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最高潮
只有相对高潮
没有什么戒掉这个戒掉那个
只有相对那么说了




他们再次响亮亮,齐晃晃的
从操场那头
走来
而这个清晨
属于芹菜
校长的牙缝里
是芹菜叶一般
作为首长
的些许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