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乏
需要食物
或其他
这是我
煮完面吃起来后
想到的
还有更深的意思
埋伏在她说的
关于任何困乏
需要任何食物
的地方
有时
这是我想忘掉的

就怕忘不掉

其实
我并不困
我处于不睡觉
且饿了的情况中
在我的脑海里
我走出了门
上了街
拐了弯
来到了那家煎饼店
买了那个咬起来挺爽的
7块钱煎饼
应该开着了吧

虾仁
并不是新鲜的虾仁
不多的人
爱吃
并能吃到
新鲜的虾仁
不算多的人
爱吃
并能吃到
无论什么虾仁

后来
我将炒好的芹菜虾仁
盖到了捞出来
的面里
在煮面时
我常想到

教了我
怎么煮面
很多时候
就是这样
无论是给予
还是剥夺
都会记住
是谁
给予
剥夺
了谁

我打开冰箱
找了找
那瓶牛肉酱在哪里
它不在侧柜上
它相对隐藏在
较低一层
我拿出它
想想这是她买的李子柒牛肉酱
我拧开它
找了双干筷子
撇出来两三筷
在这两三筷中
我寻觅着牛肉粒
成效不大
或许本来就没有
多少牛肉粒在那里
几颗黑紫色的豆豉
来到碗里后
我拧上它
放回了冰箱里了吧
在搅拌着
牛肉酱
进入
芹菜虾仁面的时候
我想
挺多重庆小面什么的
就是拿些这样的酱
拌几下
就上桌了吧
味道都差不多吧
随着
略略上升的热气
一股
属于差不多牛肉酱
的工业味
扑到了
属于我鼻子
的心坎里

我坐下来
继续搅拌几下
红色的辣椒碎片
与红色的工业辣椒油
带给了这碗面
色香味上
的红色
这刺激了一些
的红色
恰恰
就是我需要的
我甚至
在打到这里的时候
想起了

这个字

如果我再嘴贱一点
我会说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