呕吐后
还留在身体里的
隔夜后
再经历排泄
以为排的差不多了
进食
再来一次排泄
水状
自肛门直下
没有多少人会以为
这就是瀑布吧
我也没有
那么以为
我只是以为
这下差不多了

此后的屁

以臭味来讲,我期待
这种臭味
因强烈而臭
因许多天没有
而想再闻到
每一次
当它产生后
我满足闻到
并想,还是那宿醉之屁吧!

电铣子
电圆锯
木锯子
是他想处理掉
又更愿意邀我将它们卖掉换些酒钱的,他是那么说的
前两样已经卖掉了
多少我也因此继续喝起来了
我也了解到了
这是铣字
这是电铣子
这是电圆锯
可以延伸出来更多的叫法
为了在搜索中被命中
他看起来没有多少变化
十几年中他也在某阵子发胖过
或以更淡的印象,消瘦过
而我,甚至可以告诉他,有时我都想强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