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上刷的漆掉了
看上去
像个爱心
爱心的中间
有个像是大象鼻子的一挂
所以
看上去
又像是内裤,象鼻子,阴茎

最近
或者说这两天
我朝墙上
拍了两回照片
除去上面说的这张
我还拍了另一张
有意思
但不想再介绍的

蛮多时候
因为我就呆在屋子里
我会看到
墙上的一些东西
铅笔线
桔色粉笔线
桔色粉笔线
穿过两道铅笔线
在像是金字塔侧面
的灰蓝色油漆区上
反射(她跟我说过,这种漆叫什么,我忘了;让我想到银翼杀手)
裂缝
影子
两三道漏雨形成的
棕色雨水线
第一道
到第三道
颜色逐渐加深
这使它们
有一种不均匀的
栅栏形状
在直觉里
更像开窗

傍晚
出地铁后
我看了看
天桥下坡道尽头
的柳树
应该是垂柳
而不是河柳
如果是垂柳
那是枝叶密集的垂柳
我在上面
就像是寻找着
垂柳与河柳一样
寻找着
他跟我说过的
像是汇集的河流的感觉
不得不说
面对具体的柳树
河流
汇集过来了
一些

我看了下
他具体怎么说的
不是汇集的河流
是汇合的流水

回屋后
我歇在沙发上

视野内没有一棵树
虽然
门外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