厕所的纱窗开了后
除了声音
邻居做饭的味道
也更容易闻到了

我在厕所里
泡屁股
闻到
对门
像在做炸酱面
过了会儿
大概做好了
爹喊儿子
来拿过去
这儿子
搬过来前
她就跟我说
旁边有个男的
经常在那叫
好像是个儿子
不知道咋回事
好像叫他爸给他送东西什么的
搬过来后
我想
对门那像是十五六岁小孩的声音
应该就是她说的
那个经常在叫的
男的声音
因为
那声音确实经常在叫
比如
有时
大概拉屎的时候
向他妈嚷嚷
妈!把手机给我拿过来!
他妈大概没那么愿意给他
或者其他的嚷嚷

他爹大概把面做好了
喊他过来拿
他爹说,自己去拿碗
他说,哟
轮到拿馒头的时候
他大概嫌少,不够吃
他爹说,你就吃这些,不然我们俩没的吃了
他爹说,自己去舀勺酱,加鸡蛋
他说了点啥
他爹说,他妈的你就给我吃吧
他爹说,你鸡蛋就三分之一,别拨多了,剩下我们俩得吃
他爹说,就一勺,一勺就行
我想
他爹的声音
应该就是
早上
那个像是睡过了一觉,低声说话的男的声音
早上
他的声音
带着一晚休息后的清晰
且远远没有正午的感觉
而现在
已是下午
接近傍晚
他的声音里
有傍晚烟火的疲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