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香烧完
另一种香还在烧
混烧的它们
不得不接受
各自燃烧的命运
对于交响曲来讲
香的共世存在
或许是一种对牛弹琴
不同的香
在地球各处犹如燃烧过的亚马逊灰烬一样在烧
不知有谁会祝福最后一棵燃烧完的树
它已经裹满了绷带
即将投胎去遥远的中国
做一只小鸡布偶
太惨了
鄙人不禁
替它捏把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