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近冰箱
她挂到我肩上
不要影响我
晦气的人
你才是晦气的人
我打开冰箱
拿出酒
是边林朋友送给边林边林又送给我的
53度二锅头
我喝着不错
我离开冰箱
往矮桌走去
明天吃松花蛋吧

她蹲在那打开后
还没有关上的冰箱边
端详一个明天的想法
我放回酒
可能她一会儿会关上冰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