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何成为一个说谎者的,便是我从智利首都,待我查下,想下,圣地亚哥?出发去秘鲁首都利马的行程实质。我是跟随一个旅游团伙一块进入这趟行程的。其中,有我这样喜欢波拉尼奥并知道其与上述地点联系的团友,也有因为要藏匿数块黄金,肩负使命辗转流动的。记得刚到圣地亚哥的那个早上,我遵循对一位老友言谈的回忆,将一小把朗姆酒倒入早晨已隔夜发凉的黑咖啡中。味道尚算不错。效果也是。可人生的难题与困扰,仍积压我略显焦炭色的内心。如果可以,下午,我会去当地的一处公园。在那里,以及来去那里的路上,我将获得宝贵的独立活动时间。

小公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