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



  • 写的
  • 摘的
  • 翻的
  • » 写的




    维稳

    往心里去
    就是往心里去
    若没有
    就没有地方附着
    若有
    甚至会变成它们
    那种维稳

    “同距离成正比”

    风扇距离它
    其他距离它
    我距离它

    放松
    就能浮在水里

    几乎能体会到
    上一次浮在水里时的感觉

    20-7-8

    挖地道
    清理出来的石头
    这是
    我也是

    公交站

    严谨的老腿向我走来
    那让我看到“能力的限度”
    这本是一块这样那样甚至有不少鲜花野草的地盘
    只是现在
    我要跟他
    他要跟我
    一块去到
    那个公交站

    播放时间很长
    快三个小时
    路上耗时
    从决定出门开始
    也够这张现场
    吃一壶的

    而且很容易
    满出来

    我得带着不少垃圾语气
    才能扫开
    包括我在内的家伙
    表达的垃圾玩意儿

    布鲁克林兄弟

    8首歌
    计量出37分钟
    洗衣机
    工作时长约53分钟
    如果秒针
    能制止时针
    那么大约
    就可以永远在冬季

    摆脱

    一段哲学的话
    给出了不少道理
    与启发

    一段没那么哲学的话
    或许没有那种启发
    但给出了摆脱

    让我重复一遍
    总是这样!

    20-7-6

    洗洁精
    肥皂(碎片)
    洗衣液
    消毒液
    这就是她吞进嘴里的

    一定的时间
    过去了

    她的胃里
    发出脱水的声音

    满上

    满上
    我没有将它满上
    如果她没说满上
    或许我会将它满上

    满上
    是否就算她说了满上
    我也可以
    将它满上

    不必了
    不必了
    我有时

    有时
    它就在那
    想满上
    自己满上

    亮瞎刺猬眼


    由泥沙组成
    下落
    的宝贝
    冲刷它
    使它
    有了沟壑
    有了沟壑般的
    胃觉
    不必轻易
    叫疼
    昨晚
    一条处于退潮时段的河
    露出了河底
    在它
    被他
    拍摄的时候
    我看着它
    就像看到一条
    黑色的神经

    很快
    落了下来
    而我们
    将将
    要坐下来
    我说
    就坐这吧
    怎样
    记忆里
    此处
    多是我
    独坐的
    地方
    我背对它
    走向墙角
    两辆
    停泊在那的车
    就像两个蛋
    夹住了

    和墙角
    尿液
    开始喷洒在
    夜里
    某个时刻
    他们喊
    刺猬
    陈涵
    这有只刺猬
    我撒完尿
    往回走
    我亲自酝酿的尿
    已经
    流到了
    比我
    更意外的地方
    如果可以
    如果有耐心
    我可以数落着这两辆车

    这是你们哭鼻子哭出来的
    尿
    拖鞋
    并没有沾染到
    太多
    液体
    几年前
    约10块人民币
    购于印度联邦
    几年后
    我已经攀上
    33
    的年龄
    有时
    我妈说我虚报
    应是34
    有时
    在医院前台的显示器及打印出来的小票上
    又是
    32
    神奇的数字
    转瞬的一刻
    我走向
    他们
    他们
    与我一样
    是夜里
    热闹着
    的小虫
    难得
    的热闹
    难得
    的一只刺猬
    很多的刺猬
    在这个城市
    从左家庄
    到通惠河
    两盏
    雪亮的手机电筒
    照着它
    拍摄着它

    它又闭上眼睛了
    它是不是
    一直钻着头
    往河坝旁
    的缝隙里呢
    它是不是
    被吓到了后
    才调整成了
    这个姿势呢

    不是
    一开始
    它就是头往里的
    可怜的刺猬
    但我并没有说
    可怜的刺猬
    我只是
    自作多情的
    奉劝来人
    放过它吧
    就让它
    自个儿
    呆着吧

    20-7-4


    挂在墙上的一袋东西
    开始
    这些

    窗户
    离地
    五六米
    的样子

    控制
    它开关
    的金属绳
    从它
    膝盖的位置
    横拉
    挂下

    左边一根
    右边一根(实际上,属于同一根)
    通俗来讲
    左边的
    用来拉开它
    右边的
    用来关上它

    金属绳
    有些
    过长
    在较长的时间里
    它甚至
    拖拉在
    地上

    后来
    她将左边那根
    金属绳
    卷了起来
    再吊上一包
    装着
    可能用来
    上妆,或卸妆用的,什么纸,什么巾
    的袋子
    这样
    绳子
    就离开了
    地面
    那包东西
    也找到了
    摆放
    的地方

    在天花板的另一侧
    还有一扇类似的窗户
    同样的金属绳
    从这扇窗户
    的左右
    以同样的功能
    下来
    一开始
    同样
    拖拉在
    地上

    昨天
    大宇
    将这一侧左边
    这根金属绳
    也卷了起来
    他卷起来的圆圈
    比她卷起来的那根金属绳的圆圈
    要大
    要粗
    甚至
    规整(像是工厂里出来的)
    起先我没想到
    它还挺成样子
    随后它呈现的样子
    又让我将它同大宇本人对照上
    如果来自工厂
    工厂里出来了
    一种
    老实的麻绳

    圆圈大小的不同
    让我想到他和她
    身形的不同

    圆圈样子的不同
    就像是,不同的两个人
    分别画出来的一个圆圈
    的不同

    后来
    并没有发生什么
    大圆圈
    所在的
    这根金属绳
    也离开了
    地面
    大圆圈
    刚好
    可以套到
    落地灯
    胳膊肘上

    我注意着
    落地灯上
    挂着的那盆
    对它叫什么
    没啥兴趣的
    植物
    所延伸出来
    的一根枝头
    单单的
    一片
    一直还没有
    恢复到
    健壮状态
    的叶子
    在这根
    枝头上
    而这盆植物
    就是为了
    被安排到
    更多光线
    挂到
    那的

    随后
    我稍稍注意了下音箱
    作为左声道
    黑色的那只
    它与作为右声道
    白色的那只
    有时
    被戏称为
    黑白无常

    随后
    一种找补
    垂直的引诱
    以及它们都拥有的黑色
    让我又注意到了
    离沙发最近的
    笔记本电脑电源
    昨天
    因为
    要腾出地方
    给一个三角插头
    作为两角插头的它(如果可以那么称呼为三角,两角,就像关于上妆,卸妆,我不够了解的)
    颠倒了
    180度
    向空中
    露出了
    比许多人类的屁股
    更让我心悦诚服的
    它的屁股

    20-7-3

    美妙的梦
    就像
    血腥的梦
    一样到来
    血腥过去
    美妙到来
    同样的人
    不一样的梦
    同样的东西
    不一样的时间段
    真是太美妙了
    关于美妙的梦
    我大概这么说

    海岸
    拒绝了
    海的靠近
    海岸
    完成观看
    海的撤离
    海岸
    对海说
    睡吧

    耸了耸肩
    抖落
    海岸像是
    拍了几下
    的手

    与凉爽有关

    炎热

    炎热
    为汗
    脱去
    衣服

    为炎热
    穿上
    衣服
    也可以说
    这是一种凉爽的考验

    异梦

    几天过去
    蚊子又膨胀了些
    像在空中
    养了一头猪
    空气
    墙壁
    皮肤
    屏幕
    都是它
    停靠的地方
    我太慢了
    不想伤及屏幕
    手速
    手劲
    手刃对象
    都得到
    不必要
    的放松
    我做了一个手势
    又说出了一句话
    这些
    都没能
    让蚊子
    瘦下来

    当天

    隐隐


    蚕茧
    手指
    按在
    眉毛
    之间
    没有
    反弹
    陌生
    接触

    20-6-29

    世界
    以早晨的形式
    围拢在床头
    心头
    坟地

    的生命力里

    是否能同
    蚯蚓
    共处在
    一片地下
    它散发
    并汲取
    的恶臭
    是对那片土壤
    的包围
    的接近
    尸骨
    还是直立活动者时

    这是蛆
    对周围土壤
    攻势
    的一种反击
    蚯蚓窃笑
    了起来
    蛆无法
    透过土壤的缝隙
    了解到
    蚯蚓笑了
    这是我,作为那种活动者
    的一次猜测

    拓宽

    大量的机器人
    占据了我往前的带宽
    在密密麻麻的人群里
    我得费点劲
    才能向关卡表明
    我是人
    不是机器人
    不是神
    不全然是鬼
    而这一切
    我不说
    自己也知道
    怪就怪
    我来了

    我还想走

    花露水的味道还挺好闻


    喜欢
    花露水
    的味道


    不考虑
    花露水

    消费

    只是
    有一天
    晚上
    有人
    问到
    它为什么
    叫花露水

    翅膀像大腿敞开

    硬壳
    小虫

    杯子

    内壁

    拿起
    杯子


    用拇指
    摁向

    一声
    属于
    它的
    硬壳

    脆响


    没死
    它在
    我的
    拇指

    爬动

    我拿着杯子
    继续走向
    水龙头
    也就
    不再
    管它
    死活

    20-6-27

    闭上眼睛
    仍有眼睛开着
    睁着眼睛
    仍有眼睛瞎着
    这不是对瞎子之类的肯定
    也不是对聋子什么的蔓延
    这是一种情况
    一种细微的
    啰嗦
    登山后
    领略了山的美妙与枯燥
    往下看
    以为是视角

    淡蓝色

    夜间接待线路
    短暂开通
    这是他分给我的四分之一个地球
    没有疯狂字词组合
    新来的字词以及那些只是之前的字词以及那些
    外围的光晕

    蒸发的很快
    而我没法进入一间带门的房间
    关上门
    进入全黑
    于是
    我在我躺着的地方
    建立围帐
    包围我
    隔开我
    从我不需要的所有

    20-6-26

    城市



    公家脸
    学走路

    车窗

    桥柱
    在的位置
    不知道出现过
    多少棵树
    在它的周围
    树一棵棵过去

    20-6-25

    Hello
    Hello
    两个魂
    从身体里飘出来
    都比
    之前
    高兴

    请单击包含飞机的每个图像

    不同的网站
    同样类型的验证码,甚至排版都一样,不然就是我记错了
    一次验证
    验证两轮
    有时
    叫我验证两组18张图片中
    哪些包含雨伞
    有时
    叫我验证两组18张图片中
    哪些包含飞机
    有时
    叫我验证两组18张图片中
    哪些包含自行车
    我想
    我可能在给这些网站
    免费充当AI识别工人
    什么是AI
    是AI还是VR
    这会我搞不清楚
    这可能是
    这些网站
    其中一种
    类似返利广告
    的盈利方式

    然后就是这样
    兜兜转转
    我还是进入了“请单击包含自行车的每个图像”中
    我完成了它
    之前被我勾选过的“我是人类”前的绿色对勾
    自动刷新着,又对勾了下
    给予我“确实是人类了”的认同
    页面
    或许因为网速慢载入不够快
    闪烁了下
    随后
    一个近乎空白网页最左上
    显示“本站决定暂停运营”

    我继续前往其他同类型网站
    都是找电子书用的
    在另外5个网站中
    已有3个挂掉
    算上之前的这个
    也就是说,在我刚点击的6个网站中
    已有4个挂掉
    最后一个
    相对废话些
    它说
    “这段旅程就先告一段落,有缘的话下次再会。”
    它说
    “虽然还有很多功能还没开发,可还是不得不提前退场。很多事情并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 i-book.in 还是走进了历史的垃圾桶,庆幸这是我亲手丢的,而不是其他人。”

    这些
    让我想到
    傍晚
    五天左右
    头回出门
    回来路上
    看到街边墙上
    “有黑治黑 有恶治恶 有乱治乱”
    的横幅

    这是一个干净的网络
    我有一家肮脏的飞机

    蜈蚣

    热水烫落茶叶,想到沸水烫过蜈蚣
    不希望,作为容器边缘的茶叶
    被烫落

    鸡蛋
    漂浮在水里
    我不知道
    它这是干什么

    气泡
    密集,像发霉的毛
    盖住大半个蛋壳

    是毛孔吗
    是痘吗


    钙化
    关掉煤气灶前
    想到的

    两颗

    蓝灯
    熄灭
    扑次
    一声
    总算
    自动断开

    白蓝灯
    往上
    只能
    往上
    磁力
    无处
    吸附

    红灯
    熄灭
    彻底
    关机
    总算
    彻底
    关机

    白蓝灯
    继续
    往上
    天色
    渐亮
    往下
    天色
    的白
    逐渐
    增亮
    白蓝灯
    的白蓝
    也是
    吞并
    也是
    包含


    由三颗
    7号电池
    供电
    电力
    渐弱

    两种
    白色系
    光线里
    有种
    灰色

    结实

    清晰

    混合
    棕色

    这样的清晰度
    我感谢它

    煲汤

    公平的心
    来了

    No
    它跟我一样
    戴着墨镜

    我偷偷打开
    它的储物柜
    把我的墨镜
    也丢到里头

    有的听感也是

    自从数码的夏天到来后
    数码的蝉翼就贴在我耳膜上
    有的听
    不耐听

    醒了
    几点了
    睡多久了
    脑袋闷疼
    没睡够吧
    声音开始
    被耳朵听到

    100

    2G流量
    也能上24小时网
    一天查流量
    就可以查50次

    100次

    不管啥烟抽多了喉咙都会一股焦油味

    10包中南海点5
    猛干一包黄金叶11块
    不可能一直抽中南海的
    有时就得来一根黄金叶之类的烤烟调剂一下
    我随手拿出一根黄金叶
    随手随想也是随着掂量
    想到黄金叶不多了果然啊还有一根只有两根了
    于是我将倒数第二根黄金叶塞回烟盒并将烟盒一甩
    打开中南海烟盒抽起了中南海

    我的脾气很大
    我会忽然发火
    我的脾气很小
    如果我觉得很小

    机器

    完全覆盖
    无法覆盖

    变动
    在变动

    结合
    为何不是吸收

    主宰
    回到猪
    拱了一块地

    20-6-21 2

    其中一种精神病
    眼睛疲劳
    口水可以消毒
    痰呢

    秤砣变成气泡
    没有声音
    消灭

    中间线
    对准空气里的一种声音
    取消

    20-6-21

    咱~
    操逼的人!
    操逼的人!
    有啥不一样~啊
    有啥不一样~

    厂家

    桔色代表充电
    绿色代表充电完毕

    它也是
    用了桔色,绿色

    它用了红色,蓝色
    红色代表充电
    蓝色代表蓝牙

    影子

    从影子
    看到电脑
    看到裤衩
    裤衩是裤衩
    电脑是电脑
    它们的影子
    比它们的样子
    更连接在一起

    20-6-19 2

    苹果新一些的手机,电脑
    插个普通耳塞,普通u盘
    都得转接
    我听到看到都挺恨的
    也不环保
    不管这公司怎么吹嘘环保

    是超前的
    领先行业的设计吧?

    把过滤自来水的纱布洗了洗
    继续过滤
    烧了这样过滤后的自来水喝
    有矿泉水
    感觉有些病态

    那天看新闻达赖说他小时候路过的河随便喝水

    20-6-19

    牛奶
    变质了
    还能喝
    鲜奶与酸奶之间
    的一个梦
    共用的一条脐带
    在黄光里
    它也就让我想想豆腐渣之类的渣渣儿
    在白光下
    那最后倒不出来的一块
    是脑浆

    越来越晚睡觉

    想到鬼混
    我微微一笑

    如同不同,内脏的形状

    所谓
    的去处
    摆脱形状
    成为内脏

    绿豆

    凌晨的棒冰
    也是最后一根棒冰
    我撕开它
    在撕开它前
    包装纸盒到了地上
    在撕开它后
    包装塑料膜到了垃圾桶里
    它露出
    它绿豆般的颜色
    这多少有些特意的绿色
    我的左手
    拿着它
    我的右手
    拿着烟
    在发现
    这种重叠后
    我不得不
    边吃着棒冰
    边抽着烟
    进行了
    一会儿
    随后
    我主要吃起了
    棒冰

    大宗生意

    大的呢
    大的就当4个了
    我都给算进去了
    她说
    折算后
    84个瓶子
    还是80几个来着
    3块3
    透过
    一扇
    因为疫情
    又关起来的铁皮门
    底下
    的空当
    84个瓶子
    都去到门里头了
    透过
    铁皮门
    中间
    的洞眼
    我看到她
    从黑色
    的钱包夹子里
    掏出了
    几个硬币

    是现金
    不需要微信什么的
    因为铁皮的遮挡(或掩护)
    她没法看到
    我的手
    已经伸出来
    摊在那
    洞口底下
    等候
    硬币
    的降落
    它接住它们
    它们
    靠拢在
    我的手心里
    以横截面的方式
    告诉我
    它们是
    3块3

    发条

    兔子杵在罐子前
    鸡头落到桌面上
    发条兔子
    发条公鸡
    只要把它们
    重新旋上发条
    放平到桌面上
    它们又会动起来
    如果是屏障
    很可能挡住它们
    如果屏障还没有发条来劲
    它们就会踏过屏障
    继续往前蹦蹦跳跳
    或者碰到更来劲的屏障
    或者发条失去了效力

    潮湿 2

    掉过眼泪吗
    恐怕
    你跟我一样
    掉过
    是一个人掉还是在别人跟前或很多人面前掉呢
    恐怕
    这都没有关系
    是真切切的掉还是假惺惺的掉呢
    恐怕
    这也没有关系
    到底它们都会干掉
    如果没有
    它们便去了那里
    就像
    在想到眼泪的潮湿时
    我也想到大海的潮湿
    它的潮湿是如此潮湿
    并收纳了眼泪的潮湿
    还有部分眼泪的潮湿
    暂且
    在海面上
    或植物枯败前
    的形状里

    20-6-16

    我做的西红柿鸡蛋面是不是更好吃啊
    没有
    除了你自己说好吃
    没有任何一个人说好吃
    除了你说不好吃
    没有任何一个人说不好吃

    这让我想到
    二人转
    意义
    也是因为
    看到了日历上
    的意义

    红豆 2

    红豆
    绿豆
    红豆棒冰
    绿豆棒冰
    我吃着
    绿豆棒冰

    我比以前
    更了解
    红豆
    绿豆

    闰四月

    闰四月
    直到
    我看到
    手机锁屏上
    庚子年闰四月六月廿三
    或庚子年闰四月六月廿二
    我才咬住它
    是闰四月
    她说
    闰四月
    今年有两个四月
    我坐在摩托后座上
    没法全然进入
    那两个四月
    我只是说
    总算热起来了
    这会有些夏天样子了
    真的热了啊
    就像好多好多
    我只是
    说过去了

    20-6-14 2

    明天在公司多喝点水

    喝死它

    喝死它

    20-6-14

    陈涵
    怎么了
    我饿了
    炒两个鸡蛋你吃吗
    我不吃
    我就
    那我炒了鸡蛋你不吃吗
    你炒了要是我想吃我吃一口
    那我炒三个
    炒两个!

    潮湿

    在提及干花干燥干涩后
    来提下潮湿
    或许,当干花干燥干涩这么连接
    已经构成潮湿,它流露出
    这是一片无限潮湿的大海,永远蒸发个没完
    在轻薄的口吻里,他在饮下一口什么后,吐出那绝对不算芬芳的语气,说,是汪洋
    汪洋是中国共产党里健在的一位相对有名的党员,还有许多或好或坏默默无闻的党员
    让我,立即在这里转弯,转弯,我希望是一个直角
    光随着我,到达这个拐角后,除非后面的光也弯过来了
    不然,直角将像切除阑尾一样,切除那些该死的追踪气息
    在海边
    人们或表达或不作表达
    或形容或拒绝形容
    就像
    在海上
    印象深刻
    的一块冰山
    在他的口吻里
    它是海上一座没有仪式的教堂,以及冰冻菩萨
    在我相对他
    潮湿的口吻里
    只有复述,概述
    我想说的
    以大海来表达潮湿
    的具体愿望
    已经随着健忘
    从具体上消失
    我尝试着
    往那走去
    我所看到的
    是无数鳞片般的海浪
    切割,或点缀了它
    而这刚好
    是一个有月光的晚上

    年轻美国人

    灵魂乐包围了他
    与其说他在唱灵魂乐
    他的声线倒是取消了包围着他的灵魂乐
    因为有他的
    一般灵魂乐没有的干涩
    即使一句头尾
    头是头尾是尾
    他到此一游过
    这种干涩
    让最后一首歌
    成了这张专辑第一首
    听了后我又听回去的曲目

    而在他厚实的地方,一块布
    像明显张开的喇叭,盖住了他
    所有病患的鼻毛都塌陷了
    倒缩回去,找不到了

    喝完醒脑汤水后
    困意仍然说来就来
    这么说
    前者倒像是后者的赏赐
    我匍匐
    在困意中
    它向我身下
    递来一张沙发

    轨道

    它将活跃在我的心里
    我的心里
    使一些意识
    离开这种说法

    停摆

    太慢了
    他们说
    很多事情都太慢了
    太快了
    同一个陀螺
    被抽打
    同一天
    同一类旋转
    录下了
    顺时针
    逆时针

    20-6-13

    没法与人分享的
    也是我乐于放弃分享的
    难道就不是苦于
    耳鸣成为嗡嗡嗡且可接受的低频

    讽刺

    这一次
    你又变的聪明了

    除了平静
    拥有了所有平静

    明天一早
    你将进入骰子上
    的其中一个凹点

    在那里
    你将仅用一天
    就建立美好新世界

    一段黑色橡胶管
    随着扶梯上下

    不错
    这扶梯就是个循环

    谁站在我前面及上面
    谁站在我后面及下面

    等待最后一块靠岸
    我才准备迈开腿上岸

    下午五点半
    地下通道里已经有很多人了
    超级城市
    超级自信
    超级信号
    超级广告
    都在这条通道里

    他不热吗
    我想

    褶皱

    接近一颗脓痘
    接近一颗行星
    有限接近脓痘
    无限看成行星

    皮疹

    火车通过的时候
    也是上一首歌结束的时候
    零星的声音在下一首歌里响起
    就像皮疹出现在皮肤上
    它们是一首歌
    可以那么认为
    说到是一首歌便想到同一首歌
    同一首歌的马桶前
    我仍趴在那吐啊吐

    在一段时间里

    芹菜叶
    进入汤里
    植物的苦味,毒性
    溶解在高温里
    西医还是中医
    西医大量的治疗了我
    中医一定量的接触了我
    我吞下西药,经过中药
    线路中,向阿黄表示,我还挺相信中医的
    阿黄说,也不用全信
    我如何相信中医
    我如何向阿黄表示我相信
    一次在云南的野地里
    在杨青的指引下
    几片植物叶子,揉成一团
    包住了我手上的伤口
    云南人,或了解云南的人,在异口同声的气场里
    浙江人也有
    日子一天天过去
    我的伤口
    一天天在收拢
    留下了那几片植物叶的绿色

    芹菜

    芹菜
    从那块地里
    到了那个超市里
    到了这张嘴里
    一分为二
    外头的塑料膜
    也跟着一分为二
    我洗洗
    泡泡它
    为了去掉
    那块地里
    跟过来
    在我脑子里的
    农药
    我选择生吃它

    保持芹菜
    常入口的味道

    是苦涩的

    五首歌名在机器翻译里

    拿着这些该死的鸡
    与内存绑定:在等待的地方
    呆了一会儿就走了
    解决问题,直到问题全部消失
    天堂不再铺金

    如果叫我来射击的话(很遗憾,先生们,没有枪,只有箭)
    我会射向
    内存
    问题

    不同材质的箭(就像不同的射击动机)
    有的是用木头做的
    有的取自最美丽的花
    有的废掉了几张蛤蟆皮
    有的发射出去就是虚线
    且永远
    不会中标
    但落地时
    很响
    就像楼上空调
    漏下来的水
    带来一位
    一百元修一次拒绝还价
    的空调修理工

    这本身就是一根烟在燃烧

    固定
    电风扇朝向
    不错的风
    不断往沙发这边
    吹过来

    烟头上
    火红色推进
    白色被侵蚀
    灰色在产生
    都进入快放

    20-6-10

    拿个搓衣板跪下
    搓你妈

    跪下!
    搓你妈

    小心夹手

    在14号线上
    小心夹手的手
    是黑白两色的
    除去拇指的四根手指
    伸进门后都变黑了
    注意力从手转移到门上
    我看了两下
    认出那两道穿过手的黑线
    就是门
    门因此
    立体了起来

    在八通线上
    小心夹手的手
    是全黑的

    调整

    电话来临前
    他是一种声音
    电话来临后
    他是另一种声音

    讨好

    一人
    呆在某某路边
    路人
    向他的碗里
    放下了纸币,硬币
    那条路
    仍然叫某某路

    UZMD

    维纳琴和蝉叫
    是一直在持续的两个声音

    此外
    还有人声
    狗叫
    放屁声

    银 2

    它并不是银
    镀上了银色

    它是银
    带着黑色

    20-6-9

    向空气中散发的善意
    就像向空气中散发的恶意
    都是
    空气中的灰
    它们会降落

    大自然的风

    想到大自然的风
    想到大自然
    想到大自然的大
    这个大
    就是这么大
    即使
    是中央空调广告商
    也不太会推送
    为您打造小自然

    20-6-8

    夏天的时候朋友开始联络
    夏天的时候枝叶出现交叉

    有这个可能

    左边的磨牙烂了
    使用右边的磨牙
    右边的磨牙也烂了

    左边的屁股常烂
    使用右边的屁股
    右边的屁股不会也烂起来吧


    就是在老
    谁能不老
    天若有情天亦老
    我若无情也得老

    昨天
    还看到他说的一句话
    现在是死亡永恒的天下
    我在天下上停了停,过了过
    当时,我觉得不要那么天下嘛
    现在,我觉得可以那么天下

    少坐

    少坐
    少坐
    少坐
    这次
    我感觉
    有些听进去了
    因为
    吴医生说
    坐两个小时
    起来走走动动
    揉揉屁股
    少坐
    少坐
    少坐
    那么
    在我暂停
    或想什么的时候
    我就尽量
    站起来想吧

    餐馆

    一句还想着要修改的句子
    或一处还想着要修改的地方
    其实就是,没完
    面对这种没完
    也面对其他的没完
    到底是要回到那处地方
    还是去往别的地方
    在具体的日子具体的情况
    甚至具体的当天人格里
    只能丰俭由人了

    提到人格让我略有忐忑
    这位哥们
    人格有当天一说吗
    我想有吧
    有人当天坠了
    有人当天飞了
    就像歌词里
    记得那一天~上帝安排我们见了面~

    在这个
    成为我的个人话题之前
    我跟她的共同话题是
    她刚从一个姐妹家回来
    那姐妹大概最近还是在感叹老了,很多事情做不动了
    也一直想整理以前的东西,但一直没整理
    整不整都行,不整也挺好的,就像她平时发短信状态一样,挺莫名其妙的
    莫名其妙就莫名其妙了,其实也挺好的,反正少给自己负担吧
    整东西嘛,谁爱整谁整,就是有时会碰到白骨精,白骨精也是自己

    这么说,是因为
    我想到以前整理自己东西的时候
    如果一定要整理了,整理过去了
    会有些三打白骨精的感觉
    当然那个白骨精是自己
    也有,我总相信,世上有许多不总是那么总的概率
    不然呢,我稍微插诨打科说,那就是总统了
    心理距离上最近的那位总统,在台湾
    说回来,也有整着整着,打着打着,真成了白骨精的

    那是谁
    那是我

    柳树

    墙上刷的漆掉了
    看上去
    像个爱心
    爱心的中间
    有个像是大象鼻子的一挂
    所以
    看上去
    又像是内裤,象鼻子,阴茎

    最近
    或者说这两天
    我朝墙上
    拍了两回照片
    除去上面说的这张
    我还拍了另一张
    有意思
    但不想再介绍的

    蛮多时候
    因为我就呆在屋子里
    我会看到
    墙上的一些东西
    铅笔线
    桔色粉笔线
    桔色粉笔线
    穿过两道铅笔线
    在像是金字塔侧面
    的灰蓝色油漆区上
    反射(她跟我说过,这种漆叫什么,我忘了;让我想到银翼杀手)
    裂缝
    影子
    两三道漏雨形成的
    棕色雨水线
    第一道
    到第三道
    颜色逐渐加深
    这使它们
    有一种不均匀的
    栅栏形状
    在直觉里
    更像开窗

    傍晚
    出地铁后
    我看了看
    天桥下坡道尽头
    的柳树
    应该是垂柳
    而不是河柳
    如果是垂柳
    那是枝叶密集的垂柳
    我在上面
    就像是寻找着
    垂柳与河柳一样
    寻找着
    他跟我说过的
    像是汇集的河流的感觉
    不得不说
    面对具体的柳树
    河流
    汇集过来了
    一些

    我看了下
    他具体怎么说的
    不是汇集的河流
    是汇合的流水

    回屋后
    我歇在沙发上

    视野内没有一棵树
    虽然
    门外有

    煎鲫鱼

    怎么样
    你也有的喝吧

    我是什么样的人
    贵族!
    你是百岁山吧。

    独生子

    独生子
    我有些



    的想到

    不错
    确实

    独生子

    赶苍蝇

    苍蝇

    我靠近
    它飞了起来
    往门口那边赶吧
    我打开房门
    回到客厅
    将它
    往门口赶
    赶了两下
    先拉上里屋的门
    赶的路上
    再拉上厨房的门
    靠着厨房门的切菜板顺势摔到了地上
    它不太情愿往那飞啊,换我
    我也不愿意啊
    走吧
    我继续赶
    赶的路上
    再拉上厕所的门

    快了快了
    把它赶到门外了
    它盘旋在房门与胡同的交界线上
    我一拉门
    它又飞了进来
    于是
    我又差不多
    从刚开始的位置
    将它往门口赶
    这次
    在交界线上
    我多赶了几下
    它也就比刚才飞远了点
    我一关门
    ok
    出去了

    保护环境


    王总
    我拿着一瓶中号农夫山泉当大哥大

    听的见吗
    信号不太好啊……

    收刀口

    你买条那么大的就行
    不要太大,我比划了下
    叫他杀好
    反正在我喝到鲫鱼汤之前
    不要让我看到任何鲫鱼

    午哼哼

    我多想~告诉我自己~我是多~么的爱着我~自己~
    傻逼
    耶~矣耶矣耶~矣耶矣耶~耶~矣耶矣耶~矣耶矣耶~

    消耗

    消耗白天
    从消耗烟
    开始

    她入睡后

    她睡的很香啊
    就像电脑键盘之于手机键盘
    让我意识到,差距

    20-6-7 2

    是虫子吗
    不是
    是花穗
    掉落在蜘蛛网里

    这一处蜘蛛网
    让这样的花穗
    成为其中的
    被捕食者

    洗手池旁边
    紫色的一种
    干枯

    basinski

    在他的声音里
    我甚至可以模拟回到一些时候
    我们一起在南京的时候
    我一个人在安亭的时候
    其他的
    基本就是想象
    来源于
    跟我那么说过

    仅从自己对自己使用甚至两个字的注意上
    我想,我是甚至辈的

    20-6-7

    除了吆喝声
    轮胎
    像破冰船开在冰面上
    一直摩擦在地面上
    有大于卡车鸣叫
    近似于火车头鸣叫的声音
    出现几声
    我想
    说不定是挖掘机呢


    的成本到底有多低
    以使一瓶1.5升的矿泉水
    从单价2.5元
    降到2元
    仍然
    觉得不惊奇

    我没有机会
    也没有那么大想法
    去参观一座灌装矿泉水的工厂

    有时
    我拿着一瓶被灌装出来的东西
    远远的
    看着一片工地

    有人在那里进出
    就像有人在暴力机关里进出
    有时
    它们变成一则美谈,或艳谈

    倒是
    一套售价明确的净水设备
    会让我感觉好换算些
    那至少意味着
    有一些地方的水值得净化

    20-6-6

    你懂什么
    我懂什么
    吃颗头孢
    小的保命

    吆喝

    这可能是这段铁路
    的其中一个关节点
    常常是周末
    凌晨
    大约十米开外的铁路那
    便传来工人们彻夜吆喝干活击打的声音
    一开始
    我们都不知道那是什么声音
    听上去
    像是着火了
    又像是出操训练什么的

    一般不会每晚每晚的烧
    出操或训练
    附近也不像是有啥军队军校监狱看守所的样子
    何况
    是凌晨到天亮
    的出操或训练
    ……那个时间段
    兵哥哥们
    一般都在休息
    除非……

    有天凌晨
    我应该是出去晃悠加买酒回来
    经过,外边那条宽一点的胡同
    一墙之隔,像是垫高出来的,铁道那
    有一盏,像是拍戏用的高亮灯罩,灯光白中带蓝,挺刺眼的,从那过来
    配合路上看到的,有些工地的样子,以及铁道那,传来的声音,我算是知道了
    有时半夜被我们听到的,那种吆喝声,是怎么个回事

    我曾是一个头孢配酒者

    五天了
    没喝酒
    相对戒酒的高段位
    我只是来给自己签个到的
    五天后
    我发现自己也不是那么想喝酒
    可能是大量的水
    一定的人文与自然知识的死活交流
    让我来到了那片叫作也还好的湖泊
    五天中
    有天
    我可能在馋着饺子配酒越喝越有
    说,要是有家馆子,叫酒饺子,挺不错的
    而刚才
    我是因为想到头孢配酒
    想起来
    这个的

    星期天凌晨到星期一凌晨
    星期一凌晨到星期二凌晨
    星期二凌晨到星期三凌晨
    星期三凌晨到星期四凌晨
    星期四凌晨到星期五凌晨
    星期五凌晨到星期六凌晨
    我掰着手指
    应该是六天了

    故事

    那是一个关于销毁的故事
    销毁所有写过的
    销毁所有想过的
    销毁所有活过的
    销毁所有存在的

    没法那么信任
    林则徐虎门销烟的故事
    主要是因为
    我没有亲眼看到林则徐虎门销烟
    其次是因为
    登载着这个故事的载体
    可信度不高
    简直乏善可陈

    乏善?

    乏善
    有一说

    超乎可陈

    那关于这个载体本身的事实
    是否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呢
    不是的
    各花入各眼
    很可能一百个人
    就有一百个关于所谓事实的说法

    人们不再着急
    静静的
    就像是等候在静静的空气里
    突然一下
    一种滋味
    叫作打脸

    明天38度

    有蚊子
    是吗
    那里有蚊香
    是吗
    哪里有蚊香
    我记得那里有
    没有蚊香啊

    我再想想
    我是在另一间屋子里
    见过蚊香

    魔术


    淀粉?
    泡了些时候后
    我用同样泡着的筷子
    剔除碗里粘着的面渣
    我划动筷子
    划开
    划碎
    划离
    面与不锈钢碗
    的粘结
    差不多了后
    我将它们
    连着碗里的水
    倒入水槽中

    还留了一小块
    很小的一块
    白色
    继续
    粘结在
    不锈钢碗
    的胸腔里

    为了确定
    是胸腔
    还是其他什么
    我再次
    走向厨房
    看向不锈钢碗
    竟然没有了
    那一小块白色

    以为落掉的烟
    其实抽掉了
    以为残留的面块
    难道被我不怎么有意识的
    冲掉了

    感觉就像,那里
    发生了一个魔术

    来到这里

    都没你重要
    别吵了
    两个人呆一间屋不容易的
    所以我来了这间屋
    要不我把你锁起来吧
    也别吃了

    把你锁起来
    我退出那间屋
    先推上一扇门
    再推上一扇门

    20-6-5 3

    性质上发生变化
    傍晚,夜
    次序上发生变化
    仍是,傍晚

    一次重命名
    以及跟随着的
    时间段变化

    20-6-5 2

    周五晚上
    7点38左右
    是汽车喇叭鸣叫
    的高峰期
    我坐在
    屋子里
    听到
    它们叫
    推想
    周五晚上
    这个点左右
    是汽车喇叭鸣叫
    的高峰期

    很多很多个周五了
    我跟那些喇叭
    就像我跟上班一样
    扯不上
    太多关系

    有时
    我仅仅是那么
    听到
    它们了

    20-6-5

    经常是一块腐烂的肉

    > »


    CH | chenb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