芹菜叶
进入汤里
植物的苦味,毒性
溶解在高温里
西医还是中医
西医大量的治疗了我
中医一定量的接触了我
我吞下西药,经过中药
线路中,向阿黄表示,我还挺相信中医的
阿黄说,也不用全信
我如何相信中医
我如何向阿黄表示我相信
一次在云南的野地里
在杨青的指引下
几片植物叶子,揉成一团
包住了我手上的伤口
云南人,或了解云南的人,在异口同声的气场里
浙江人也有
日子一天天过去
我的伤口
一天天在收拢
留下了那几片植物叶的绿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