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条
豆浆
阴差阳错的糯米
早晨
早上
上午
怎样脱离清晨
有时
当环境里
只剩下自己一人
我会些微的哈利路亚
想道,莫非天赐
干的事
恐怕还是难伤大雅
在岸的那头
某种下肢
率先触岸
仿佛那就是
头颅。
忘了吗
确定吗
人就这样
借着引力
吸附在这吗
在有些时候
在这个几平米里
就像台球桌上一次不怎样的触壁
我想
那些晚上
我在干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