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发生的事
目前来看不咋样
那时候
她们叫我送一样什么东西
很可能是在冬天的半夜
送一样东西到亚运村
我忘记具体是什么东西了
大概她们搜罗了周围几个人
觉得我能把东西带过去
后来我也没有去
因为如果真的去了
那么是什么东西
很可能会记的比较清楚
就像后来出现的变化一样
得,记得的得,从得,依靠后来的习惯
变成的
我只记的当时是L和B
叫我去亚运村
后来我和B搞了
并在之后的事情之后
变的几乎是绝交了
当然我也明白一种初愿
将几乎去掉
变成绝对
可像我这样的人
说到这样的几乎时
不是已经近乎如此了吗
——一个破折号
我与L后来也有一些零星的接触,简单讲
并没有搞
理解一下这个世界上所有没有在社交网络上抛头露脸的黄种男的吧
我和L
基本还是沿着原来认识时的那条路
继续认识着
有时候
大家面对的问题差不多
就像要面对同样一个人
说不上感谢命运
毕竟
我也不算那么喜欢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