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投资的是把原木锯成木材的工厂,而不是曾作为当地经济支柱的那部分业务:将木屑和锯末制成刨花板、隔热隔音材料等产品。

令坎斯克居民尤为失望的是,投资者决定不恢复坎斯克生化厂(Kansk Biochemical Works),这是一家用木屑制作乙醇的苏联时代的工厂。严格说来,这种乙醇是工业用途,但也是当地深受欢迎的烈酒,被称为锯末伏特加。

“那里面没有针叶树的味道,”俄罗斯伐木工谢尔盖·索洛维约夫(Sergey Solovyov)说。“就是纯酒精。往里面扔点柠檬,你就变成快乐的人了。”

……

他穿着人字拖和短裤,用俄语和中文向来自两国的员工发号施令。他说,从各方面考虑,自己更愿意在中国工作。但现在说这个已经晚了,他补充道。

“我们会全部砍掉,”他说。

能说一口流利俄语的王义仁管理着附近的一家木材厂。他说,他雇佣了大约50名俄罗斯人。不久前的一天,十几名俄罗斯男子在炎炎夏日下光着膀子,把木材塞进轰鸣的带锯里,汗津津的黝黑身体上全是锯末。


https://cn.nytimes.com/world/20190726/russia-china-siberia-logg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