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去拔了第二颗牙,提前了点,提前了一天(但已经多等了快一周了),想早点动身离家,也想早拔了早放开喝酒。拿着我表哥的社保卡,再次冒名顶替,心中灌入了我表哥名字生日多次,医生要问到——今天也确实问到了次——可以快速接上,就连用电子笔签名时,卡了一二秒后,签下的也是我表哥名字,那笔迹,我自己一看,因为自己笔迹吧,显示的还是像自己名字。一人去的,以前从小到大,在这边看各种病,基本是我妈陪同,也常常因为我脾气原因,让她受过不少气。下午两点左右,医院里人还蛮多的,有些菜市场的意思,医生紧不紧俏,看他们号挂没挂满就行,没号了的,或者挂号费贵个5块甚至他妈的183块坐地起价要200块的,恐怕就是相对的名医了!!!我挑挑拣拣进进出出,一边忍受着自助挂号机旁边一两位大妈想要指导我的欲望……干,光是口腔科下面就五花八门多达八九个还是多少个选项,最后我选了个能挂上号的,且剩余号数最多的,这医生,其头像连照片都没有,是个通用男医生卡通头像,名字倒像是女的,还蛮好听的,嘿嘿!!挂号出来,排号时间还是什么看病时间吧,显示是15:09,这样,我就开始疯狂的,将中间的时间,用来“买烟”,此所以打引号,在于,这是一种像是洗钱一般的重复买烟,并囤烟。近期沉迷撸红包的本屌,甚至撸起了支付宝里各大基金的直播号、财富号、生活号里的各种红包,有时,我拉开我的支付宝卡包,粗粗数去,这些零碎的,从0.01元到0.28元甚至0.38元、0.58元等等的红包,竟然已经有了一百来些个,因为有过期时间,且近在眼前,且我出门不多、消费不够多或丰富,我主要以给家里在网上买点酱油米醋、5块每次充点电费、买烟等方式,将之赶紧用掉。恐怕,只有身陷零碎红包海及此种零碎生活中的朋友,才能体会本屌的良苦用心。我买啊买,在挂完号拔牙前的间歇,出去不断买,7-11蓝白沙便宜些,11块,我买完一包出去,再进去买一包,为的是每次都用足量红包以降低单价,什么便利蜂啊,我跟着地图,压缩在15:09来临前的最后一刻钟里,快步寻找7-11外的其他便利店(最近啊,这边烟杂店里的烟,常常不如连锁便利店、连锁超市便宜,看来前者拿货渠道不行啊,干是干不过连锁集团的),哟,便利蜂有烟卖啊,操,又锁在玻璃柜里啊,一位比较傻逼或者至少今天精神状态比我还傻逼的男店员,单只耳朵戴着苹果AirPods这样远比本屌装备高级的蓝牙耳塞,在我喊了几声有人吗之后,他才从一种类似顾客的样式,切换进了一点点店员的样式,此男傻逼之处主要在于,他竟然先扫了下我的鞋,妈的,老子的鞋能好到哪去,再则,我还穿着我阿姨给捎过来的他女婿也就是我妹夫的,一件我穿着挺大但样式和功能(口袋够多)的外套呢,我说,这烟怎么都没标价啊,哪个便宜些啊,当然,我立马又被其看低了……这个黄金叶多钱啊,此男较为不耐烦的,先开了玻璃柜旁边,一个狭窄木柜的门,拿出钥匙,再开玻璃柜的锁,他的意思是,我他妈的给你他妈的扫下他妈的价格你他妈的就知道他妈的这了色烟多少钱了……好的好的……我一看10.00,可以,可以可以,甚至比刚才7-11的蓝白沙还便宜1块呢——你也知道,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最近的烟,不仅烟价又上去了,且便宜烟,就接近最烂那种,5块档那种,什么黄果树之类,都快在市面上绝迹了,我查了查大概情况,果然啊,有个这样的消息,一篇发表日期为2020年5月20日、来源东方网、作者很可能是戴先任、题为《提高烟草税只能作为控烟的一种手段》的文章,其开头一段,就是我等屌丝烟民们的噩耗,其说道:“全国两会正在进行。记者从全国政协委员、农工党宁夏区委会主委戴秀英处获悉,今年她向大会提交了《关于进一步提高烟草税和烟草价格的建议》。戴秀英在提案中写道,提高烟草税与烟草制品价格是最有效的控烟措施,中国的卷烟价格仍然偏低。为了实现‘2030健康中国战略’提出的将吸烟率由当前的27.7%降至20%的目标,中国迫切需要进一步大幅提高烟草税收与价格,降低卷烟支付能力,遏制烟草消费上升趋势。”……开头这段之后,后面还有四段,因为沉迷撸红包(跟沉迷酒色又有什么鸟区别??),鄙人眼睛已然相当昏花了,只能非常粗略的,甚至来不及好好消化开头那段的,了解了下后面的大概意思,后面四段的主要意思大概就是,提高烟草税只能作为控烟的一种手段……说回来,我当然又带着红包进进出出便利蜂分两次买了两包黄金叶了,第二次那便利蜂男店员的脸色眼色就更让本屌不堪了……真他娘的不容易啊妈的……人啊……用了红包后,一包大概8.00元,一包大概8.02元……对吧,我是不可能再回去翻支付宝里的历史支付信息看看到底精确到几分钱了,饶了我吧,晚上,就20:00到22:00这样比《新闻联播》还要黄金的咱老百姓们的黄金时段,我还特意搜索了支付宝里几乎所有基金的财富号、生活号及一些还要索要鄙人手机号码男的女的你快乐吗悲伤吗你今年的投资有啥关键词有啥计划呀这样极其个人隐私信息的抽奖小游戏什么的,唉,MOTHERFUCK EVERYDAY,有个三四次,两眼酸疼不务正业疲劳作战贪图蝇头小利的我,竟然他妈的还同意过去了,在大概关注并领取了或许80个或许90个或许100个财富号、生活号这些早起的寒号鸟后,从操作强度上,我光荣的,可谓无数次的,成为了这些寒号鸟的新粉,也就是临时的小虫虫,并无数次收取了0.01元到0.3元甚至0.58元这样的贿赂……我的破产大舅,一直在跟我谈论钱钱钱,我简直了……我甚至在我家客厅表态道,你知道的,钱有时帮人,有时害人。阿门。

爱您的
小公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