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本书
是我大一时
上传播学概论的时候
毛峰推荐的(毛峰后来听老二带着搞笑腔说,毛峰出柜了,但我感觉是疑似出柜,因为老二只是说,毛峰在朋友圈里,好几次连发了九张十八张肌肉美男的照片,并截图给我们看,我们听到看到后的反应,简单讲,是哈哈哈哈哈,对我来讲,毛峰是个不错的老师,是我碰到不少挺不错老师中的其中一个,我的毕业论文导师,忘了,是抽的,还是自己找的,我感觉是自己找的,也是他,我毕业论文写的是马尔库塞《单向度的人》的一些读后和周边感受,在快打出马尔库塞的时候,我的嘴角,微微抽动了点,我找找,那篇论文叫啥,找到了,叫《网络社会的“单向度化”:一种媒介环境的文化分析》,哈哈,那时候还正儿八经取过这样的标题呢,可不,论文嘛,印象中,这篇大概70%是自己写的,30%差不多是抄的,就是这样的,那时候,我对于论文以及学业的主要态度,就是不要花掉我太多精力呀,这篇算花的多的了;前后脚,在搜向马尔库塞时,论文的名字并没有出来,但出来了马尔库塞这本书的副标题:发达工业社会意识形态研究;对于关键词来讲,单向度覆盖了两者,即书名和论文名;对于眼睛的定格来讲,意识形态,是眼睛过去时,停留了下,并带些讽刺的嗡嗡声的;仿佛有人甚至有时的自己,能把清什么是意识形态,意识形态怎样了,意识形态这样那样了,真的吗;在我与自己以及其他人的接触中,关于意识形态的正负甚至折中看待,多少都会让我听到那啪啪啪的声音;啪啪啪,不是指代做爱的啪啪啪声,是指打脸的啪啪啪声;蛮多时候,我算喜欢听到这种声音。)
我一直记的这本书的书名
叫《交流的无奈》
我也一直没有去读它
在刚知道这本书的时候
以及后来的有些时候
我想到它的书名
就感觉已经读过它了
这样,不一定是这样的
我从硬盘的电子书库里
试着搜了下这本书
哦,有,我拖出它,拖到桌面
回头再拖到电纸书里
我记的我还买过它
可能卖了,可能没有,可能在宁波家里的什么地方
关于它,剩下的最后一件记的的事情是
翻译这本书的人,我记的姓潘,为什么我记的他姓潘呢
是因为,他是耗子的舅舅(操,我电话问了下耗子,耗子说没错啊,是他舅舅,潘忠党,我一听忠党,操了一声……怎么样,忙吗,就那样,苦逼呗,行啊,那改天……说了好几次改天了,哪天碰一个吧……),当时,在课上或什么时候
在说到这本书时,耗子说了,这本是我舅舅翻译的
我想,是嘛,可以啊,小伙,耗子很快搞来了这本书
可能作为专业推荐读物之一,我们也陆续搞来了这本书
耗子较快的读完了它,大家不同进度的接触着它
很快,在小西天赖皮的住处,他跟我一块去找了赖皮
那是我们都还算写诗且刚刚开始写那么几首诗的时候
我记的,我们都给赖皮看了最近写的几首
那时候,赖皮对我而言,是阿黄出现之前,有些导师感觉的一位师兄
我忘了,是不是以前那么称呼过阿黄是导师,应该称呼过吧
赖皮,相对比较中意我的那么两三首或几首
在赖皮住处那福建风味的床铺上(后来,赖皮快离开北京前,也是在小西天的住处,他笑嘻嘻道,回去好啊,每天都有干净衣服换,确实,在小西天,我们好像都没怎么看到洗衣机,以及更大的洗衣机)
赖皮比较认真的看了并辅导了几下我和耗子
那天晚上,我们就睡在了赖皮那
是个冬天晚上,在跟耗子,一块挤在赖皮床上还是另一张沙发床上时
那天晚上,我记的我写了一首诗给耗子,我再找找,嗯,又找到了:

耗子

我有个室友
叫耗子
他现在就躺在我右边
他说
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到现在
他一直被人叫作耗子
中国人的想象力
由此可见一斑
他还说,可以想象
工作头几年
我还是会被人叫作耗子
我说
等你身体发福的时候
他们说不定
会叫你老徐
或者,徐老师

后来
可能大家都工作或准确讲
进入社会两三年三四年后
徐颢这小子(徐颢这名字,在打出来后,感觉是这样的……)
果然有人叫他徐老师了
又过了三四年或几年
我在上海爱奇艺分部也就是被收购后的原PPS什么的
上班,那时,是我工资最高花钱最爽的时候
我的直接上司,是一位不时会提到自己北大毕业或偶尔要找杨澜姐帮个忙一块做个自制节目的母Gay,他工作上挺卖力的,管辖下属方面,风格不太招我喜欢,但总体上
彼此也有还算放松的时候,比如,一块去北京开年会住在昌平一个温泉度假基地还是什么地方,同住一间,关于一枚褪黑素的记忆,或者,在劝我缓缓辞职的二人饭局后
我陪着他,往迪卡侬还是什么地方,路上有个办健身卡还是什么卡的(那时,了解一下,还不是流行语),他速速的留下了手机号,刚走出两步,就告诉我他留了个假的,可能还带声哼这样的语气,有他的,我心想,后来,比如今年,有时碰上谁路边刮擦后,留了一个真手机号,惹过来一身骚,我会想起那天晚上的迪卡侬附近,心里还是想到,有他的
说回来,这位母Gay
就挺喜欢叫我陈老师的,可能是因为我负责编剧攒台词,是某种脑力劳动者,或者,肯定我身上什么地方能联系上老师
对,那阵,陈冠希艳照门后,陈老师的称呼,还回响在祖国大江南北……
对,还有一位,他叫那一位丁老师,丁老师挺不错的,是个湖南仔,发型是比较打理的
做美术方面的工作,坦白讲,有些土潮,但丁老师拥有的一股自己的蹲桩一般的什么感觉
使这股土潮,倒也没有啥,那时候,丁老师有时会喊我一块去夜店,或者上他家吃饭
总体来讲,形势是有些矬男乐的,嗯,老师老师……

就这样吧
只是从想到交流的无奈开始的
交流无奈吗
谁交流谁有谁的什么无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