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鸟叫
甚至使我撒尿时的鼻息里喷出了一些欣赏
在我更年轻的时候
我曾在慧丰烤翅的小桌边
在大伙儿谈论到李志时
说,我还挺欣赏他的
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位乐评兼小说家师兄和他后来因为出轨被他挂名为Liar的靓丽女友
坐在我右边的就是赖皮赖小皮,我总是念念不忘乐评兼小说家师兄在我精神状态不佳的时期欠了我两三千稿费
就像我总是念念不忘
在表达对李志的挺欣赏后
引来了他嗤笑我在装逼的表情
苍天在上
论装逼
我想
我不是他的对手
后来
我渐渐的长大
或许
也就是那种渐渐的老化
关于李志
我听到了一些海底捞一般的消息
甚至略微没想到
认识的人里头还有帮他在发货的
那时候
我已经很久没听他了
或许就像现在
几乎再也不会听他了
有些奇怪的感觉
如果一位像是孔叔这样的熟人
跟我谈论到最近又听了下李志李志为啥被封了这样的话题
我会想,他怎么还在问我这个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