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



  • 写的
  • 摘的
  • 翻的
  • 北双桥村路


    并虚弱的步子
    有些弓着
    且歪着的影子

    它在桌角

    一转身
    玻璃壶差点落地
    幸好没掉下来
    如果掉下来了呢

    猫和老鼠

    怎么了?
    我戴着耳塞靠近厨房
    没事
    她正在切黄瓜

    狗叫是伐
    狗继续
    叫了几波
    也渐渐
    叫远了过去
    又渐渐
    叫了回来

    听的这张
    叫Tom & Gerry
    不管是Jerry还是Gerry
    我都可以认为
    这是猫和老鼠

    花呗

    支付宝che*@gmail.*花呗06月账单1498.04元
    在消息过来后
    我确认两下,都6月了啊
    而这个,之前知道

    20分钟后
    前后脚来了两个骚扰电话
    而且是前后脚交叉那种
    一个是10100013
    一个是(0519)69698698
    我可以认为
    是支付宝把我卖了,这个月的这一份
    为什么它们一定就是骚扰电话?
    一个是经验
    一个是确实被骚扰了

    20-6-3

    墙和墙
    构成

    墙和墙
    构成
    围墙

    ……一言蔽之

    弯腰走过通道
    风也吹在五好家庭四个字上
    金属牌毕竟是金属牌
    用水泥死死糊上,身上任何漏风地方

    光环

    有时候
    打自来水的时候
    因为矿泉水喝完了
    或者没有这个过程的时候
    我会想
    要是在沙漠里
    或从沙漠里走出来
    有这样的水喝,很不错了
    但在这样想的时候
    我又给它,甚至自己
    套上了这样的光环

    20-6-2

    干燥的一天
    一个路上打翻的甜点

    炒合菜

    刚在锅贴店
    点了一盘豆腐丝,炒合菜,二两鸡蛋西葫芦锅贴,后来棒渣粥熬好了,免费,我喝了三碗,她喝了两碗半(粥壶上贴着:粥免费请自取,说是自取,但这几碗粥,都是那男伙计过来倒的,看你喝的差不多了,他过来,看你起来要自取了,他说,我来我来,小心烫,还是他来了,他的发迹线,逼近脑袋的一半,边界那的头发,有些高高的,立在那,算是挺来劲的一个发型)
    炒合菜和剩下的四个锅贴,打包了
    炒合菜估计是我明天的午饭,锅贴估计是她明天的早饭

    邻桌
    坐了四个像是体制内或即将去体制内工作的汉子
    坐在外头靠墙那位,在我的余光中,是团蓝色,他是主讲人
    大概在总政工作,按他说的,可以是一团,蓝色的大号橡皮擦
    他,或者他们主要在聊的,是如何成为一根鸡巴
    他们的原话包括,……就是给领导当枪使,指哪打哪
    ……领导喜欢啥样的,你得会做事,不对,除了会做事,你还得听话!对,得听话!
    ……那会儿,我才120斤,瘦的跟什么似的,就跟那边那俩儿一样(估计指邻桌的我们)
    ……我没当过兵……后来来了个当兵的,不知道是干啥的,我就在食堂见过他,早饭,见他在食堂,中饭,见他在食堂,早上到点来,晚上到点走,没过俩月,吃的肥油油的,像他这样,该吃吃该喝喝,多舒服!
    ……我就希望,我这一辈子都呆在体制里,是啊,呆体制里,你就啥也甭愁了,吃饭不要钱,房子不要钱,看病不要钱,多舒服!
    ……你看小时咱们村里……后来一过年,看人一回来,开着个车,这个那个的,好嘞,来年都出去了,谁还种田耕地啊
    ……现在有个好,懒汉啊流浪汉啊全没了,现在社会的分工由不得他们……
    ……到处都是摄像头,我看谁还敢偷!你看现在还有偷电瓶车的吗?

    挑高

    透过纱窗的风
    变成了一条象鼻子
    它的皮肤上
    是纱窗网孔和这阵风的所有接触
    大象在窗户外
    有天花板那么高
    天花板真的挺高的

    20-6-1


    已是晚
    超过傍晚
    还像是傍晚
    我设定的点
    天设定的天

    干花

    干花
    是花枯萎后
    干燥
    的样子

    干花
    在垃圾桶里
    它看上去
    还像
    被拿下来前
    那样
    具有
    干燥的花
    的样子

    我见过
    挺不错的干花
    在一个
    还不错的地方

    这个垃圾桶里
    的干花
    不像
    那个地方的干花
    干的
    那么成型
    且一直成型
    在那

    有时我想到

    这个字

    浮在云上
    浮在什么东西上
    在想到浮时
    我更多的
    是从轻浮这样
    的意思
    想过去了

    新鲜的花朵
    多少转基因的
    长在
    环绕在
    兴隆西路
    的一棵大树边
    还有不少这样的树
    也有其他类似的花
    就像兴隆西路的名字一样
    在那条路的附近
    有成双成对的石狮子(很可能头上还有个尖角)
    成双成对的石大象(为什么是两只啊,为了吉祥!)
    高尔夫球场
    万豪酒店
    民航总医院
    网球场
    更多甚至不像是在北京
    的绿植
    乃至地面

    我们
    抬头
    她带着她
    多少因为我
    有些黄脸婆的样子
    我带着我
    多少因为她
    再次红肿的屁股
    在互虐的话题
    更多在谈笑中
    烟消云散后
    在路口
    我们抬头
    看向万豪酒店

    我们都没有住过
    万豪酒店
    她说
    万豪酒店最近
    推出了
    帮住客写PPT的业务
    只要住在这里
    万豪酒店
    还可以帮你
    写PPT
    我想
    我也那么说了
    那还是很贵吧
    人工费也在里头了
    从路口
    往右上
    看向那
    我们互相印证了几遍
    那一定是个毒窝吧
    那肯定
    肯定有人在里头吸毒
    这地方
    甚至是专门用来吸毒的
    真的吗
    那他们
    吸的
    很可能
    是他妈的非常好的货啊
    你现在需要什么
    我需要不是那么顶级但非常不错的可卡因
    我需要看准
    这些所有
    没有打开的窗户里
    哪一间里
    正在high的不行
    我需要
    从那个放着干花
    的花瓶里
    倒出

    左手假肢上的钩
    墙上的钩
    鱼钩
    鼻子上的钩
    电话里的钩

    一锅钩
    倒入了火炉里
    火不够旺
    没法化掉它们

    踪迹

    那种情况就像是
    钓到了大鱼
    你不了解这里的情况
    我也不愿多跟你说
    所以
    大鱼说,SHUT UP

    有时
    就像我爸得到的信任里
    告诉他的

    可以挡鬼
    但总体来讲
    戴着银项链的时候
    我感觉自己
    更像鬼一些

    一个圆圈
    挡住了圆圈外的
    也挡住了圆圈里的

    一个太阳底下的栅栏
    但很少有人
    会拥有这样一个栅栏了

    于是
    在当天晚上
    我们决定
    在你们抵达前
    焚毁它

    赶路人

    他脸
    旁边的光束
    闪耀出
    一句该死
    的签名
    那是
    毫无疑问
    却又那么容易动摇
    的态度
    往前赶!
    好吧
    都往前赶吧
    感叹号
    是它们
    作为畜生
    非常体贴
    的服饰
    迎来送往
    人们应该同时
    像开关机一样
    掌握
    坚强
    温柔

    黄昏 2

    黄昏
    应该
    给它一个
    烟囱
    再给它一首
    彼此心照不宣
    但又是那么
    心有戚戚的

    再将整个现实
    送给它
    作为
    那种心仪的花
    使它
    或它的心
    怒放

    2082

    2082
    我要活到2082年吗
    fuck
    真他妈fuck
    我都没想
    这中间还有多少年
    直到
    现在
    像是
    讽刺
    更是
    实际

    精品燕京

    不错的啤酒
    至少有4度

    阳卫国

    一名全国人大代表提出国内新闻发布会等重大外事活动中取消外文翻译或采用同声翻译,以维护汉语尊严并提高沟通效率。

    据中国人民网前天(26日)报道,阳卫国解释,中国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中文是联合国法定通用语言之一,早在联合国成立之初就载入了《联合国宪章》,这意味着中文具备了在外交活动中使用的法定地位。此外,中国外交部也早已在例行记者招待会上,将提供的中英文两种语言改为仅提供中文,不再提供外文翻译了。因此,取消外文翻译完全合乎法理。

    阳卫国认为,在官方性质的新闻发布会或记者招待会上,取消外文翻译,有利于推动中华文化在全球的有效传播,提升中文的感召力、影响力,增强中国在国际舆论的主动权、话语权,进而彰显中国文化的自信。

    他觉得,外国记者在中国境内参加的各种活动应该入乡随俗,尽可能掌握和熟练使用汉语,这也是记者应该具备的基本职业素质,并指国外类似的场合并没有提供中文翻译,秉承对等原则,维护汉语尊严,在中国国内也应取消外文翻译。

    阳卫国指出,在新闻发布会或记者招待会上,每个人的话都要用英语或汉语来翻译一遍,时间整整延长了一倍,效率明显随之下降,如果取消外文翻译,有利于节约时间,提高效率。


    https://www.zaobao.com.sg/realtime/china/story20200528-1056833

    20-5-26 2


    碰水
    三次

    该有
    四次

    盒子递过去
    她用了另一把指甲刀
    为什么不用桌上那把呢
    我想

    桌上那把
    挺像个戒指
    是房东或者
    前租客留下的
    圆形
    红底金色纹路
    构建出
    中英文字眼
    及图案
    关于
    万里长城

    蜘蛛网
    在角落
    蜘蛛网
    跨过了裂缝
    裂缝
    并非一线天
    在那
    可以看到光
    在这
    几乎没有光
    除了
    漏进去的

    20-5-26

    清晨的光
    让灯的光效
    减弱

    有一会
    云遮住了太阳吧
    灯的光效
    又增强

    爬走了

    烟头
    倒立着
    靠在一根草
    旁边
    说它
    一根
    是因为
    真的
    是那么一根
    有着
    茎干
    的草

    蚂蚁
    爬过

    被口水
    沾湿
    的部分

    爬走了

    敖包相会

    有啊
    我以前还想给自己口呢
    够不着

    包装

    灰色的墙
    再明显不过
    灰蓝色的夜空
    偶尔移动
    不得不一直随风在晃动
    的透明塑料膜



    也停在
    河里

    流动
    因为风
    还是因为
    本身
    就在流
    它流去的方向

    低的地方

    口袋

    冰冻
    传到烟盒里
    我掏出烟
    某种程度上
    我抽的是
    一根凉烟

    的的的

    遥远的年头
    第一个吃螃蟹的
    我想多么好的螃蟹啊

    还吃什么
    吃蜘蛛

    我拉着她
    离开了吃蜘蛛店

    互访

    人间自残模式
    的其中一支就是
    小偷之间也会进行
    互访

    我访问了商场
    他也访问了商场
    我访问了超市
    他也访问了超市
    我访问了家具城
    他也访问了家具城
    我访问到了三件羊毛衫一堆袜子几副手套一堆充电器许多灯泡
    他也访问到了牙膏腱子肉啤酒伏特加培根螃蟹洗面奶洗发水耳机充电线充电宝蛋糕果汁

    我们可能都去了保安室甚至派出所,但它们不是什么镀金厂
    我们可能都被罚过款,训过话
    哟哪来的多大了找刺激吧这毛病难改的希望你打这儿洗手但我们也知道这毛病很难改的算你运气好我们是好人
    就像更多的时候
    我们平安无事的
    再次来到了大街上
    再次拐入了人群里货架中

    有一天
    我访问了他放在门口的小板凳
    另一天
    他访问了我放在春节假期里的电瓶车

    我们都将带着这样的访问记录
    驰骋在这个城市甚至这个世界的通讯轨道上
    我们也将带着访问中的自问自答
    进入各自床板各自梦乡

    有一天晚上
    我们都睡在地铺上
    挺长一段时间
    我们就挤在地铺上
    如果是冬天
    我们已经决定接受没有暖气
    那一天
    他变成了我旁边的她
    我变成了他旁边的她
    我们和她们
    都变成了更多的带鱼
    游入了太平洋

    我们一直访问到了大西洋
    有不错的定制的肩膀抖擞裤腿笔直的高级西装
    在一次远洋集团的酒会上
    我举起酒杯
    他也举起酒杯
    我们碰杯

    搬家

    我把别人的拖鞋拿走了
    别人把我们的桌子晾衣架抬走了

    泥浆

    烟灰
    遇水后
    倒到垃圾袋里
    像泥浆

    如果水太多泡太久
    会带上黄色
    黄泥浆
    或屎

    相对不错的塑料袋
    她说用这个袋子当垃圾袋有些可惜了
    我想是因为这个袋子比别的袋子质量要好看着更牢甚至更贵吧

    也确实更贵
    要袋子吗
    要一个吧
    的那种

    不用它来装垃圾
    可以用它来装其他
    比如,袜子,剃须刀,一些瓶瓶罐罐之类的东西

    一颗肺
    或许漏水

    漏了

    我操
    漏了

    大包包着小包
    泥浆裹着泥渣

    打开后
    剃须刀也漏了

    新的一天天
    就像这短促的胡渣
    一时半会
    需要处理下

    黄T恤

    他走在我前面
    我走在他后面
    我们一路
    从那一片
    走到了地铁站附近
    他戴着白色的耳塞
    我戴着黑色的耳塞
    快到地铁站时
    他走的有些慢了
    我走的有些快了
    我看我们距离缩近
    放慢了脚步
    就让他走前面吧
    我想

    我没有什么事
    可能他也没什么要紧事
    路上
    在听Morrissey Vauxhall and I那张
    我得呆会查一下
    才知道Vauxhall什么意思
    可能是一个人名
    不说刚他唱了哪几首了
    这会
    他在唱Used to Be a Sweet Boy
    生活的压力
    或者人们受到的变态
    可能是没法承认怎么样过
    或没法再次怎么着起来
    仿佛
    Sweet
    除了加在饮料里
    已经在饮料瓶外
    绝种

    说到饮料
    我的首选
    还是三得利无糖乌龙茶

    为了口感
    为了健康
    从饮料瓶到我的肚子里
    从永远健康到偶尔健康

    说起来
    Morrissey在这张里
    挺适合这个傍晚的

    定有定的

    搜索
    点开第一个搜索结果
    想立马看到它怎么说的
    网速很慢
    在这种情况中
    网速常很慢
    手机
    连接电脑
    手机
    分享网络
    给电脑
    即使
    不分享
    网速
    也不够快
    因为
    信号
    因为
    布局
    而这
    在决定不办宽带时
    已决定

    20-5-20

    那是什么情况
    那是傍晚的情况
    这是什么光
    这是傍晚的光


    在傍晚的屋子里
    没能被我见证到
    线

    有时
    是那么容易提到有时,有时候
    我并没有看到线状的光
    我就说,光线,光线

    那是我无需太过注意的
    这甚至暴露了我
    在太过注意些什么

    置换

    宁为瓦碎
    不为玉全



    打成了



    在物质的雨中
    它们都是
    物质

    烤馕

    痛苦
    的表面
    囊括
    别扭

    惠河南街

    一棵树
    旁边
    至少
    坐过
    两个人
    因为
    两三种
    烟头
    在这里

    没几步
    一个老太太
    一条黑狗
    在那

    老太太
    坐在那
    黑狗
    趴在边上

    在我
    看到她们前
    我们都歇在这条
    位于河坝与河旁边的路之间
    的水泥台子上

    爆珠

    爆珠
    在过滤嘴
    的尾部
    用手捏了几次
    都没法捏爆它
    用牙一咬
    总是一咬就爆了

    虽在尾部
    但更靠近
    燃烧后
    烟过来
    的地方

    插头

    它是那么明显
    的一个插头
    或者电源
    它插在那
    即使没电了
    它还是插在那

    因人而异
    之一就是
    担心雷电的父母
    在打雷时
    或多或少
    会拔掉它

    鲁米

    These Lights 这些光

    在水中,水车转动。
    一颗星同月亮一起流转。

    我们生活在夜晚的海洋,困惑于
    这些光是什么?

    /

    Inside water, a waterwheel turns. 在水中,水车转动。
    A star circulates with the moon. 一颗星同月亮一起流转。

    We live in the night ocean wondering 我们生活在夜晚的海洋,困惑于
    What are these lights? 这些光是什么?

    /

    Inside water, a waterwheel turns.
    A star circulates with the moon.

    We live in the night ocean wondering
    What are these lights?


    Flowers Open 花开

    花开每晚
    穿过天空,呼吸平和,
    突然起火。

    /

    Flowers open every night 花开每晚
    across the sky, a breathing peace, 穿过天空,呼吸平和,
    and sudden flame catching. 突然起火。

    /

    Flowers open every night
    across the sky, a breathing peace,
    and sudden flame catching.


    ——《A YEAR WITH RUMI: MAY 23 & MAY 24》

    手电筒

    一块砖
    垫住了一辆电瓶车

    20-5-17

    不知道你天天看啥
    我还能看啥
    黄色
    黑色
    彩色
    真恶心

    情诗

    我写过
    几首情诗
    或者
    所有都是

    我写的
    情诗
    或者恨诗
    或不是诗
    让我
    感到
    放松的地方
    在于
    我不是为了
    写情诗
    开始
    那一句的

    5月17日
    离那天那个小女孩说的
    吃饭地方优惠日
    还有一天

    5月17日
    想必是个饱经摧残
    的日子
    仅仅是套到
    国际不再恐同日
    也套到我
    三四回了

    够了
    够了
    够了
    在有天的梦里
    我梦到自己
    没戴套
    干了一个有艾滋的gay

    我没有告诉
    gay本人
    我告诉了一位直女,还有一位直男
    他们在听到后
    都发出了
    较为强烈的笑声

    什么是海啸
    什么是可笑
    如果不押韵
    人很容易死

    给竖

    有一天我们终将分别
    是那种玩真的
    别离
    也是那种就那样
    的东西
    可能是你先
    如果你够先
    也可能是我先
    如果我先了
    只是
    我们都体会过
    在彼此的心意里
    有多少
    像是水流的地方
    也有多少
    超过恋爱,性爱,情爱,甚至友谊
    的地方
    在周期靠近的时候
    我们
    或许是两根
    竹子
    在周期笼罩或赏赐你的时候

    是你旁边
    那块石头
    或者影子
    人们
    自古以来
    要开往未来
    我们
    至少
    生活在
    同一个时间段
    挺多时候
    当真的有那么一个月亮
    真的有那么一个去处
    有那么些时候
    无论
    周围有多少人
    或多少鬼
    我相信
    我也只是
    爱着你的
    其中一种
    玩意儿

    常言道
    不说也挺好

    烟斗

    烟头
    碰到别的烟头后
    碰成了
    一个烟斗样子
    的烟头

    烟斗
    我拿起来
    像是抽着烟斗
    的样子
    抽抽它
    没有什么烟
    过来

    所以

    早晨的啤酒
    带着早晨啤酒
    的水珠

    水珠
    因为冰箱
    因为空气
    因为水
    因为水珠
    这种叫法

    严格来讲
    已快11点半
    体感来讲
    还是早晨

    接受

    那就是我将接受的
    就像我已经接受的
    也像我尝试过的

    尝试
    起飞
    尝试
    坠落

    陨石
    从天上掉落过来

    太小的概率
    会砸到我的头上

    皇上
    那是祥瑞
    皇上
    那是凶兆

    白鹤飞走了
    鼻涕虫也挂了

    附近的一个老人死了
    白天
    或深夜
    经过那里时
    那家的大门
    都敞开着
    在深夜
    我才看到遗照
    因为近视
    以及距离
    我分不清
    那人的性别
    或作超度作用的佛乐
    听起来更明显

    一个没有任何效用的晚辈
    或者同类
    只要照下镜子
    或行走在空气中地面上
    我就可以
    承认
    这点

    我不再那么害怕了
    那意味
    我像过
    现在的你
    从前的你
    受困于
    聊斋,鬼吹灯,现实

    这一切
    组成了愿景

    我仍然受困于,现实
    只是,不再那么
    受困于,现实

    你要不要坐过来
    我都没完全抬眼
    说,不用

    我走在
    铁路边,胡同里,地球上,未被涉猎的,修改的
    上一张身份证,所在的,原生地里

    一两丝阴森
    仍然带动,我的感官

    我是毛孔的代言人
    而你很可能
    比我肉麻

    就像那声肉麻的
    亲爱的

    就像那种到底,不够真切的
    呼唤着孩子,女性伟大
    的声线

    勇敢
    善良
    纯洁
    一只鸡
    如此夸赞一个胖女孩

    胖女孩
    因此失眠

    更多的蜈蚣爬了上来
    就像半个月亮爬上来
    更多的老人昏庸了起来

    老人的情趣
    皮肤上的性欲
    还有
    一个压箱底
    的面纱

    还有他们的子子孙孙
    那些渴望坚强却难免脆弱
    的物种

    你听
    玻璃被制造
    被强调
    被反射
    被透视
    被砸烂
    被修复
    的声音

    我是女性的同类
    也是女性的反面

    我是直接的男性
    也是间接的发现

    当火车,以及车辆的抖动
    波及自来水管,或水洼里
    的水

    我相信
    那就是我与所有
    同在的时候

    作为一种诅咒
    以及所有失效
    的一部分
    我将检索
    你用过的
    所有句号。

    那意味着
    无论你用的是什么符号
    我都是
    一个鬼

    薄荷

    薄荷
    一种农作物

    而不是
    观赏植物

    虽然
    也能观赏

    但它
    可以入菜
    可以泡茶

    可以不断
    生长

    即使
    只有那么一些
    太阳
    和水分


    想必是够了

    那只
    像是蝎子的虫子
    在薄荷
    被挪动后
    还是
    来到了
    盆底下

    我不是蝎子
    它说
    我是其中一只破鞋
    或者一种
    绣上了蝎子
    的完美

    没有干瘪
    略有枯萎
    其中两三片
    说的是
    来一些
    而不是
    来几片

    于是
    便有了一些
    超过了几片

    回忆
    薄荷牛肉
    回忆
    薄荷牛肉
    在哪里头回吃到

    是什么馆子
    又是在哪里
    是什么时候
    又是否相互认识

    拆了
    摘了
    泡了
    又泡了

    农作物是什么
    配料是什么
    增香剂是什么
    成分是什么
    原料是什么

    薄荷啤酒
    价格翻倍
    薄荷之夜
    体会缩水

    如果
    未来
    以后
    很久
    那种

    将变成什么

    其中一种
    如愿

    我不会
    变成薄荷
    即使
    我想了想
    要变成它

    如果
    我变成了它

    会像
    现在这样
    泡在水里吗

    那是世界
    还是涅磐

    那是轮回
    还是乐队
    的成员

    是介意
    还是本意

    是电视
    还是录像带
    是视频
    还是锁定中的
    窗口

    没有口误
    心理学家说

    只有毛病
    老百姓说

    回声

    没下雨
    下了别的雨点

    听不到声音
    返回听不到声音的地方

    其中一条通往蓝的路
    只是显示着的,是绿色

    goodbye darling
    因为需要vip
    这首歌没有vip的
    都听不了

    那是试听

    是试听吗

    是试听

    脚步够响
    感应路灯

    艳阳天

    太阳多多少少露出来了
    这是不是一个艳阳天

    破 2

    我的笑容
    撑破了口罩
    她说,到达了屏幕
    可并没有到达屏幕
    两块屏幕
    在我的口袋里
    或许两种光线
    也在我的口袋里

    一番榨 3

    不喝了
    屁股快炸了
    炸死你

    来自冲绳县的邮件
    邮费16.8元

    平均值

    我还挺喜欢这里的
    因为它的胡同
    因为它的平均值

    哎呦
    简直像来到了美容店
    她握着一把吉他

    送你上天堂吧
    送你见上帝
    她说

    很多时候不养了

    他在几年前养过一条狗
    后来它死了
    后来他养了一条同种的狗
    难免的
    就像在路上看到同种的狗
    他还是会想到那条狗

    头发剃了吗

    似平不平
    桌子边缘
    的线条

    它的不平整
    是它的波浪

    在这块海域上
    让我们放亮灯塔
    看看有啥

    易拉罐
    玻璃瓶
    药丸
    剃须刀
    耳塞
    口香糖
    夹子
    音响
    不锈钢滤网
    老手机
    小剪刀
    烟灰缸
    打火机
    干果
    大塑料瓶
    小塑料杯
    电池
    充电器

    以及一些
    摆放的痕迹

    以及一个
    忽然过来的电话

    祝福它们
    以如上的名义

    日历

    又有一个他
    大意说,感知这种行为,不是意义的承担者
    感知,没有意义
    照那么说,感知,是没有意义的,象征

    象征
    象征
    象征

    它是象征
    它们是象征
    他是象征
    她是象征
    我是象征

    狗屁
    是狗屎
    的象征

    在没有意义,且象征着的
    圆球形,棺材里
    它们,和我
    是多么的它们,多么的我


    守护
    美丽的水晶球

    防腐的拳头
    细腻的味蕾
    性格的命运
    命运的态度

    象征
    象征
    象征

    本来
    本来
    本来

    应该
    应该
    应该

    于是
    于是
    于是

    好一场雨
    直落落
    落下来

    可并没有
    这样的雨

    也并没有
    化为冰雹

    他捡起一颗冰雹
    听不到冰雹不想做雨的声音

    在一堆冰雹里
    他的头骨,较有意义的下场
    就是,堆放在一堆头骨里

    这是历史的教训
    肯定没错了
    博物馆就是因为这个
    搭建的

    慢走
    你瞧
    他们人多好

    落 2

    堕落
    不需要勇气
    堕落
    穿过空气

    堕落
    坠落
    衰落
    脱落

    用木头击打木头
    木头也能裂开

    用枕头捂住老人小孩
    都会咽气

    保姆在摄像头下
    还是保姆
    也不是保姆

    新疆土耳其方位接近
    有一些人长的像

    奖励与惩戒
    同时实施
    堪称具体

    具体的歌
    具体的目标
    前者可能引起想象
    后者可能禁止想象

    20-5-14

    如果一件事
    就像一首东西
    发生在前一天的凌晨
    那么
    在体会上
    那就像
    发生在两天前

    两次睡眠
    睡了两次

    两次长睡眠
    睡下不止两次

    他大意说
    昨晚下雪了
    万物都雪白了
    今早刚好也是赏雪的时候

    这已经过了
    这边有雪的时候
    我看到烟头上的烟灰
    想,就当这是雪吧

    那么桌上
    其他东西上的灰呢

    雨少
    灰多
    就像沿街的树
    它们看过去
    不算绿
    灰灰的

    法戈 2

    那是我这几天老想起来的一个笑话
    是冰血暴第二季第一集开头的一个对话
    大概是一家子德国仔
    现在在明尼苏达收高利贷
    大哥或者二哥
    带了个跟班
    去问他弟弟或者三弟
    要三弟那份钱
    三弟来了
    说钱没带过来
    是吧
    我也得活啊
    他哥就告诉他弟
    你啊你
    你也是啥啥啥家族的一员啊
    弟弟说
    你这话,就像木星告诉冥王星,喂,你也是行星啊

    双鱼会

    皮带最后一个洞眼
    已经无法满足我的肚子了
    叫你吃
    叫你吃
    我边系边说道
    可为什么不是喝的呢
    好吧
    好吧
    更像是喝出来的

    关上平爷房间的门
    发现那张标着休息/清扫的纸片
    对外露着休息
    我想
    是平爷走时放上的吧
    于是
    我扭转一面
    对外露出清扫

    5月18日

    有时
    尤其晚上
    火车开过来
    听上去

    船开在海面上
    于是
    便有了
    像是住在海边的感觉

    外头是有点像迷宫的胡同
    前几趟
    绕来绕去
    我会绕错

    后来便不再绕错了

    这里的胡同
    甚至比鼓楼那种胡同
    更胡同
    见之即知

    大前天吧
    我走在胡同里
    一个中年的女的
    一个八九岁样子的哥
    一个六七岁样子的妹
    妹妹
    蹲在屋门口
    正在脸盆里
    玩着什么
    她跟她妈说
    5月18日啥啥地方吃饭优惠
    咱们5月18日过去吃吧
    她妈大概说
    行啊

    有些像是九几年北京题材电视剧里的感觉

    这种感觉
    现在
    在这个地方不多
    一是我去的地方不多
    二是这样的地方不多了

    这里的人们
    包括我们
    估计已经很习惯火车的声音
    它开在人们注意到它的时候
    开在人们不怎么注意它的时候
    比如,融化进梦里的时候

    三间房

    你为什么不洗碗
    因为……我的生活失去了希望

    谁在哭啊
    把他抓进来烤了

    这边丢垃圾的在什么地方啊
    外面
    肯定在外面啊
    就那个口那
    就那个口
    就那个口那

    就那个口

    法戈

    雪花
    变成
    雪影
    索福森夫妇就要睡觉了
    索福森先生说
    晚安,索福森太太
    还有海上的所有船只

    一次粉碎

    尝一下那个新的咖啡
    那个很好喝的
    没事

    不要喝这个
    没事
    ……这个总得喝吧
    我按下磨豆器

    20-5-9

    牙白刷了
    又没完全
    白刷

    空气干燥
    两小时后
    地差不多
    就干了

    支点

    阿基米德说
    给我一根杠杆!我就能撬起整个地球!
    我说
    给我一个地球!我就能砸坏所有杠杆!

    罗德曼

    我喜欢罗德曼
    但我成不了罗德曼
    这点在我刚知道罗德曼时
    仿佛就已经知道了
    但这不影响我
    在还能打球的时候
    抢下并喜欢抢篮板
    也不影响罗德曼
    在会见金正恩时
    或许已越发脑残

    可是
    那天晚上
    Nancy告诉我
    罗德曼
    其实超级会打算盘!
    就像他超级会抢篮板!
    以及超级能干!
    哦……
    我看着枕边的Nancy
    再次喜欢上了罗德曼

    香炉阵阵

    李白
    不用操心的是
    有一天
    某一晚
    当我
    听着柯川
    循着
    香炉阵阵的感觉
    想到
    并搜全了
    他的
    日照香炉生紫烟
    遥看瀑布挂前川

    我的困惑之一
    便在于
    到底是
    香炉阵阵
    还是香炉袅袅

    王府井

    王府井
    就像一个假灯笼
    可能是真的
    什么又不是真的

    带着完整的牙齿死去
    带着破损的牙齿死去
    带着掉光的牙齿死去
    带着假牙死去
    假牙放在嘴里死去
    假牙搁在一旁死去

    “醒来时没有梦,一睁眼全是债主”

    如何含蓄
    同时就是如何大胆

    不一定
    不一定是废话

    刚才不想再写到它了
    一只小甲虫
    昨天
    可能更靠近傍晚
    它吸附在
    我的裤子上
    后来
    也是被我甩开了
    去了地上

    这会
    它爬动在那只绿色的蓝牙音响附近
    爬在音响上
    音响旁的线缆上
    或掉落到
    音响附近

    我想是它
    撑死
    其中一只

    它掉到了桌上
    肚皮朝天
    手脚划动
    像是要把自己
    翻过来

    我敲了敲桌子
    它活动着的手脚
    没有特别加快的样子

    直到
    我将敲击用的中指关节
    挪到离它较近的地方
    一敲
    它嗖的一下弹起来,下落后
    也就翻过来了

    我操
    天呢
    我说

    20-5-8


    在下水道里
    吃到了
    鼠药


    深深的
    又浅浅的
    死在了
    下水道里

    它在那里腐烂
    它也在别处腐烂

    有时
    它像是还活着
    像是在休息着
    趴在一个台阶边上

    依偎在
    自己缩起来的身子里

    在想起来时
    它比看到时
    更像一只兔子了

    无所事事

    无所事事者
    自无所事事地而来
    见无所事事之榨菜肉丝
    食无所事事之榨菜肉丝面
    饮无所事事之酒水
    往无所事事地而去

    烟灰

    摇摇下坠
    的烟灰
    以为会坠入
    杯里
    它摇摇下坠下去
    靠近杯子
    经过杯沿的高度
    坠到了
    与杯底同在
    的桌面上

    樱桃树

    樱桃树
    长在水里
    枝叶的部分
    多数高出水面
    已经有果实
    也就是樱桃
    有一些樱桃
    浮在水里
    多数樱桃
    在水面上
    可能有船
    可能有人

    一支缺失了尾部
    的中性笔
    可能在梦里有人需要它
    可能是睡前有人在找它
    她拿出了它
    很可能使用了它

    在她的梦里
    她被两个认识的人
    绑到了黑社会
    后来是搞错了
    现在六点
    负责人问
    几点来的
    昨天九点
    好了
    你可以走了

    可能是她的梦的这个部分
    让我觉得可以与樱桃树先后出现

    这几天
    桌子基本都很矮
    我有些前冲着
    弓着背
    坐在这里

    也是这几天
    的第一场雨
    开始时
    在印证着天气预报
    的雾霾街上
    我被穿过雾霾的雨点
    点到了几下

    附近有一处卖袋装啤酒的
    这几天
    我一天比一天早的
    来到了
    那里
    一天是6斤
    另外两天
    是3斤
    昨天的3斤
    比前两天的9斤
    灌装的更满
    就像老板与我的熟悉度一样
    有一天
    我想说
    谢了老哥
    后来只是说
    谢了
    戴着口罩的他
    更可能
    是个大爷
    大爷说,吃了吗
    我说,没,喝这个就够
    我说,没呢

    怎么可能
    喝这个就够

    就像这雨一样
    怎么就现在还在下
    我基本只是
    在听到它
    当我刷着牙
    从窗帘没拉严的地方
    往外看去
    我大概也就
    看到了它

    20-5-7 2

    软包烟
    被硬火机
    叠压

    红万,褶皱
    黄色长条冰激凌一样的火机

    我又看到烟的烫痕
    在手臂上
    在桌子上

    作为一点
    一次第二天的回想
    一段蛆一样的长条

    那一定是很长的一条蛆

    只是暗黄色
    出现在了乳白色的桌子上

    404:04

    祷告

    条件还是不错的嘛
    那是
    还有人伺候
    谁伺候我
    你是那个奴才是伐
    我是你的妈妈
    你是我妈的逼
    我是你的上帝
    吃前祷告下
    (哦)
    麻利麻利哄

    恐龙


    看到它
    仿佛
    就有了
    与它有关

    触觉

    她说
    它长的
    有点像
    蜥蜴的尾巴
    叫蜥尾蕨
    好像

    于是
    除了变色龙
    我还拥有
    马达加斯加

    20-5-7

    沙发不长
    仍然可以躺入
    因为它是沙发
    我的头钻入那
    我的腿弓着
    我仍然算舒服
    因为它是
    无敌的沙发

    野火

    火车经过的声音
    让我想到野草
    火车经过
    野草覆灭
    火车开到那里
    野草长到了那里

    安检

    如果在安检时
    要检验
    并喝一口带的东西
    如果是汽油
    喝一口
    也能带过去了

    塔营北街

    明天去趟呼和浩特吧
    或者齐齐哈尔
    反正最好是四个字的

    六个枇杷 2

    但我后来只是吃掉了山竹
    没有吃掉
    那六个枇杷
    甚至动
    也没有动
    因为枇杷麻烦吧
    得剥皮
    好好剥皮
    有时我能剥
    那天不想剥
    它们就留在了那里
    连着盘子
    又收回去了吧
    他们吃掉了它们吧

    也因为不饿
    不缺
    也因为时间已晚
    时间又有些急

    往往
    我解决了香蕉之类的
    一会儿
    我可能就会去解决一根香蕉
    那将给我带来什么呢
    饱腹感?
    能量?一点高兴的感觉?
    顺滑的肠道?
    一根已被掏空的香蕉皮?

    六个枇杷

    那是枇杷吗
    果然是
    枇杷又上市了
    他们的爱
    就像枇杷一样
    把枇杷想开
    会想到归有光
    还有白居易
    应该是他吧
    犹抱琵琶半遮面

    是时候

    着急的蜘蛛
    在我抵达前
    已经织好了这条横着的蛛丝
    它着急吗
    它只是活的挺踊跃

    甚至更多

    冰啤酒放在地上
    再拿时
    一条长蜈蚣从瓶底
    连忙爬回了台阶缝里
    我想
    它可能是来纳凉的

    是啊
    又到了纳凉的时候了

    一个穿短袖
    基本一身黑的年轻胖子
    可能看我站在
    外墙整治钢管和店铺卷帘门之间
    改换到了外头那边
    走过去了

    有不少人
    还是从里侧
    这个临时沿街搭设
    的过道里
    走过来
    或走过去了

    就像外头那边
    不少来往的人
    或两轮车一样

    有点纳闷
    很快也不再纳闷
    人怎么挺多
    五一假期中的一天
    晚上
    就像白天一样
    还是有不少出来走走逛逛的人
    甚至更多

    20-5-3

    有时好在要说话了,于是说了边说边发现的

    如果这是一个局
    也是我迟早要离开的,一个又一个局
    如果这个局我都没法离开
    那下一个局我还能离开吗

    我会感觉到
    沉溺
    迷恋
    如果现在就要喊上我去打仗
    我也得走啊
    如果
    是在一张鸦片床上
    我可能就呆下了
    我就呆下了

    没有日程
    没有责任
    没有
    就是没有

    不是完全没有
    就是不是完全没有

    在那些时候
    说白了
    也只是对自己不忍心而已
    如果谁都没有武器
    至少自己可以成为武器
    如果谁都想要自由
    不如在心底就独立在那
    我可以说
    他独立了
    如果是我
    我倾向不说
    我因此独立了

    但我说过

    一个虚弱的政权
    用政权相关的来考量
    没有政权通常有的

    在他这个国度里
    他并不隶属于外面那个国度

    一个他的王国
    他不会来统治我的
    来了也是白来
    我统治我自己

    如果是求统治呢
    我,他,或她,它
    请求统治呢
    我该接受吗

    我还是应该拒绝

    我看到了不
    但也不是全部
    都拒绝了

    所以
    关系就是如此可笑
    主要
    是我和我自己的关系

    看好了
    那种玩意儿
    又分泌出来了

    做不到

    感觉混合
    让我今天喝了七八罐
    现在还在喝
    我应该精确些
    我做不到

    法事

    就这样
    床头
    多了道道符
    床头正中央

    一盆
    要在洗脸最后
    用来收关
    的什么水

    身上
    又一件
    做过法的
    衬衫

    我还记的
    喝过两三碗
    道符水

    就是把道符烧成灰
    放入水里
    喝掉

    味道
    还行


    治理交通拥堵
    创建公交都市
    亮在那
    交通并不拥堵
    公交并未出现
    或许
    治理与创建工作
    已完成一半

    20-4-28

    气温升高
    树的磁力增强
    所以
    它吸满了叶子
    越来越多的叶子
    至少在夏天被秋天
    赶走前
    它都可以有
    不少这样的叶子

    有时
    人对着它
    配合着
    升高后的气温
    人的心里
    仿佛也像它一样
    有着那么郁郁葱葱
    的感受

    有人在喝酒后变精神,开挂
    有人在喝酒后变消沉,麻木
    就是这样的
    有时
    很多
    有时
    很少
    如果是在一个酒吧里
    我希望
    能在一个随便什么位子
    爱说不说的
    喝我的酒
    如果是在一次聚会里
    我希望
    他们能继续聊去

    有点吃惊
    在不同的地方
    会是个下雨天
    当那架飞机
    从一个阴雨的地方
    降落到一处截然不同的地方
    如果当事人
    不是要赶着去哪
    那他可以
    沉浸在
    那种截然不同中
    一会儿
    或整天
    甚至第二天
    他起来了
    外头还跟昨天的天气差不多
    也有可能
    是个阴雨天
    稍微不一样的温度
    在天气上
    他已经见多识广
    太舒服了
    太热了
    太冷了
    于是
    地面开裂
    他下坠
    在开裂出来的
    新鲜谷底
    如果还没死
    他也就是一只
    新鲜的井底之蛙

    一个阴沉的天
    他难免有些阴沉
    一个欢快的表情
    或许能带走他

    一个遥远的地方

    午后
    东西都挺亮的
    如果这种亮
    发生在一个早晨
    那真是很不错啊

    共享电动车

    共享电动车
    也就是
    共享电瓶车
    阵雨过后
    我差不多也往回了
    我看到它们
    经过它们
    再看到一辆
    扫掉它
    因为不想再走了
    欠费3元
    充值最小选项
    10元
    充值后
    我开了它
    我开着它
    也就是
    骑着它
    电力挺足
    速度不错
    甚至超过了一辆非共享电瓶车
    在一个路口
    另一辆非共享电瓶车
    横穿过来
    横穿过去
    我往右拐去
    在那种该死的大圆球之间
    挑了一个看着比较扁平的入口
    随之
    我摔了出去

    原来是个台阶啊
    我看了眼双手
    是雨天路面的配色
    我速速起来
    扶起它
    往前开去
    有种感觉
    晚上不想洗澡了

    81890

    西凤超市
    西凤商场?
    西凤商场
    已经变成81890
    好几年了吧
    在81890之前
    它变成过什么
    我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
    81890是搞毛的
    或许
    拨打81890
    我就能知道

    夜间店铺

    百灵生活超市
    生字灯灭了
    成了百灵活超市

    西藏冬虫夏草
    依然是西藏冬虫夏草
    六个字都像穿了高跟鞋
    更像整了容
    高跟鞋尚能接受
    关键是六个都整了容

    优联精品生活超市
    只有活字是亮黄色
    其他字都是亮白色
    一分钟后我将进去
    ……毫无精品
    勉强挑了罐红石梁
    3.5元
    之前两罐都是一番榨
    单价约7.5元

    耳塞外

    车锁好了
    他往这头走来
    又往回
    落东西了?
    就这样
    这辆车正式对我
    闪了下灯

    官方回答

    昨晚几点睡的
    早上八点多起来了
    十二点

    20-4-27

    没法停止许多
    没法停止感觉无意义
    没法杀光所有时间
    没法不蛋疼
    没法不沮丧
    没法不这样

    早起了四五个小时
    如果把这四五个小时加回来
    这会已经十点了
    实际呢
    刚过六点
    七点我能干什么
    八点呢
    八点可以喝起来了
    再晚点
    可能可以洗个澡了
    两周没洗了

    不用买票!
    不用买票!
    他冲那头喊
    绿码
    水喝一下
    乌龙茶
    没开过是伐

    20-4-25

    七点多的河
    墨黑
    反光
    散发出昆虫蠕动的味道
    不是条活泼的河
    看它的表面就知道

    以它的颜色
    宣告比周围
    更早进入休息

    有时说
    河不错
    到底
    不会有人
    以这种不错
    喝光河里的水
    以河
    为床

    不需要
    需要
    在缺失树叶或花瓣的枕边
    尚有精力的人
    就那么
    掰着脑子

    第二天
    树比其中许多人
    更早起来了

    « 上一页下一页 »



    CH | chenb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