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她匀了三分之一左右啤酒后
留给我的是三分之二啤酒
她说,半杯一杯就喝的挺爽,大意,让我想想她的原话
但我想不起来了,这或许意味原话不重要
喝完这罐后,我将它捏扁,放入那积攒着各种瓶瓶罐罐的大塑料袋
经过冰箱时
我想,可能是她帮我分担掉了些酒,我的直接感觉包括,她不想让我喝多
有时就是这样,在没话说的时候,我也会说,有时就是这样
挺奇怪的,这两天有时候几分钟上下的时间里,我,或者谁,就忘了要说啥,或干啥
我还是得想想
想起来了(与自己更搭关的,在我这,势必更不容易忘掉)
一种属于我的秘密
或许会激起属于她的介意
在这块领域
我脸上的油微微冒着
它流淌下来
滴在屏幕上:老司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