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



  • 写的
  • 摘的
  • 翻的
  • 主权

    分析人士指出,作为叙利亚政府的坚定盟友,俄罗斯有可能想通过断绝对叙北部反对派的国际援助来加强阿萨德政权的地位。

    ……起初,决议规定了叙土边境的四个物资过境点;后来在俄罗斯的压力下,过境点数量压缩到了两个。……

    ……

    德国周五在安理会联手比利时提出的妥协方案,原本计划将2014年决议的有效期再延长6个月。表决结果出炉后,德国与比利时均对结果表示失望,发表声明指出……

    俄罗斯方面则认为,鉴于叙利亚政府在该国的掌控力正在不断增强,因此来自叙利亚本国的援助逐渐成为可能,之前的国际援助机制则必须“逐步结束”。中国方面的意见则是:叙利亚政府并没有正式允许向北部地区提供国际援助,因此联合国的援助行动有侵犯叙利亚主权之嫌。

    在德国方案被否决后,俄罗斯也提出了自己的方案:为期一年的人道援助,但是叙土边境物资过境点数量只保留一个。该方案同样没有获得通过。

    外交圈内人士披露,安理会15个成员国仍然没有放弃在该议题上寻求妥协方案。德国常驻联合国霍伊斯根(Christoph Heusgen)对德广联表示,德国与比利时目前正在制订一份新的妥协方案,有望在本周末提交表决。


    https://www.dw.com/zh/%E4%BF%84%E4%B8%AD%E8%81%94%E6%89%8B%E5%90%A6%E5%86%B3%E8%81%94%E5%90%88%E5%9B%BD%E4%BA%BA%E9%81%93%E6%8F%B4%E5%8A%A9%E5%8F%99%E5%88%A9%E4%BA%9A%E6%8F%90%E6%A1%88/a-54138965

    浇灌

    这位匿名接受采访的教师说,他们学校的清理工作从4月下旬开始,由图书管理员带领一小群职员在学校放学后对图书进行检查。他们连续七天,每天晚上工作5-6小时,翻阅成千上万的图书,根据教育部通知要求找出大约100本,然后填写表格上报。

    “其实,这些书学生们反正也不看”,这名教师说,“所以如果我们不得不清理的话,就从这些书开始。”

    一些学校和县教委在微博等社交媒体宣传他们的图书清理工作。江西省新余市仙来学校在微博发表信息称,图书检查工作虽然单调乏味,但教师们一丝不苟,肩负着浇灌祖国未来花朵的重任。“为了培养出品德高尚的青年,我们学校已采取具体行动,进一步提高图书质量。”配发的图片上,一位身着花裙的女士正在整理架上的图书。

    ……

    教育部发布了《2019年全国中小学图书馆(室)推荐书目》。这份长达422页的荐书单列出的图书包括《共产党宣言》、《毛泽东诗词》、《汤姆叔叔的小屋》等。

    中国的审查制度并非一成不变。这份荐书单里包含了迪斯尼儿童故事《小熊维尼》。在此之前,曾因为有网民认为习近平神态类似小熊维尼,这个经典故事便在中国遭到审查和删除。2018年,迪士尼公司电影《挚友维尼》(Christopher Robin)未能获准在中国大陆上映。


    https://www.dw.com/zh/%E5%85%A8%E4%B8%AD%E5%9B%BD%E6%B8%85%E7%90%86%E5%AD%A6%E6%A0%A1%E5%9B%BE%E4%B9%A6%E9%A6%86-%E6%96%87%E9%9D%A9%E4%BB%A5%E6%9D%A5%E9%A6%96%E6%AC%A1/a-54138802

    管控分歧

    雷表示:“目前,美国联邦调查局每10小时就会启动一宗新的有关中国的反间谍案件。”

    ……

    克里斯托弗·雷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率先发起了猎狐行动(Fox Hunt),面向住在国外的中国人,他们被视为中国政府的威胁。

    ……

    “当无法找到某个猎狐目标时,中国政府派遣特使探望该目标在美国的家人。要传递的信息是什么?目标有两个选择,要么立即回中国,要么自杀。”

    ……

    乐玉成认为,中美要通过对话合作管控分歧,照顾彼此核心利益和关切,“尽管现在乌云密布,但天塌不下来,太阳总是要出来的,中美走向合作的大势是挡不住的。”

    他还表示,坚决反对美国指责香港国安法,并呼吁不要将中美关系意识形态化。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53334243


    世界上任何地方的大型中国企业据称都有中共党支部,以推动其政治议程并确保该公司遵守政治指示。

    这就是为何中国专家断言,中共确实有在英国运作,通常是在商业活动的掩护下进行。其中一位说:“党的机器无处不在。对中国而言,商业与政治密不可分。”

    ……

    这通常需要与一个有魅力的女人进行“偶然”接触,然后秘密地将其记录下来并用作“黑材料”,指可以被用来当筹码的信息。

    一位在中国工作的英国商人说:“中国政府非常擅长在自己的领土上设置蜜罐。”通常由中国国家安全部管理。

    这些有针对的行动并非集中进行,而是在省级国家安全局之外执行,每个省处理世界上不同的地理区域。例如,上海国安局覆盖美国,北京覆盖俄罗斯和前苏联共和国,天津覆盖日本和韩国,等等。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53331782

    金融

    财政部长姆努钦在声明中表示:“美国致力于全面利用金融实力,让新疆和世界各地的侵犯人权的人士承担责任。”

    美国国务院在同日宣布,对陈全国、朱海仑、王明山施加制裁与签证限制。他们及其直系亲属将无法入境美国。

    ……

    俄罗斯总统普京对此感到震怒,宣布禁止美国公民领养俄国儿童作为报复。华盛顿随后扩大了人权制裁名单范围,加上了伊拉克、缅甸和南部苏丹的达官要人。

    先后通过了本国版本的马格尼茨基法案的国家包括:毗邻俄罗斯的拉脱维亚、立陶宛和爱沙尼亚;加拿大和科索沃。澳大利亚、法国、瑞典、荷兰的类似法案正在审议,欧盟去年12月承诺将出台相关法案,因新冠疫情爆发而暂停。

    ……

    美国共和党研究委员会6月发表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建议依据《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法案》采用“史上最严厉的制裁措施”,制裁侵犯香港、新疆、西藏人权的中共高层官员。

    报告提出的制裁清单包括负责统战工作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国全国政协主席汪洋,以及负责港澳事务的另一位政治局常委韩正。报告还建议制裁其他涉港事务官员,包括港澳办主任夏宝龙、中联办主任骆惠宁等。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53358012

    桥梁

    ……2014年在葡萄牙举行的一次会议上,国家汉办主任许琳在会议宣传册被分发给与会者之前,要求工作人员撕掉了有关蒋经国基金会的专页。

    ……

    但是中国一直表示,孔子学院是“加强中国与世界友谊的桥梁”……

    ……

    美国参议院6月10日一致通过了《对各国资助美国大学校园机构的关切法案》。此法案被简称为“孔子法案”。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chinese-news-53308869

    巴士司机

    玛丽·特朗普和哥哥弗雷德·特朗普三世(Fred Trump III)是唐纳德·特朗普的长兄小弗雷德·特朗普与琳达·克拉普·特朗普(Linda Clapp Trump)仅有的子女。曾是空服人员的琳达·克拉普·特朗普没有得到过公公的认可。
    小弗雷德·特朗普对家族的房地产生意不感兴趣,所以唐纳德·特朗普成了父亲的接班人。小弗雷德成了一名飞行员,一直存在酗酒问题。
    玛丽·特朗普在书中写道,叔叔唐纳德看着祖父嘲笑自己的父亲,从这种嘲笑中学会了怎样成为老弗雷德最喜欢的儿子,并且加入了嘲笑哥哥的行列。唐纳德·特朗普在谈到哥哥的飞行员生涯时说:“爸爸对你的看法是正确的:你只不过是个夸大版的巴士司机罢了。”

    ……

    玛丽·特朗普已经与多年前在家族冲突中站在同一战线的哥哥渐行渐远。当她选择为反抗家族而发声时,他走了一条不同的道路,与他们的叔叔培养关系。在上个月通过特朗普家族发布的一份声明中,弗雷德·特朗普三世与妹妹的书保持了距离,并称他们的法律和解金额是丰厚的,并且他的儿子得到了很好的照顾。


    https://cn.nytimes.com/usa/20200709/mary-trump-book/

    20-7-12 2


    带来水
    洪水
    带来凉快
    寒冷
    带来省电

    带来清净
    声音
    阻隔

    三次握手

    我见过一个最简单的解释
    a:你在吗?
    b:我在
    a:好的


    https://www.v2ex.com/t/689173#reply14

    乳制品

    红艳艳的图章
    红艳艳的盖在那
    赶在末班车前
    我站在一道暂处关闭的安全门前
    看到自己在安全门上的样子
    再看看右手食指上为了按下手印留下的红色残留
    不知道
    有一天
    会通过
    乳制品
    回想到它

    对于我

    你只能表现的跟你自己一样
    不一样的那些
    简称为,跟自己不一样的那些

    20-7-12

    不同的日子
    不同地方的蜘蛛丝
    拦住我行走的方向
    我扯下其中一根
    扔回空气里

    钻石牌香烟

    经过那根烟后
    自己的烟差不多抽完也就扔出去了
    走出几步后
    我还是决定捡起那根烟
    于是又走了回去
    它卡在盲道与路砖中间
    直挺挺的躺在那
    有些扁仍然可划为白色的烟身上
    有些像是被碎石压过更可能是鞋底踩过
    的零碎凹陷
    它看上去不湿
    按说今天下过雨幸亏后来雨也没有下大
    可能是近几个小时里路过的人遗漏下了它
    路灯下
    我旋转着它
    并猜想它的烟名
    直到看到:钻石牌香烟
    一定程度上
    我是个爱干净的人
    一会
    当我完成单手打字
    我将采用
    那种将拳头握起来
    以拳头中间的孔
    为烟嘴的方法
    吸食它

    定福庄东街

    树枝和树干
    呈直角
    可能从这路过的人
    一块走出了它

    也可能
    修过
    长成这样

    地下水

    电闪后
    约五秒
    雷声落下

    天上水
    化为地下水
    我拧开水龙头
    三五秒后
    地上水流完
    地下水以冰爽
    到来

    电报

    用牙齿
    不断铡向
    嘴巴里
    两排牙齿中间
    的黄瓜碎
    我铡啊铡
    感觉永远铡不中它
    后来
    它大概是被吞掉了

    真舒服

    从趴着
    切换为平躺着
    再次
    真舒服

    变形

    塑料贡献者
    踩扁塑料瓶
    拧上塑料盖
    与塑料接触过的空气,挤出
    微笑,一塑料袋塑料瓶
    等待关于节省的塑料习惯
    变现,及变形

    冰块

    冰块继续变小
    它漂浮着,漂浮开,想法
    进入嘴里,冲撞到,牙齿
    我想,牙齿大小的冰块

    跳水

    硕大的冰块
    轻易的拿出
    坠入茶里
    溅起水花

    傍晚 5

    尽早进入傍晚
    想过就到傍晚
    既然心想那是傍晚
    不得不承认已是傍晚

    本意

    如果说
    严格
    甚至不用说
    严格
    因为
    实际来讲
    就是这样

    括号

    最后的格格
    进入了古装剧里
    大清在那里延续
    最后的悬疑
    进入所谓
    隐秘的角落
    我看着截图
    没有任何准备接受这是一个来自孤儿院小孩
    的余地
    那就像
    给角落
    又围上了一块布
    不管他
    是谁
    当他
    提到
    ……体面,即高贵
    我都容易想到
    有一年在南京紫金山下
    跟旋覆提到……得体后
    旋覆的反应
    以及

    想看看高贵
    是从哪冒出来
    要到哪里去
    的冲动
    它给了我一个括号
    我也给了自己一个括号
    另一个她
    给我的启发
    或验证
    已经
    验证过
    我没感觉到受到伤害
    即使它像是做出了伤害
    那么
    做出过的
    也就在没受到过的

    取消了
    有时
    它加点什么
    被唤作
    原谅
    而无论是哪条路
    都有一条河在旁边
    作为一只破鞋
    每条路对我而言
    都相对漫长
    这么想过去
    这种漫长
    不会吃掉什么
    也不会吐出什么
    骨头
    是正从我嘴里
    吐出来的

    但我并没有

    在清晨或凌晨
    五点左右
    我感觉到了
    性欲
    我想象
    并浏览了
    一些

    随后
    我吃下一片
    头孢
    它让我
    在许多交织
    的神经中
    建立一次
    脆弱
    的翱翔

    回到1997

    发行时间
    1997
    回到1997
    赠送
    1997
    以及
    ……1997
    如果他
    喜欢艾敬
    那么我
    最好听歌
    如果可以
    我将当面
    放送它

    就像奥尼尔

    感谢雨天
    my
    boy
    就像奥尼尔

    感谢雨天过后
    清晨刚去
    我坐在这里
    不等谁

    决议生产者

    决议生产者
    生产
    决议
    我决定
    在下午
    起来后
    用望远镜
    细读
    决议

    储存

    白色线缆
    设备
    蓝牙
    无线
    神奇
    的人类
    发明了
    这样的设备
    进行了
    这样的运用
    好奇号
    在火星上
    顺利话,秋天时
    完成移动,1.6公里
    时间
    距离
    都是
    约数
    后续探测器
    我可以在联网时,找到它,在那则新闻里,的中文名称
    将在一个较近时间点,发射
    它将面临,发射成功,发射失败
    这让我想到,特斯拉老总,记忆力与储备
    无法,顺利提供给我,他的瞬时名称,马应龙,no,马克斯,no,马盖普,no
    马字辈,是近段时间里,的高词频,物种
    单单特斯拉的马力,就在近段时间里,飘过我眼前,多次
    耳边
    河畔丽景,河畔好医院,湖畔大学,海滨省会
    的浪潮声
    是我对李克强总理
    几张照片中
    那相对来讲
    电工男表情
    的张望
    与储存

    20-7-10

    Vista
    留下阴影重装记忆
    Win10下
    Panasonic笔记本电脑
    多次,多发,失去Wi-Fi
    它们需要驱动
    我交给我以外的,去界定,是否需要驱动
    在Win7
    它们排列有序
    遵命往下
    即能较大概率
    保持稳定,通用

    foobar2000

    鼠标中键缝隙进入灰
    我的睡眠屡次进入手机
    微量疼痛进入微量肉体
    微量时刻进入安定

    得到睡眠后失去时段进入分散
    失去睡眠后得到一定清晰来到时段

    较佳声音质感进入播放
    耳机过紧进入太阳穴包围

    一个快递箱解决一种过紧
    耳机被它撑开进入疲劳
    被规训后
    松弛

    属性注释栏显示:《多值》
    想看到注释,随便点开几首,都没看到注释
    摸到彩票,得到注释?一首首排除,从第一首到最后一首,没有任何一首带有注释
    留下一种可能,多余空格

    剪指甲 2

    长指甲
    在拆开鼠标
    划开皮肤
    撕开塑料膜
    等时候
    都有
    与它厚度
    相应
    的锋利作用
    隔一阵
    我就剪下

    现在
    我已剪完

    风扇 2

    一攻一守
    一转一扭
    它扭向那
    我探出烟(更多是烟灰)
    它转向那
    我失去风(明显用来凉爽的风)

    前鼓楼苑

    白光
    或发出白光的白炽灯
    或发出白光的非白炽灯
    它的白光
    有时
    变的如此可接受

    给多数时候
    的暖光爱好者
    带来
    清冷
    清晰
    以及
    清楚经历过
    的回忆

    疫情大排档

    “夏季大酬宾 冰爽扎啤卖一赠一”
    为什么不是买一赠一
    那天晚上我停在那这么想
    这会儿我停在这又这么想

    老奶奶

    为了买花生
    我走出门
    为了配花生
    我搭上酒或乌龙茶
    为了为了
    我走着走着

    太阳

    他的坟在那
    看到新闻后
    我把地址存到了一个txt文档里
    txt文档呆在桌面的一个角落
    过了一阵
    一个人也看到了他的坟的地址
    大概说,啥时咱们飞点儿过去看他吧
    我不想飞点儿过去看他
    我也没有回复提议者
    实际
    我估计
    提议者还没有飞点儿过去看他
    我也没有不飞点儿过去看他
    那个地址
    仍然在那个txt文档里
    那个txt文档
    仍然呆在桌面的一个角落
    在那里
    它已经像是他的坟
    一座坟

    一种打火机

    拔高
    泄漏
    垫着
    按下

    20-7-8 2

    充电宝USB口在的地方
    是山的背面
    打火机铁皮上的口
    是氧气出入的地带

    他带来了
    他能带来的所有
    来表明它的在场
    而这本身是个
    它不在场的游戏

    真神奇
    它主宰
    确又可以
    不在

    在应用
    或被利用时
    那仿佛主宰
    又俨然不在
    成就

    与一种矛盾

    剩下的
    在我身上
    是博眼球
    与能力不够

    维稳

    往心里去
    就是往心里去
    若没有
    就没有地方附着
    若有
    甚至会变成它们
    那种维稳

    “同距离成正比”

    风扇距离它
    其他距离它
    我距离它

    放松
    就能浮在水里

    几乎能体会到
    上一次浮在水里时的感觉

    20-7-8

    挖地道
    清理出来的石头
    这是
    我也是

    公交站

    严谨的老腿向我走来
    那让我看到“能力的限度”
    这本是一块这样那样甚至有不少鲜花野草的地盘
    只是现在
    我要跟他
    他要跟我
    一块去到
    那个公交站

    播放时间很长
    快三个小时
    路上耗时
    从决定出门开始
    也够这张现场
    吃一壶的

    而且很容易
    满出来

    我得带着不少垃圾语气
    才能扫开
    包括我在内的家伙
    表达的垃圾玩意儿

    布鲁克林兄弟

    8首歌
    计量出37分钟
    洗衣机
    工作时长约53分钟
    如果秒针
    能制止时针
    那么大约
    就可以永远在冬季

    摆脱

    一段哲学的话
    给出了不少道理
    与启发

    一段没那么哲学的话
    或许没有那种启发
    但给出了摆脱

    让我重复一遍
    总是这样!

    20-7-6

    洗洁精
    肥皂(碎片)
    洗衣液
    消毒液
    这就是她吞进嘴里的

    一定的时间
    过去了

    她的胃里
    发出脱水的声音

    满上

    满上
    我没有将它满上
    如果她没说满上
    或许我会将它满上

    满上
    是否就算她说了满上
    我也可以
    将它满上

    不必了
    不必了
    我有时

    有时
    它就在那
    想满上
    自己满上

    亮瞎刺猬眼


    由泥沙组成
    下落
    的宝贝
    冲刷它
    使它
    有了沟壑
    有了沟壑般的
    胃觉
    不必轻易
    叫疼
    昨晚
    一条处于退潮时段的河
    露出了河底
    在它
    被他
    拍摄的时候
    我看着它
    就像看到一条
    黑色的神经

    很快
    落了下来
    而我们
    将将
    要坐下来
    我说
    就坐这吧
    怎样
    记忆里
    此处
    多是我
    独坐的
    地方
    我背对它
    走向墙角
    两辆
    停泊在那的车
    就像两个蛋
    夹住了

    和墙角
    尿液
    开始喷洒在
    夜里
    某个时刻
    他们喊
    刺猬
    陈涵
    这有只刺猬
    我撒完尿
    往回走
    我亲自酝酿的尿
    已经
    流到了
    比我
    更意外的地方
    如果可以
    如果有耐心
    我可以数落着这两辆车

    这是你们哭鼻子哭出来的
    尿
    拖鞋
    并没有沾染到
    太多
    液体
    几年前
    约10块人民币
    购于印度联邦
    几年后
    我已经攀上
    33
    的年龄
    有时
    我妈说我虚报
    应是34
    有时
    在医院前台的显示器及打印出来的小票上
    又是
    32
    神奇的数字
    转瞬的一刻
    我走向
    他们
    他们
    与我一样
    是夜里
    热闹着
    的小虫
    难得
    的热闹
    难得
    的一只刺猬
    很多的刺猬
    在这个城市
    从左家庄
    到通惠河
    两盏
    雪亮的手机电筒
    照着它
    拍摄着它

    它又闭上眼睛了
    它是不是
    一直钻着头
    往河坝旁
    的缝隙里呢
    它是不是
    被吓到了后
    才调整成了
    这个姿势呢

    不是
    一开始
    它就是头往里的
    可怜的刺猬
    但我并没有说
    可怜的刺猬
    我只是
    自作多情的
    奉劝来人
    放过它吧
    就让它
    自个儿
    呆着吧

    20-7-4


    挂在墙上的一袋东西
    开始
    这些

    窗户
    离地
    五六米
    的样子

    控制
    它开关
    的金属绳
    从它
    膝盖的位置
    横拉
    挂下

    左边一根
    右边一根(实际上,属于同一根)
    通俗来讲
    左边的
    用来拉开它
    右边的
    用来关上它

    金属绳
    有些
    过长
    在较长的时间里
    它甚至
    拖拉在
    地上

    后来
    她将左边那根
    金属绳
    卷了起来
    再吊上一包
    装着
    可能用来
    上妆,或卸妆用的,什么纸,什么巾
    的袋子
    这样
    绳子
    就离开了
    地面
    那包东西
    也找到了
    摆放
    的地方

    在天花板的另一侧
    还有一扇类似的窗户
    同样的金属绳
    从这扇窗户
    的左右
    以同样的功能
    下来
    一开始
    同样
    拖拉在
    地上

    昨天
    大宇
    将这一侧左边
    这根金属绳
    也卷了起来
    他卷起来的圆圈
    比她卷起来的那根金属绳的圆圈
    要大
    要粗
    甚至
    规整(像是工厂里出来的)
    起先我没想到
    它还挺成样子
    随后它呈现的样子
    又让我将它跟大宇本人对照上
    如果来自工厂
    工厂里出来了
    一种
    老实的麻绳

    圆圈大小的不同
    让我想到他和她
    身形的不同

    圆圈样子的不同
    就像是,不同的两个人
    分别画出来的一个圆圈
    的不同

    后来
    并没有发生什么
    大圆圈
    所在的
    这根金属绳
    也离开了
    地面
    大圆圈
    刚好
    可以套到
    落地灯
    胳膊肘上

    我注意着
    落地灯上
    挂着的那盆
    对它叫什么
    没啥兴趣的
    植物
    所延伸出来
    的一根枝头
    单单的
    一片
    一直还没有
    恢复到
    健壮状态
    的叶子
    在这根
    枝头上
    而这盆植物
    就是为了
    被安排到
    更多光线
    挂到
    落地灯上的

    随后
    我稍稍注意了下音箱
    作为左声道
    黑色的那只
    它与作为右声道
    白色的那只
    有时
    被戏称为
    黑白无常

    随后
    一种找补
    垂直的引诱
    以及它们都拥有的黑色
    让我又注意到了
    离沙发最近的
    笔记本电脑电源
    昨天
    因为
    要腾出地方
    给一个三角插头
    作为两角插头的它(如果可以那么称呼为三角,两角,就像关于上妆,卸妆,我不够了解的)
    颠倒了
    180度
    向空中
    露出了
    比许多人类的屁股
    更让我心悦诚服的
    它的屁股

    20-7-3

    美妙的梦
    就像
    血腥的梦
    一样到来
    血腥过去
    美妙到来
    同样的人
    不一样的梦
    同样的东西
    不一样的时间段
    真是太美妙了
    关于美妙的梦
    我大概这么说

    海岸
    拒绝了
    海的靠近
    海岸
    完成观看
    海的撤离
    海岸
    对海说
    睡吧

    耸了耸肩
    抖落
    海岸像是
    拍了几下
    的手

    与凉爽有关

    炎热

    炎热
    为汗
    脱去
    衣服

    为炎热
    穿上
    衣服
    也可以说
    这是一种凉爽的考验

    异梦

    几天过去
    蚊子又膨胀了些
    像在空中
    养了一头猪
    空气
    墙壁
    皮肤
    屏幕
    都是它
    停靠的地方
    我太慢了
    不想伤及屏幕
    手速
    手劲
    手刃对象
    都得到
    不必要
    的放松
    我做了一个手势
    又说出了一句话
    这些
    都没能
    让蚊子
    瘦下来

    当天

    隐隐


    蚕茧
    手指
    按在
    眉毛
    之间
    没有
    反弹
    陌生
    接触

    20-6-29

    世界
    以早晨的形式
    围拢在床头
    心头
    坟地

    的生命力里

    是否能同
    蚯蚓
    共处在
    一片地下
    它散发
    并汲取
    的恶臭
    是对那片土壤
    的包围
    的接近
    尸骨
    还是直立活动者时

    这是蛆
    对周围土壤
    攻势
    的一种反击
    蚯蚓窃笑
    了起来
    蛆无法
    透过土壤的缝隙
    了解到
    蚯蚓笑了
    这是我,作为那种活动者
    的一次猜测

    拓宽

    大量的机器人
    占据了我往前的带宽
    在密密麻麻的人群里
    我得费点劲
    才能向关卡表明
    我是人
    不是机器人
    不是神
    不全然是鬼
    而这一切
    我不说
    自己也知道
    怪就怪
    我来了

    我还想走

    花露水的味道还挺好闻


    喜欢
    花露水
    的味道


    不考虑
    花露水

    消费

    只是
    有一天
    晚上
    有人
    问到
    它为什么
    叫花露水

    翅膀像大腿敞开

    硬壳
    小虫

    杯子

    内壁

    拿起
    杯子


    用拇指
    摁向

    一声
    属于
    它的
    硬壳

    脆响


    没死
    它在
    我的
    拇指

    爬动

    我拿着杯子
    继续走向
    水龙头
    也就
    不再
    管它
    死活

    20-6-27

    闭上眼睛
    仍有眼睛开着
    睁着眼睛
    仍有眼睛瞎着
    这不是对瞎子之类的肯定
    也不是对聋子什么的蔓延
    这是一种情况
    一种细微的
    啰嗦
    登山后
    领略了山的美妙与枯燥
    往下看
    以为是视角

    淡蓝色

    夜间接待线路
    短暂开通
    这是他分给我的四分之一个地球
    没有疯狂字词组合
    新来的字词以及那些只是之前的字词以及那些
    外围的光晕

    蒸发的很快
    而我没法进入一间带门的房间
    关上门
    进入全黑
    于是
    我在我躺着的地方
    建立围帐
    包围我
    隔开我
    从我不需要的所有

    20-6-26

    城市



    公家脸
    学走路

    车窗

    桥柱
    在的位置
    不知道出现过
    多少棵树
    在它的周围
    树一棵棵过去

    20-6-25

    Hello
    Hello
    两个魂
    从身体里飘出来
    都比
    之前
    高兴

    请单击包含飞机的每个图像

    不同的网站
    同样类型的验证码,甚至排版都一样,不然就是我记错了
    一次验证
    验证两轮
    有时
    叫我验证两组18张图片中
    哪些包含雨伞
    有时
    叫我验证两组18张图片中
    哪些包含飞机
    有时
    叫我验证两组18张图片中
    哪些包含自行车
    我想
    我可能在给这些网站
    免费充当AI识别工人
    什么是AI
    是AI还是VR
    这会我搞不清楚
    这可能是
    这些网站
    其中一种
    类似返利广告
    的盈利方式

    然后就是这样
    兜兜转转
    我还是进入了“请单击包含自行车的每个图像”中
    我完成了它
    之前被我勾选过的“我是人类”前的绿色对勾
    自动刷新着,又对勾了下
    给予我“确实是人类了”的认同
    页面
    或许因为网速慢载入不够快
    闪烁了下
    随后
    一个近乎空白网页最左上
    显示“本站决定暂停运营”

    我继续前往其他同类型网站
    都是找电子书用的
    在另外5个网站中
    已有3个挂掉
    算上之前的这个
    也就是说,在我刚点击的6个网站中
    已有4个挂掉
    最后一个
    相对废话些
    它说
    “这段旅程就先告一段落,有缘的话下次再会。”
    它说
    “虽然还有很多功能还没开发,可还是不得不提前退场。很多事情并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 i-book.in 还是走进了历史的垃圾桶,庆幸这是我亲手丢的,而不是其他人。”

    这些
    让我想到
    傍晚
    五天左右
    头回出门
    回来路上
    看到街边墙上
    “有黑治黑 有恶治恶 有乱治乱”
    的横幅

    这是一个干净的网络
    我有一家肮脏的飞机

    蜈蚣

    热水烫落茶叶,想到沸水烫过蜈蚣
    不希望,作为容器边缘的茶叶
    被烫落

    鸡蛋
    漂浮在水里
    我不知道
    它这是干什么

    气泡
    密集,像发霉的毛
    盖住大半个蛋壳

    是毛孔吗
    是痘吗


    钙化
    关掉煤气灶前
    想到的

    两颗

    蓝灯
    熄灭
    扑次
    一声
    总算
    自动断开

    白蓝灯
    往上
    只能
    往上
    磁力
    无处
    吸附

    红灯
    熄灭
    彻底
    关机
    总算
    彻底
    关机

    白蓝灯
    继续
    往上
    天色
    渐亮
    往下
    天色
    的白
    逐渐
    增亮
    白蓝灯
    的白蓝
    也是
    吞并
    也是
    包含


    由三颗
    7号电池
    供电
    电力
    渐弱

    两种
    白色系
    光线里
    有种
    灰色

    结实

    清晰

    混合
    棕色

    这样的清晰度
    我感谢它

    煲汤

    公平的心
    来了

    No
    它跟我一样
    戴着墨镜

    我偷偷打开
    它的储物柜
    把我的墨镜
    也丢到里头

    有的听感也是

    自从数码的夏天到来后
    数码的蝉翼就贴在我耳膜上
    有的听
    不耐听

    醒了
    几点了
    睡多久了
    脑袋闷疼
    没睡够吧
    声音开始
    被耳朵听到

    100

    2G流量
    也能上24小时网
    一天查流量
    就可以查50次

    100次

    不管啥烟抽多了喉咙都会一股焦油味

    10包中南海点5
    猛干一包黄金叶11块
    不可能一直抽中南海的
    有时就得来一根黄金叶之类的烤烟调剂一下
    我随手拿出一根黄金叶
    随手随想也是随着掂量
    想到黄金叶不多了果然啊还有一根只有两根了
    于是我将倒数第二根黄金叶塞回烟盒并将烟盒一甩
    打开中南海烟盒抽起了中南海

    我的脾气很大
    我会忽然发火
    我的脾气很小
    如果我觉得很小

    机器

    完全覆盖
    无法覆盖

    变动
    在变动

    结合
    为何不是吸收

    主宰
    回到猪
    拱了一块地

    20-6-21 2

    其中一种精神病
    眼睛疲劳
    口水可以消毒
    痰呢

    秤砣变成气泡
    没有声音
    消灭

    中间线
    对准空气里的一种声音
    取消

    20-6-21

    咱~
    操逼的人!
    操逼的人!
    有啥不一样~啊
    有啥不一样~

    厂家

    桔色代表充电
    绿色代表充电完毕

    它也是
    用了桔色,绿色

    它用了红色,蓝色
    红色代表充电
    蓝色代表蓝牙

    机翻鸡尾酒 2

    幸代

    此生
    在死亡谷
    是垂死的深红之光的一片玫瑰花瓣
    抠出
    在大地母亲阶段
    纳编解码器阴霾
    穿越到阿诺约

    /

    Konoyo 幸代

    This Life 此生
    In Death Valley 在死亡谷
    Is a Rose Petal of the Dying Crimson Light 是垂死的深红之光的一片玫瑰花瓣
    Keyed Out 抠出
    In Mother Earth Phase 在大地母亲阶段
    A Sodium Codec Haze 纳编解码器阴霾
    Across to Anoyo 穿越到阿诺约

    /

    Konoyo

    This Life
    In Death Valley
    Is a Rose Petal of the Dying Crimson Light
    Keyed Out
    In Mother Earth Phase
    A Sodium Codec Haze
    Across to Anoyo


    https://emumo.xiami.com/album/nniGuh919fa?spm=a1z1s.6659509.6856557.10.L4zqpz

    影子

    从影子
    看到电脑
    看到裤衩
    裤衩是裤衩
    电脑是电脑
    它们的影子
    比它们的样子
    更连接在一起

    20-6-19 2

    苹果新一些的手机,电脑
    插个普通耳塞,普通u盘
    都得转接
    我听到看到都挺恨的
    也不环保
    不管这公司怎么吹嘘环保

    是超前的
    领先行业的设计吧?

    把过滤自来水的纱布洗了洗
    继续过滤
    烧了这样过滤后的自来水喝
    有矿泉水
    感觉有些病态

    那天看新闻达赖说他小时候路过的河随便喝水

    20-6-19

    牛奶
    变质了
    还能喝
    鲜奶与酸奶之间
    的一个梦
    共用的一条脐带
    在黄光里
    它也就让我想想豆腐渣之类的渣渣儿
    在白光下
    那最后倒不出来的一块
    是脑浆

    越来越晚睡觉

    想到鬼混
    我微微一笑

    如同不同,内脏的形状

    所谓
    的去处
    摆脱形状
    成为内脏

    绿豆

    凌晨的棒冰
    也是最后一根棒冰
    我撕开它
    在撕开它前
    包装纸盒到了地上
    在撕开它后
    包装塑料膜到了垃圾桶里
    它露出
    它绿豆般的颜色
    这多少有些特意的绿色
    我的左手
    拿着它
    我的右手
    拿着烟
    在发现
    这种重叠后
    我不得不
    边吃着棒冰
    边抽着烟
    进行了
    一会儿
    随后
    我主要吃起了
    棒冰

    大宗生意

    大的呢
    大的就当4个了
    我都给算进去了
    她说
    折算后
    84个瓶子
    还是80几个来着
    3块3
    透过
    一扇
    因为疫情
    又关起来的铁皮门
    底下
    的空当
    84个瓶子
    都去到门里头了
    透过
    铁皮门
    中间
    的洞眼
    我看到她
    从黑色
    的钱包夹子里
    掏出了
    几个硬币

    是现金
    不需要微信什么的
    因为铁皮的遮挡(或掩护)
    她没法看到
    我的手
    已经伸出来
    摊在那
    洞口底下
    等候
    硬币
    的降落
    它接住它们
    它们
    靠拢在
    我的手心里
    以横截面的方式
    告诉我
    它们是
    3块3

    发条

    兔子杵在罐子前
    鸡头落到桌面上
    发条兔子
    发条公鸡
    只要把它们
    重新旋上发条
    放平到桌面上
    它们又会动起来
    如果是屏障
    很可能挡住它们
    如果屏障还没有发条来劲
    它们就会踏过屏障
    继续往前蹦蹦跳跳
    或者碰到更来劲的屏障
    或者发条失去了效力

    潮湿 2

    掉过眼泪吗
    恐怕
    你跟我一样
    掉过
    是一个人掉还是在别人跟前或很多人面前掉呢
    恐怕
    这都没有关系
    是真切切的掉还是假惺惺的掉呢
    恐怕
    这也没有关系
    到底它们都会干掉
    如果没有
    它们便去了那里
    就像
    在想到眼泪的潮湿时
    我也想到大海的潮湿
    它的潮湿是如此潮湿
    并收纳了眼泪的潮湿
    还有部分眼泪的潮湿
    暂且
    在海面上
    或植物枯败前
    的形状里

    20-6-16

    我做的西红柿鸡蛋面是不是更好吃啊
    没有
    除了你自己说好吃
    没有任何一个人说好吃
    除了你说不好吃
    没有任何一个人说不好吃

    这让我想到
    二人转
    意义
    也是因为
    看到了日历上
    的意义

    红豆 2

    红豆
    绿豆
    红豆棒冰
    绿豆棒冰
    我吃着
    绿豆棒冰

    我比以前
    更了解
    红豆
    绿豆

    闰四月

    闰四月
    直到
    我看到
    手机锁屏上
    庚子年闰四月六月廿三
    或庚子年闰四月六月廿二
    我才咬住它
    是闰四月
    她说
    闰四月
    今年有两个四月
    我坐在摩托后座上
    没法全然进入
    那两个四月
    我只是说
    总算热起来了
    这会有些夏天样子了
    真的热了啊
    就像好多好多
    我只是
    说过去了

    20-6-14 2

    明天在公司多喝点水

    喝死它

    喝死它

    20-6-14

    陈涵
    怎么了
    我饿了
    炒两个鸡蛋你吃吗
    我不吃
    我就
    那我炒了鸡蛋你不吃吗
    你炒了要是我想吃我吃一口
    那我炒三个
    炒两个!

    潮湿

    在提及干花干燥干涩后
    来提下潮湿
    或许,当干花干燥干涩这么连接
    已经构成潮湿,它流露出
    这是一片无限潮湿的大海,永远蒸发个没完
    在轻薄的口吻里,他在饮下一口什么后,吐出那绝对不算芬芳的语气,说,是汪洋
    汪洋是中国共产党里健在的一位相对有名的党员,还有许多或好或坏默默无闻的党员
    让我,立即在这里转弯,转弯,我希望是一个直角
    光随着我,到达这个拐角后,除非后面的光也弯过来了
    不然,直角将像切除阑尾一样,切除那些该死的追踪气息
    在海边
    人们或表达或不作表达
    或形容或拒绝形容
    就像
    在海上
    印象深刻
    的一块冰山
    在他的口吻里
    它是海上一座没有仪式的教堂,以及冰冻菩萨
    在我相对他
    潮湿的口吻里
    只有复述,概述
    我想说的
    以大海来表达潮湿
    的具体愿望
    已经随着健忘
    从具体上消失
    我尝试着
    往那走去
    我所看到的
    是无数鳞片般的海浪
    切割,或点缀了它
    而这刚好
    是一个有月光的晚上

    年轻美国人

    灵魂乐包围了他
    与其说他在唱灵魂乐
    他的声线倒是取消了包围着他的灵魂乐
    因为有他的
    一般灵魂乐没有的干涩
    即使一句头尾
    头是头尾是尾
    他到此一游过
    这种干涩
    让最后一首歌
    成了这张专辑第一首
    听了后我又听回去的曲目

    而在他厚实的地方,一块布
    像明显张开的喇叭,盖住了他
    所有病患的鼻毛都塌陷了
    倒缩回去,找不到了

    喝完醒脑汤水后
    困意仍然说来就来
    这么说
    前者倒像是后者的赏赐
    我匍匐
    在困意中
    它向我身下
    递来一张沙发

    轨道

    它将活跃在我的心里
    我的心里
    使一些意识
    离开这种说法

    停摆

    太慢了
    他们说
    很多事情都太慢了
    太快了
    同一个陀螺
    被抽打
    同一天
    同一类旋转
    录下了
    顺时针
    逆时针

    20-6-13

    没法与人分享的
    也是我乐于放弃分享的
    难道就不是苦于
    耳鸣成为嗡嗡嗡且可接受的低频

    讽刺

    这一次
    你又变的聪明了

    除了平静
    拥有了所有平静

    明天一早
    你将进入骰子上
    的其中一个凹点

    在那里
    你将仅用一天
    就建立美好新世界

    一段黑色橡胶管
    随着扶梯上下

    不错
    这扶梯就是个循环

    谁站在我前面及上面
    谁站在我后面及下面

    等待最后一块靠岸
    我才准备迈开腿上岸

    下午五点半
    地下通道里已经有很多人了
    超级城市
    超级自信
    超级信号
    超级广告
    都在这条通道里

    他不热吗
    我想

    褶皱

    接近一颗脓痘
    接近一颗行星
    有限接近脓痘
    无限看成行星

    « 上一页下一页 »



    CH | chenb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