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仍然乐观
这便是我要对组织交代的
皮鞭挥打着乐观的身体
悲观已既成事实
作为中立法官
谁都可以出来嚷几下
你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