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管是朝向的还是什么问题。我坐到了这张胶囊公寓床的一边。
刚才在下面,我是想上来以后立即写一个东西。它从下去前想到的
“务实”开始,经过中午朋友说的“实在界”,在白天和晚上的一些时间里
它们还连接到麻烦,像吵架里的电话声里,DO NOT MAKE ANY FUCKING TROUBLES
大概是这样。上两天,我刚刚二次分手的前女友,华子
………………………………

回到我想讲的
真的是宜粗不宜细
结束就是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