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是那么容易过去
有时候一天又是那么不容易过去
下午看的那个片子里
里头的人
记忆都被换来换去换过了
为了与包括换记忆在内的总目标相匹配
他们的记忆里
对怎么去到一个大概象征着出口的海滩
以及白天发生了什么
都是模糊的

与白天联系上了

白天
电话如此接通
一个拨打电话给白天的人
在说完

白天后
就如主权独立般
抽搐着
在电话边挂掉了
一个该死的情节
好多时候
就像反感该死的戏剧感又多少活动在这种戏剧感里一样
我得说
该死
真该死

白天
我可以将毛豆和花生
做成一床被子
盖在它上面

晚上
是一罐倒到麦当劳塑料杯里的啤酒
有时候
感恩而死作为一支乐队
会让我在看到“宇宙中心”这样的字幕
配合着“宇宙中心”这样的话题时
想到
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