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通过的时候
也是上一首歌结束的时候
零星的声音在下一首歌里响起
就像皮疹出现在皮肤上
它们是一首歌
可以那么认为
说到是一首歌便想到同一首歌
同一首歌的马桶前
我仍趴在那吐啊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