更是对所有人
我当拒即拒
不要问了
喝了些酒后
他们,又主要是我妈
很想听我吹吹笛子
我就去拿来了
从那个不在家时缩着的抽屉里
我也是那天
打开后,才看到
笛子,笛膜,桃胶
都在里头
两根新点的
是那两根最早学笛子时候买的
带到北京后,因为北京天气干吧,裂了,后
再买的
我拿来那两根新点的
桃胶是沾水那么涂几下吧,指法啊,音律啊,旋律啊
我都记不上太多了
我吹的,是最容易吹的,喜洋洋的,一段
相较之下,我当然更想吹,八月桂花遍地开
我搜来了谱,吹了会,摁了会,配合了会,琢磨了会
小舅他们也过来了,有时是他们拿过去吹
有人一直吹不太响,有人能吹响,又吹不响
就像那几年,这么说,我有些想到
我妈为什么那么希望我吹上几下了
那几年,我还上小学吧,外公还健朗着在世时
回村里,吹开,不远地方,那个据说二胡拉的不错的跛脚邻居,叫伊宋
伊宋说,吹的好啊
现在,刚才,当晚,他们中有人说,其实,就是我外婆
她说,伊宋说你吹的好啊……
我吹的已大不如前了
我爸说,笛子好啊,你带一根,也不占地方
我甚至都开始驳斥起了,这几年便携一身的想法啊……

楼下的猫
是这几天里
叫的最春的时候
其他时间
我仿佛就能听到些鸟叫
有天,有只猫
在楼下,被我叫住了会
也不知道是喝停这猫叫
还是另有生活的不满
一个中年妇女,或老妇的,喉部示威的声音
结束了
那几声
还不如这一段
长的
猫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