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啤酒拉环打开
我注意到桌子上
立着一截卫生纸(棕色)
一只蓝牙音响(比前者矮比前者胖,白色,隶属于左声道,它的右声道兄弟,照理说,应该也是白色的,但因为各种原因,比如,产品设计,电池质量,仓储时间,厂家倒闭,国际形势,交易时机……上帝及买卖双方共同决定,让它的右声道兄弟是黑色的!或者说,因为前述原因,上帝及买卖双方共同准许,这位黑色的右声道哥们,可以拥有一位白色的左声道兄弟!也确实如此……)
以及
躺在它们中轴线上
更躺在桌面上的
我的手机
手机正面,以黑色为主
手机背面,以白色为主
现在,我主要看到的是
黑色

这一天不错
至少可以说还不错
上午
我起的挺早
三四点钟就起来了
因为她在对面那屋
因为蚊子叮咬等问题
三四点钟就跑到了
我这间
这么一来
我就差不多起来了
起来前
我跟她说
这屋就没什么蚊子
嘻嘻嘻嘻
全被我打死了
我还说
我的门
也不会像你那边的门一样
傻逼一般开着
尤其是在秋蚊子当季活跃的时候
我差不多是这样说的
除了秋蚊子那句
后来
我就起来了
抽了一根烟后
我开了冰箱的门
再关上
再打开那间
勉强叫作厨房(功能上毫不勉强)的隔间
的顶灯
白蓝色的顶灯——一直以来
我都不算喜欢这种颜色的灯,除了
在迫不得已的时候!!
我切起了西瓜
西瓜
自然是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
不多
随后
又包回去了一些(半个京欣西瓜的八分之一左右,也就是一个完整的京欣西瓜的十六分之一左右)
留在案板上的那些
已足够解决
半夜的水分补给问题
它们很快
被我啃掉了
很可能
打开厨房顶灯
没一会儿
她就从这间屋子
返回了那间屋子
她说
我还是去那边睡吧
可能是因为这灯(不很亮,但算近)
可能是因为姨妈来了加上明天要头天去上班吧
可能是因为我起来了并活动开了……
很可能是
第二个原因
她就去那边睡了
我说
带上蚊香
她带过去了(后来,我在那间屋子的桌上,看到了一截蚊香,某种常见的
散见于蚊子与蚊香分布地带对蚊香缺乏耐心与理解的处理方式,已使它
失去了蚊香的中心,也就是那种像是蚊香的心眼儿或者动物的屁眼儿的那个眼儿。
那玩意儿叫什么来着?就叫它蚊香托盘吧!!因为已经失去了蚊香的中心……
它没法被蚊香托盘那样插或顶着,但在桌子上,它确实,放的好好的)
可能并没有点上
那又怎么样呢
在三点多到五点左右的时间里
我可能看了会书
理解了几下这个世界或者说这个什么
应该还听了会歌
是张在一位成年男子的双耳经过休憩跟随着恢复体力后
听起来细节丰富不少
的后波普专辑

也可能是因为戴上了耳塞的缘故……(很难有耐心给你介绍到最后)
后来
在五点左右
我又睡了
一直睡到七点多
可能快八点
我起来
来到对面

她当然已经
起来了
她正在进行简单的化妆
一边瞅了下我
不久
她说
还有九分钟
我赶紧走吧
我能赶的上吗
我说
赶紧吧
稍微快点就行
她出了门
我关上门
我想
我还算了解从这扇门
到那扇车门打开地方
之间的距离
以我的经验
以她的速度
应该没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