摊主往豆腐上匀着辣椒
大概经过一女的
他也没咋抬头
说吃米线啊美女

雨又开始下了点
一打着伞浓眉圆脸圆眼不算好看的大姐
问我,师傅住宿吗
一会儿火车就开了,我说
哦,快开了,还有10分钟站就开了,她说

有两家三字头宾馆在我对面
三元宾馆和三叶饭店
看到三元宾馆时
我想,是三元三块钱住一宿吗
那怎么住,估计就一块能躺下歇下有顶的地方
(但实际这样的概率也不大,卖米线的大姐说,附近没有一块钱的打火机的,小弟,这里大概是这么称呼我这样的,何况是晚上呀,她说,我问她摊子里有火吗,她说她老公那有,她喊向她老公,原来邻着的那个摊子,就是她老公在弄,慢点摁慢点摁,我连摁了几下火没出来,听他连说了几声,才晓得他是在跟我说慢点摁,我一放慢,火一下就出来了,他背对我,弄着米线什么的,我谢过靠近,发车还早,略说两句,你们这夫妻档不错啊,他大概说着,没的办法没的办法……)
看到三叶饭店后
我又看向三元宾馆
这一次
三元宾馆在三叶宾馆的左侧
三和宾没亮起来
只两着元和馆

这会站开门了
外头的人几乎都进去了
雨也正好下大了
最近的一个路灯下
我往上看去
下下的雨
很好看
垂直低落
或许是这样的视角已很久没接触到
很像是北方的大雪
可这分明是昆明八月中下旬的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