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骤雨后
猫忽然叫起了一片
不是春天
是夏天的凌晨
老式冰箱继续响动着
屁偶尔点缀入凉爽的空气里
它们已经收起了声音
重新融入
叫声起来前那连续着的黑夜白天里

雨点
以冰雹的声线击打屋顶,倒也让我想起
小动物的敲击
以及天还亮着时
在一大块云后面探头探脑的
闪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