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调扇
啤酒
毛笔字帖水写本
茶叶
腌豆角
腌姜
返还回来的笔记本电脑
这就是他们
给我们的
有时
通过别人的大方
我领会到一些
大方的唯一与超越

经过一张
立减10元这样的优惠券
一个设定并漂移着的目的地

一张单人沙发
这是我出门二十来分钟里
一块带回来的其中一件
除了它
还有一条烟
一包生花生米
在超市打烊前

在靠近它时
不远处理发店门口旋转的
国际通用的
理发店标志
隐约告诉我
它来自理发店

在电话里
或许是耳塞麦克风一同在晃动
她们听出我在走路
散步吗
也是
走路吗
也听的进去
我单手拎起它
比我想象的沉
将它拽在右胳膊窝里
往回走
靠外
也近不少
的那个门
最近
又可以通行了
拦着的
铁栅栏
其中的两根铁条
已经被一位邻居大叔
在一个深夜
剪除了
那天
我们路过
看到了
这样的情况
夜色中
他面目不清
很快
我将沙发
作为共享单车的同类
从栅栏上方摆弄过去
再从那
新近开放出来的洞眼
钻回去

一只飞虫
在空调扇
或清晨的召唤中
窜入我的左鼻孔
我停下来
擤擤鼻子
摁摁鼻子
搞出它
或在里头摁死它
或许没有任何飞虫
飞入我的鼻腔
或许只是一个
塑料颗粒一般的
纸粒

单人沙发
果然是理发店的
我将它
推入厕所
自然也是洗澡间
我用花洒
尽情冲洒它
以使它
洁净
在通往洁净的路程中
危险
并没有出现
很多碎头发
从沙发缝里
先是令我没想到的
再是令我确定它是来自理发店的
不断的
被我拨弄出来

好多头发啊

都是谁的头发啊

她在做面条
西红柿鸡蛋拌面
我不算饿
也可以吃
相对吃面
我更愿意
在汗水与蒸汽中
尽快弄干净
这台沙发
很不错的沙发
或许
有一天
一个人
坐到它上面
就像
我将它搞回来的动机一样
把双手
搁在沙发扶手上时
他会说
不错呀
那是
高级着呢
我或许
会那么说
再看看这
空调扇
加水
制冷
还有制暖
不可同日而语

好吧
那就都拿走了
该要的不该要的都拿走了
走出阿黄家门前
我那么对阿黄夫妇
从人道角度,自然也应该囊括他们的闺女

下楼后
出小区
车来了
上车
到了
没有
不是这
稍等
这是用招行软件叫的车
为了修改目的地
她的手机
主要由我
在优享之类三人后座上
操作着

回来后
她才想起
因为姨妈来了
又去了阿黄家
换下来的
卫生巾
落在了他们家门口
本来是想带下来的
我想
要不要告诉阿黄一声
她换下来的卫生巾就在他们家门口忘记带下来了
不完全因为时间已晚,我并没有去说
另一个问题
阿黄老婆叫什么
她问我
我有些想
你怎么连他老婆叫什么都不知道
也一时没有想起来他老婆叫什么
小君
大概她
比我更快的想起来了
说不定
是我说的
这些
都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