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着这些该死的鸡
与内存绑定:在等待的地方
呆了一会儿就走了
解决问题,直到问题全部消失
天堂不再铺金

如果叫我来射击的话(很遗憾,先生们,没有枪,只有箭)
我会射向
内存
问题

不同材质的箭(就像不同的射击动机)
有的是用木头做的
有的取自最美丽的花
有的废掉了几张蛤蟆皮
有的发射出去就是虚线
且永远
不会中标
但落地时
很响
就像楼上空调
漏下来的水
带来一位
一百元修一次拒绝还价
的空调修理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