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考时,临时起意,在语文考试作文里,写我小外公的死,写砸了,今天,又接近我大外公的死,舅舅大,舅舅小,外公大,外公中,外公小,通讯录里,死去的人,在增多。谁也没办法的??或许,这才是感情的结晶,至少是自我的面目,我,局部麻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