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
印象深的一次看人摊鸡蛋
是看到我大舅妈摊鸡蛋
她把摊的差不多的鸡蛋
又拨回碗里
这样,碗里剩下的蛋液
就跟着,拨回锅里的鸡蛋
摊进去了

那时候
还有一个治疗小孩上火喉咙那小舌头掉下来的方法
也跟鸡蛋有关
印象中
就是把鸡蛋
打到温水碗里
搅开了
喝下去
还挺好喝的
应该还加了点糖
就像很多我来自的那个地方
对于东西的称呼一样
我感觉它不叫鸡蛋汤
又不确定它叫什么
反正
喝下去后
喉咙那
拖下来的小舌头
就感觉爬回去了不少

前一个
摊鸡蛋的方法
我现在还在用
有时因为想把剩下的蛋液榨干
还用的有些过头

后一个
治疗上火喉咙疼的方法
在我离开那时候那地方后
就没用过了
可能是因为
后来上火的地方
主要不在喉咙
我总不能怪
后来的鸡蛋不够好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