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小溪
小雨
都无法
带走我的心
北方下了大雪
回帖里
扫了扫
没看到
三月飞雪如何
如果看到
便印证了起来
果然吧……
如此稀薄的果然
已经不再带有
果然初体验时的
快感
与饱满
干瘪的果实掉落下来
如今的我
已记不清楚
是否看到过
干瘪的果实掉落下来
一种结实的干瘪
同时泛滥着无措的晕眩
长久以来
砸晕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