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门
在许多地方
我还算喜欢
我进入的这一扇
甚至还有一扇
有时
如果门太多
它们会像折射中的多面镜子一样
传来哈哈镜效果,让电影中如梦似幻的主人公,进入逃离情节
有时
倒也还行
就像他说的
喜欢在同一棵树上的不同树枝跳来跳去
终有一天
哈哈镜
会老旧的
像是从没有出现过
或许有考古爱好者
考出它
而我
进入的这一扇
与考古
关系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