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挺晚下下来
快到家时
下来了一点点很小的雨点
雨花毛
在我们那
这么叫这种雨
雨还没花
只是雨点上的毛尖尖
穿来绕去
一个年轻女孩喊住了我
我摘下耳塞
听清她是在问
怎么进站
迟钝后
我看向一旁的地铁指示

地铁下去应该可以上去
前面应该有大门也可以进去
约等于
无效建议
她说了声
谢谢
采取了后面那个方案
快步往那头赶去
我以为
是南广场
穿来绕去后
发现是北广场
走出出口后
我以为
就是回去那条路了
两三步就发现
比刚才绕过来的地方
更远了
刚才绕过来的地方
在远处
还是那个样
只是
更小
更远
从前
那座大厦叫金龙饭店
小学时
我跟着家里人
去那参加过一场婚礼
婚礼结束
回到我阿姨家后
电视里应该是在放港剧
主题曲应该是苏永康的
《爱一个人好难》
现在
金龙饭店早不叫金龙饭店了
从挺多年前开始吧
金龙饭店改叫富邦大酒店了
CBA曾经的常胜之师
八一火箭队
曾驻扎在宁波主场多年
大葱喊我一块去雅戈尔体育馆
看过一场(黑压压的观众群)
后来
八一火箭队
改叫了八一富邦火箭队
随着CBA联赛的某种职业化
八一队的战绩越来越差
再是越来越烂
从常胜之师
演变为常败之军
后来八一队好像将主场迁到了南昌
江西南昌
军旅球队
懂的人自然懂
后来八一队好像又迁回宁波了
我也就更加没有关注了
一个好助攻
完成一次得分
观众叫好
观众叫的不够响
更何况大葱和我
现场DJ喊
防守~防守~!!
观众喊
防守~防守~!
现场DJ喊
进攻~进攻~!!
观众喊
进攻~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