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还想着要修改的句子
或一处还想着要修改的地方
其实就是,没完
面对这种没完
也面对其他的没完
到底是要回到那处地方
还是去往别的地方
在具体的日子具体的情况
甚至具体的当天人格里
只能丰俭由人了

提到人格让我略有忐忑
这位哥们
人格有当天一说吗
我想有吧
有人当天坠了
有人当天飞了
就像歌词里
记得那一天~上帝安排我们见了面~

在这个
成为我的个人话题之前
我跟她的共同话题是
她刚从一个姐妹家回来
那姐妹大概最近还是在感叹老了,很多事情做不动了
也一直想整理以前的东西,但一直没整理
整不整都行,不整也挺好的,就像她平时发短信状态一样,挺莫名其妙的
莫名其妙就莫名其妙了,其实也挺好的,反正少给自己负担吧
整东西嘛,谁爱整谁整,就是有时会碰到白骨精,白骨精也是自己

这么说,是因为
我想到以前整理自己东西的时候
如果一定要整理了,整理过去了
会有些三打白骨精的感觉
当然那个白骨精是自己
也有,我总相信,世上有许多不总是那么总的概率
不然呢,我稍微插诨打科说,那就是总统了
心理距离上最近的那位总统,在台湾
说回来,也有整着整着,打着打着,真成了白骨精的

那是谁
那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