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对!民族,你说的民族,只是一大帮像我这样的穷光蛋,满目眼屎,全身跳蚤,像冻僵了一样,他们受到饥饿、瘟疫、肿瘤和寒冷的折磨,作为失败者从世界各地来到这里,在这里又遭到失败。因为有大海相隔,他们不能到更远的地方去,这就是法国,这就是法国人。”P2

对恐怖一无所知,就像在情欲上保持童贞一样。P9

到底是他那烂桃子一般的脑袋,是使他从脑袋到肚脐眼都闪闪发光的四条杠,是他坚硬的小胡子和尖尖的膝盖,是像奶牛铃那样挂在他脖子上的望远镜,还是他那比例为千分之一的地图?我心里在想,是什么疯劲在使他让其他人去送死?就是其他那些没有地图的人。P25

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有五个法郎的隔阂,就不会有爱。P40

但是,你在软弱无力的时候,只要把你最害怕的人们看得一无是处,一点也不值得尊敬,你就会获得力量。P67

这种逆来顺受、带有悲剧性的乐观主义是她的信仰,并构成了她的精髓。P106

说到保卫国家这几个字,皮塔变得十分严肃,就像他在找零钱时那样 P119

这些英雄的故事,就像缺德的事情那样,在任何时候都会使所有国家的所有军人感到高兴。P138

在人世间死去只有两条路,即肥胖之路和消瘦之路。P152

在教堂里站着,就像让狗站立一样困难。P167

在下面一点的地方,在发霉的灌木丛上,几只笨重的蝴蝶在微微颤动,吃力地展开宽大的翅膀,翅膀的边缘如同喜贴或讣告一般。再下面就是我们,正在黄色的泥泞中行走。P204

当时有太阳,这不会错,还是这个太阳,就像有人对着你的脸打开一个大锅的盖子那样热 P208

体温在三十七度时,一切都变得平淡无奇。P218

美圆总是太轻,就像真正的圣灵那样,但比鲜血还要珍贵。P221

那些老主顾进入银行后,别以为他们可以谁心所欲,自行其事。完全不是这样。他们对美圆说话时声音很低,而且隔着一个铁栅栏的小窗口,他们是在忏悔。P222

这时,我要不是一直感到饥肠辘辘,就会觉得自己手到神奇的美学启示。我接连不断地看到的那些美人,也会给予我一些信心和安慰,来忍受这拙劣的人类状况。总之,我要觉得自己处于奇迹之中,只需要一块三明治。是的,我多么需要三明治呀!P223

我要对你们说,一个人就像肠子一样,只是更加粗大,更为多变,而且贪得无厌,但装在里面的却是一个梦。P224

在非洲,我也有过野兽一般的孤独,但在这蚁穴般的美国,孤独更加令人难受。P233

我们生来就没有出息,只有娱乐才会使我们真正不想去死。P234

对没有钱的人来说,生活只是在长期谵妄中长期的舍弃,他们真正了解的,也是他们所能摆脱的,只是他们拥有的东西。P237

生活使他们什么也看不到。他们自己的噪声使他们什么也听不见。可他们不在乎。而城市越大,楼房越高,城里的人对此就越不在乎。这是我对您说的,没错。我试过,觉得不值一试。P240

在青年时代,你会为冷酷无情和厚颜无耻进行辩解,说这是头脑发热、异想天开的结果,然后找出不知是什么样的迹象,来说明这是缺乏经验的浪漫主义。但到后来,生活清楚地向你表明了它对狡诈、冷酷和恶意的全部要求,你要满足这些要求才能勉强保持在三十七度,到这个时候你才明白,你心里才有底,而且有了条件了解过去所有卑劣勾当。要做到这点,只要仔细地对自己进行观察,看看自己染上了什么污泥浊水。不再有秘密,不再有蠢事,你活到了现在,也就吃掉了自己的所有诗意。你一无所得,这就是生活。P241

在这些时刻,你不堪忍受的困境中会出现任何东西,迫使虚弱的你去看清事物、人们和未来的真相,就是看清它们骨子里什么也不是,但却要喜欢、珍爱和捍卫它们,给他们以活力,仿佛它们真的存在一样。P246

男人们望着流过的河水,会感到自己在沉思默想,他们在撒尿时有一种永恒的感觉,就像海员一样。P276

他们耗费自己的肉体和灵魂才得到自己的房子,就像蜗牛一样。但蜗牛是在不知不觉中得到的。P287

要是不抱幻想,人们之间就无话可说。P337

痛苦可以摊出来谈,而肉欲和贫困却有难言之隐。P414

况且生活只是塞满谎言的谵妄,人们越是离开得远,就越是可以在里面塞进谎言,也就是越满意,这很自然,也很正常。真话是不能当饭吃的。P420

陌生的城市,真好!在此时此刻,你可以认为你遇到的人都十分可爱。这是梦幻的时刻。P440

我们已经成了朋友。首先是臀部!我们刚才节省了十年时间。P444

当我们一起经过熟悉的街道时,行人常常转过头来,向盲人表示同情。他们对残疾人和盲人有恻隐之心,可以说他们有潜在的爱。潜在的爱,我自己也曾多次感觉到。而且非常丰富。这是无法否认的。不幸的是,人们虽说有这么多潜在的爱,却仍然如此凶狠。这种爱出不来,就是这样。它被关在里面,就留在里面,对他们毫无用处。他们被里面的爱折腾得筋疲力尽。P454

高雅的人士具有某种说话的方式,会使你感到惶恐不安,我就感到害怕,特别是他们的妻子,虽说他们说的句子都平淡无奇、矫柔造作,但像旧家具那样擦的锃亮。他们的句子虽无恶意,却令人担心。你只要回答他们的话,就会担心在他们的句子上滑倒。P462

总之,生存之所以十分吃力,也许只是我们花费九牛二虎之力,使自己在二十年、四十年乃至更长时间里过着理智的生活,而不是保持自己的本色,即邪恶,残忍和荒诞。我们生来就是瘸腿的下等人,却要从早到晚把当超人作为普通的理想,真是一场噩梦。P479

只要上妓院就能得到满足的人是幸福的!P489

不过,我早已把任何自尊抛在一边。我一直感到,对我的地位来说,自尊是高不可攀的东西,我微薄的收入根本就买不起这种感觉。因此我认为把它割爱,对我只会有好处。P492


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12128978/


在我们的头顶上,在离太阳穴两毫米,也许是一毫米的地方,杀人的子弹正在夏日炎热的空气中,一颗接一颗地呼啸而过,划出一条条引人注目的长钢丝。

这时,从斜坡两边已经刮起了风,吹得杨树的叶子飒飒作响,和那边向我们射来的轻微嚓嚓声交织在一起。这些素不相识的士兵一直没有射中我们,但用无数死神把我们包围起来,我们就像穿了用死神制成的衣服。我不敢再动弹了。

一个村庄可以烧整整一夜,小村庄也是如此,烧起来就像一朵巨大的花,然后只剩花蕾,最后就什么也没了。

这和平时期,真像天鹅绒一样,温柔而富于生气。

我那颗火热的心犹如兔子一般,关在肋骨这道小栅栏里面,烦燥不安,傻乎乎地蜷缩着。

在我们面前,万籁无声的城市就是一张发光的大地图。

对于洛拉来说,法兰西仍是一种具有骑士风度的实体,其轮廓在空间和时间上都游移不定,但在此刻,它伤势危险,正因为如此,它很有刺激性。

她谈论精神的事,使我感到烦恼,可她却是满嘴精神。只要肉体健康,精神就是肉体的虚荣和乐趣,但一旦肉体患病或情况变坏,精神也是走出肉体的愿望。

公园一片青翠,如一把巨扇,展现在栅栏之上。这些树木温柔、开阔而又雄伟,犹如广阔的梦境。

在这种厨房里,风骚就像在美味的沙司里加上胡椒粉,是必不可少的,可以使汁浓味鲜。

我以后要是自已死去,最不希望把我火葬!我希望把我埋在土里,在墓地里腐烂,安安静静,也许还复活呢……有这个可能!但如果把我烧成骨灰,洛拉,您知道吗,那就完了,彻底完了……不管怎样,一个骨架还有点像人……总比骨灰更能复活……烧成骨灰就完了!

请您注意,对小偷小摸的惩治,在世界各地都极为严厉,这不仅是社会保护的手段,而且特别是对所有穷人的严厉告诫,要他们安分守己,留在自己的社会等级里,悠然自得,愉快地忍受死亡,一个世纪又一个世纪地,无穷无尽地在贫困和饥饿中死亡……

崇拜旗帜的宗教很快就代替了崇拜天主的宗教,后者犹如衰老的云彩,已经被宗教改革弄得像瘪掉的皮球,并且早已凝结成几个主教的扑满。

在这种萎靡不振之中,城市向愿意观看的人们展示了由垃圾箱组成的巨大臀部。
军人比商人和文官更为愚蠢,他们热衷于殖民军的荣誉,而为了得到这种荣誉,他们服用大量奎宁,遵守几公里长的军规。

请别再来向我们吹嘘埃及和鞑靼暴君!在让直立动物拼命干活的高超艺术上,这些古代的业余爱好者只是些自命不凡的小投机商。这些原始人不知道称奴隶为“先生”,让奴隶不时参加选举,也不知道给奴隶订报,特别是把奴隶带去打仗,以便让奴隶发泄自己的激情。

一丛丛青翠的树木,犹如疯长的生菜,环绕在每幢房子的周围,房子像是凝结起皱的大蛋白,一个欧洲人在里面就像已经烂掉的小蛋黄。

大部分住院病人在计谋用尽之后,承认自己不是规章制度的对手,只好返回丛林,耗尽自己最后那些公斤的体重。

在这个树木青翠的地方,在这种气候、炎热和蚊子之中,人们几乎来不及发现人们、时日和事物的消失。一切都在消失,真叫人厌烦,他们一段一段地,一句话一句话地,一个肢体一个肢体地,一个遗憾一个遗憾地,一个血球一个血球地消失在太阳底下,融化在光线和色彩的激流之中,趣味和时间也随之消失,一切都在消失。在空气中只剩下闪闪发光的焦虑。

帕帕乌塔号破水而行,这水仿佛是从船里流出的汗水,十分痛苦。它把小浪花一个接着一个地分开,就像解开绷带时一样小心。

在阿尔西德不容置辩的指挥下,这些机灵的战士把他们假想的背包放在地上,跑向空处用假想的刺刀向假想的敌人刺去。他们假装解开衣服的钮扣之后,架起了无形的枪支,根据另一个命令,他们卖力地做出抽象的齐射动作。

沙滩把酷暑和闷热完全汇集在一起,而沙滩则夹在海面和河面这两面平滑、共轭的镜子之间,这酷暑和闷热会使你用屁股发誓,有人硬让你坐在刚从太阳上掉下来的一块东西上面。

他作为再次服役的中士,看到全世界都对他粗暴、冷淡,就只好把托波以外的世界看作月球那样的天体了。

这世界犹如睡着的人,翻身时压到你身上,就会把你压死,犹如睡着的人会把跳蚤压死一样。


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9540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