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提及干花干燥干涩后
来提下潮湿
或许,当干花干燥干涩这么连接
已经构成潮湿,它流露出
这是一片无限潮湿的大海,永远蒸发个没完
在轻薄的口吻里,他在饮下一口什么后,吐出那绝对不算芬芳的语气,说,是汪洋
汪洋是中国共产党里健在的一位相对有名的党员,还有许多或好或坏默默无闻的党员
让我,立即在这里转弯,转弯,我希望是一个直角
光随着我,到达这个拐角后,除非后面的光也弯过来了
不然,直角将像切除阑尾一样,切除那些该死的追踪气息
在海边
人们或表达或不作表达
或形容或拒绝形容
就像
在海上
印象深刻
的一块冰山
在他的口吻里
它是海上一座没有仪式的教堂,以及冰冻菩萨
在我相对他
潮湿的口吻里
只有复述,概述
我想说的
以大海来表达潮湿
的具体愿望
已经随着健忘
从具体上消失
我尝试着
往那走去
我所看到的
是无数鳞片般的海浪
切割,或点缀了它
而这刚好
是一个有月光的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