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



  • 写的
  • 24-7-11 2

    诗人就是来浪费生命的
    他们跟我说,啊,男人,要争气,要抛头露脸
    可我,觉得男人,也真就这么回事吧,你做个鸡巴男人心里面到死也没有个死逼数
    诗人就是来浪费生命的
    在这生处世间的某天下午
    我坐在通过撸红包活动一分钱大量时光搞来的国产塑料矮凳上
    心想,他妈的我是在搞毛啊
    后来,我想明白了点儿,诗人,就是来浪费生命的,等同意思
    生而为人,有意义无意义,去你妈去我爸,我,主宰着
    我在世上,所有无论干什么的时间
    你是要去当状元吗?吃过了状元粥吗?
    你是要去投奔那个让你两眼发红——按小周话——畏威不畏德的邪教还是什么总算
    承认了你是个鸡巴什么东西,你的音乐你的写作你的艺术你的鸡巴你的润肤膏
    真他妈有意义的傻逼崽吗?
    德啊
    我当然是很一般的
    但是
    请看好这个但是
    我太他妈知道德的要求了
    你可不能太护着自己的崽
    尤其你自己这根老鸡巴蔫鸡巴脑袋碎碎嘴逼窝子
    德啊
    总归框住了我自己太多也让你既成天喊着要破碎它整晚做梦又要护着它
    瞧瞧你那分裂到心衰的逼样

    很关键
    临到那份关头
    出现的人
    希望不是我
    总归有人来救你的
    没有
    也是命

    24-7-11

    没有用完就坏了的质量欠佳的打火机
    随机爆破在收捡垃圾的人的操作中
    炎热的夏天 正值七月 小暑大暑是夏天
    两个有名份的儿子或儿女或女子或女儿
    排名还是分了先后
    汽车紧闭车窗停泊
    另外一小部分打火机总要
    在那些遗忘中爆破
    有的车子起火
    有的关系
    正需要熄火
    不必总是已为骄子
    还要像摆弄婴儿玩具一样
    摆弄已为骄子的不易
    都去死吧
    话虽难听
    你拿什么反驳

    24-5-31

    用阿才家
    疑似过期的面
    过期的黄豆酱
    过期的酸辣芋荷
    过期的火腿肠
    过期的乳酸笋丝
    没过期的雪菜
    其中一瓶中最后剩的不知道有没过期的油香丁香鱼罐头
    配前两天大酒后脑壳疼中在左仑那摘回来的
    放冰箱里放着还好的薄荷叶
    给自个弄了个至少要拉两顿肚子的面

    24-5-7(给奶奶)

    昨看了一具火化出来的骷髅,围观者貌似都不算讶异,交往很少的堂姐偏不爱说土话说普通话——就像她有她大量无法挥发掉的什么,同看着那具骷髅,问我,你说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我有点匆忙回答,不知道啊

    24-4-28 2

    我恐高
    恐水
    我在做的
    就是尽量
    减少恐惧

    24-4-28

    好久
    我是说
    挺久
    没写了
    也挺久
    没听进去雷鬼
    或者就是歌
    喝酒
    可以是
    像一直发送烦扰
    沉浸在
    不舒服里
    也可以
    像终止什么
    进入
    还算舒服时段
    好多表达
    都在无默契中
    焚烧殆尽
    默契
    是奢侈的

    24-3-31

    颓废,后来发现,就是我本有的东西之一,打了声哈欠,如同哈欠就是我无法剥离的。不知你是否碰到过,一个从不打哈欠的人。哈欠会传染。不想自己的颓废传染于谁,至少最近。我的颓废,不是铭牌,无所谓标签,它支撑着也堕落过我,升华也局限我。晚出门,照例是为避开父母,去街上更放松的喝酒。跟昨晚喝的多睡的少有关吧,今晚没走远,边决定不走远了,边晃向附近一块人迹相对零星的河边,就是上周,依照周樵和我商量的写作计划,围绕当周“植物”主题,写《夜间模式》那个地方。如住处楼下已告别抽芽状态长势如奔的树木,这河边的树木,无限跃跃欲试中还开出了花,甚至掉落了很多花瓣。有些惊讶。我看着地上花瓣,草坪上花瓣,又抬头看看一边落花一边开花的树枝本身,以为,这又是盛开的樱花树下了。所提盛开的樱花树下,因早年读过坂口安吾同名小说,后看到樱花乃至类樱花,掉落满地,都易对照到“盛开的樱花树下”。我坐到同样掉落着花瓣的石凳上,昨晚坐过某块草坪的牛仔裤背面,将此时花瓣和那时草坪的味道交叠。我略略呆滞的,盯着脚下花瓣,又扭过头去,再瞅瞅背后草坪上花瓣、树上花朵,便越发判断,这并不是樱花,什么花呢,玉兰,不像,桃花,像是。认得的植物较少,这是实情,并不意味我能感知到的,就不可再多。同样跟睡的不够有关,困意来的早,感觉喝不太动后,十点左右,我起身提包装酒,走恒春街往回,一时感到有一段类似这样的打字欲望,待双手回到笔记本电脑键盘上方,去告落。我走在这名字妄图寓意永恒春天的小街上,有那么一点,想快点走回去敲打起来,像这段的起头,更多的,不算着急,像开头后延展开来的所有。沿途,一小区门口,一个夜归的装扮齐整的年轻女性,正端立在小区门口与之约略等高的人脸识别门禁前,门随之打开;一两个老年男保安,坐在门禁旁一间没想到这么宽敞且灯光过于明亮的门卫室中,满墙3块大电视各切分成16格监控画面,与之作陪;一个穿着亮蓝色薄外套的中青年男的,杵在路中间盯着手机视频还是什么的半天不动挡住了我些,我侧身经过,他动了动。是年公历三月三十一,四月将在一个半小时后来到。四月又如何,零点也罢,不过是人类……心里不免嘀咕道。……愚人节的概念,某人喜爱的某个歌者的忌日,展销会、动画展等等的开幕,都植根在,一些花瓣掉落过的地方。

    一米宽

    没啥意思
    如果只是为了去逞骚的话
    真没啥意思

    一米宽的人行道上
    一个男的经过我
    他比我更主动的侧了个身
    一股香水味飘过
    呵了下

    不要酷的
    不要悲的
    只要真的

    24-3-24

    就像向一个从没去告解过的
    电影中接受告解的神父
    告解一样
    试着
    向一阵
    当天的风
    告解
    风吹过来
    又不知
    吹向哪里去了
    就像
    一些告解
    不知道
    有没被神父听明白
    假设
    他听明白了我
    就像风吹过我
    当我走出告解室
    是否就
    真走入了另一场风里
    因为没走入过
    那确实的风里
    只是
    走入了想象里
    在想象里,基建于实际
    我有一定的恶
    也有一定的善
    风的两肋
    不讲究这个

    基本没喝酒今天

    平静
    是我
    常有的
    常缺的
    平静时
    我打破
    平静
    不平静时
    我不渴望
    或无能力
    立即平静
    但平静
    至少
    在今天

    一些
    时间

    回来了

    音乐
    的功劳
    我继续
    在疯狂循环
    GAS的
    POP 5
    相对平静
    大写
    字母
    看着
    挺不平静的
    大写
    有时
    过于
    严肃
    就像
    劝人
    痛改前非
    的墙语

    商标
    试试
    小写
    gas的
    pop 5
    再试试
    有大
    有小
    Gas的
    Pop 5
    三者
    相较
    之下
    当前
    我最喜欢
    全小写
    这个
    版本
    就像
    如gas如气体
    如pop如泯然众人
    如气体如液态
    如普通如泣如诉
    气体
    支撑着
    动物的肺
    如有些颗粒
    不过分湿滑

    声音
    支撑着
    心灵
    经常
    又隔了许久
    没有
    围绕
    听到的
    音乐
    的感觉
    来写了
    不经常
    也隔了许久
    没有
    如此如死亡循环
    循环着
    听歌了
    今晚
    我没
    喝酒
    我甚至
    不想喝酒
    虽然
    早上
    喝了
    昨晚
    剩的
    啤酒
    昨晚
    我喝的
    不算
    那么少
    昨晚
    酒醉在
    夜路上
    我在循环
    高桥幸宏

    蜉蝣

    可能是
    你觉得
    矫情的
    高桥幸宏

    不矫情的

    收了
    收录
    蜉蝣
    这首歌
    的这一张
    明天
    只是
    另一天
    专辑名
    翻译过来
    是这样
    又或者
    如日文专辑名
    所示
    蔷薇色的
    明日
    蔷薇色
    就不如
    明天
    只是
    另一天
    给我带来
    的感觉
    那么
    只是
    另一天

    大量
    仿佛
    烂漫

    数字
    泡沫

    蔷薇
    情感
    之话
    宣讲
    明天
    如何
    充满
    希望

    还有
    好多
    明天


    仅想
    听到
    明天
    只是
    另一天
    这样

    干燥

    讨人嫌

    诗意。

    24-3-22

    在昆明的时候,傍晚,我常不得不出去买酒,我所住的国茶港,位于五华区。在昆明住的时间不长,差不多半年,还没等摸爬熟悉其他的区,就离开了那,单单记住了五华这个区。住处毗邻宜家,一道高架桥相隔,有时,是下雨的清晨,那远远不算黏糊的昆明的雨,有时是雾,有些激动我心的带来迷离与逃遁感觉的昆明的雾,我酒后早起,抽两根烟,点几根麻,站在厨房那不到半米宽的窗边,拉开纱窗,透透的,往窗外看去。近处,环城高架桥,市民的车、公共的车、公务的车、旅游的车、谋生的车、救急的车、警车等,发着不同声响,自桥面上滑往各处;过了高架,就是宜家蓝黄相间视觉上还算舒服的外壳;最远处,是片我从没上去过的山,虽老盯着它。好友欲介绍一位其在昆明的朋友,以飨彼此昆明岁月,后者,我二十几岁失恋颓废中头回到云南时就谋过面,同位好友牵线,他在昆明火车站接的我,吃了个便饭……那阵我很颓,不提也罢——时隔多年,后者在我拨打过去为见面准备后来不了了之的电话里,据其描述,彼此住的不远,仿佛他就住在我视野对面的山上。山上,有些既像是老旧居民楼又像是小别墅的楼层,在此刻的印象中带点红砖的颜色,被宽容于山的绿意间。远望,只是远望,就像远望任何披着绿色的山,看不出山上具体长着什么、生存着什么。必然有形色丰富的花朵,及凋谢——毕竟还是在云南——有爬行在植物鬓角上的,丰富的昆虫,蛇类。有被蛇咬伤,有简单的伤口,在把树叶搓成泥后,覆盖之。
    那时夜间,我常常持着啤酒罐,放浪走出挺远,又晃悠走回,据我所见,步行过的五华区那一片,植物不算多,也不算很少。路边植物的阴影,坠入夜的阴影,在某座设计的有些别扭的立交桥暗角,有时,突然会冒出两个像是来割器官的老人盘住我不知道要搞些什么,我不作应答,继续往前,渴望走进当夜,的某座森林里。



    CH | chenb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