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天那个雨天山坡上,找到了很惬意的一个喝酒位置,像靠着个超大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