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乐包围了他
与其说他在唱灵魂乐
他的声线倒是取消了包围着他的灵魂乐
因为有他的
一般灵魂乐没有的干涩
即使一句头尾
头是头尾是尾
他到此一游过
这种干涩
让最后一首歌
成了这张专辑第一首
听了后我又听回去的曲目

而在他厚实的地方,一块布
像明显张开的喇叭,盖住了他
所有病患的鼻毛都塌陷了
倒缩回去,找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