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挺困了
像前两天这个时候躺在这块地方那么困
然后
在这个头次听到的人的声音里
慢慢从大概率要睡死过去的困顿里
来到
他的声音里
然后
我看到了冯志申
他是什么样子的
他没有立即
露出他的全貌
可能是那双
他活着最后的
萎缩的腿
在绿白条纹相间
的空调被覆盖下
露出了
它萎缩过的存在
那间屋子的门板
仍然是上着白漆的,漆面,提供光滑
门不宽
比一双成年人的腿

他的样子
以有阵没想到的
他竟然已经不在了
具体起来
比他最后的样子年轻
他笑着,高兴啊,那是他唯一一次
跟随一个老年旅游团
来了北京
我还在学校吧
我坐地铁
去他住的地方
进门后
一个跟他同住一屋的老头
在另一张床的位置
停留在了我进屋前的最后状态
冯志申高兴啊
那是我记起来的
他后期,比较明显的,高兴,又兴奋
他给了我几百块钱
可能他一辈子
一直是那么对我的吧
那天晚上
我也是高兴的
但那一阵子
回想起来
脑子里是带些闷的
那代表什么呢
外甥就在这个地方
外公来了
外公一直是要亲自来趟北京的
他去了人民大会堂(有他与空荡的大会堂的合影)
那他肯定也去了天安门
按他的作息规律,甚至旅游团很可能的行程安排
他肯定去了
去了吧
那时
他的手机
是怎样的
可能是彩屏的吗
顶多
在那时候
那就叫作彩屏
我需要帮他看看手机为什么没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