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好听
一只喜鹊
用脚丫
撞在栏杆上
或许是它太重了
或许是这儿的油烟味
就像一片就这么要飞走的念头
又带它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