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



  • 写的
  • 摘的
  • 翻的
  • 20-8-31

    看了挺久,起初没完全理解,后来还查了欲绝的意思,看到就是悲痛欲绝的欲绝时笑了下,然后好像更理解了其他。看到查询结果里的悲痛欲绝,和自己打出这四个字,效果不一样,自己打出来时,好像没有那么悲痛欲绝了,也没有那股笑意了,可能是因为排列不同,可能因为其他

    基本就是呆这边下雨和出太阳交替里,那些发暗时候的心情

    在这边基本啥也没写,也没有想写的劲,就有天看到一条毛毛虫,在地上爬,大太阳,它快爬到了靠近厨房没太阳那块,没有往阴凉那块里爬,调整身体,沿着有太阳没太阳的中间线附近爬着,还是爬在太阳底下,我看到后就记了一句:毛毛虫散步。感觉自己也像毛毛虫散步。当时还想到不远处一只应该被猫叼过来死在那的小老鼠尸体,一帮蚂蚁,忙碌来劲的工作在它周围和尸体里,两条发青的蛆,应该是蛆,在尸体周围,有些烫的地面上扭动着,应该不是因为地面的温度,更多因为它们被许多蚂蚁,可能一边叮咬一边搬送到,它们作为蚂蚁食物的地方,当时还想说点这个,但没啥劲头完成它

    20-8-27

    毛毛虫散步

    D9102

    我是他快学会走路时
    见过的其中一个人
    应该不少
    我跟他这样时
    见过的人
    我没有印象了

    昆明

    摊主往豆腐上匀着辣椒
    大概经过一女的
    他也没咋抬头
    说吃米线啊美女

    雨又开始下了点
    一打着伞浓眉圆脸圆眼不算好看的大姐
    问我,师傅住宿吗
    一会儿火车就开了,我说
    哦,快开了,还有10分钟站就开了,她说

    有两家三字头宾馆在我对面
    三元宾馆和三叶饭店
    看到三元宾馆时
    我想,是三元三块钱住一宿吗
    那怎么住,估计就一块能躺下歇下有顶的地方
    (但实际这样的概率也不大,卖米线的大姐说,附近没有一块钱的打火机的,小弟,这里大概是这么称呼我这样的,何况是晚上呀,她说,我问她摊子里有火吗,她说她老公那有,她喊向她老公,原来邻着的那个摊子,就是她老公在弄,慢点摁慢点摁,我连摁了几下火没出来,听他连说了几声,才晓得他是在跟我说慢点摁,我一放慢,火一下就出来了,他背对我,弄着米线什么的,我谢过靠近,发车还早,略说两句,你们这夫妻档不错啊,他大概说着,没的办法没的办法……)
    看到三叶饭店后
    我又看向三元宾馆
    这一次
    三元宾馆在三叶宾馆的左侧
    三和宾没亮起来
    只两着元和馆

    这会站开门了
    外头的人几乎都进去了
    雨也正好下大了
    最近的一个路灯下
    我往上看去
    下下的雨
    很好看
    垂直低落
    或许是这样的视角已很久没接触到
    很像是北方的大雪
    可这分明是昆明八月中下旬的雨

    PRS-300

    商品价格:140
    商品名称及描述:索尼SONY PRS-300电纸书阅读器
    自用闲置,成色较好,约9新,功能全好,5寸,小巧皮实,可放入西装内袋,屏幕右下有个墨点,在边角,不影响阅读,电池状态佳,已汉化,刷中文系统,直接支持中文,可换字体,送充电数据线。
    北京面交优先,可送到方便地铁站。

    买家的id叫“您说的永远对”
    以下是我和“您说的永远对”目前为止的所有对话

    19:23
    您好!100可以!
    你好!100太低!120包邮明天发!

    22:53
    好的!充电器钢化膜带上
    配件
    只有充电线,没有充电器和钢化膜,我会包牢实点,全部情况都在描述中说清楚了
    因为这台机子相对较早,线只能接电脑usb充电,但它的电源,是和psp之类通用的,如有需要,可自行配置
    基本上我就一根线解决充电和传书了
    里头会给你拷几本书和几个字体,具体请自行研究,相信你对索尼阅读器有一定了解,且中文系统,方便不少
    多大内存
    我查下,有阵没用
    屏幕是三星?LG?夏普?
    512M,一般看书够了
    有些小!
    110
    不是液晶显示器,我可以告诉你,只是e-ink墨水屏屏幕
    120吧,折中价,不议价了吧
    自己看看书还是挺溜的
    [拍下未付款]
    [价格已修改,等待买家付款]
    [已付款,等待您发货]
    [发货注意]
    [请尽快预约快递发货]
    一会找东西包一下,明天发出,个人卖家,不是商家,我注意包装和如实描述,其他请互相理解
    另外你的id还可以,我还以为是熟人
    里头装几本书,满意话,你继续看,不满意话,自己可以增删
    我下星期一二三!不在家!避开这几天收货!
    那我下周一二左右发货?
    机子有|D?
    这样可能隔两三天你收到
    不是
    我说你的网名
    你取消|D
    没有id,直接看,老哥,我算耐心的了
    好的晚安
    家里人没人代收话,我周几发货比较好?
    周一
    好,那可能周三左右到,请您留意
    谢谢兄弟
    没事,小事一桩,大家愉快
    再见
    再见

    还带押韵的

    有兴趣聊得来,价格好说
    机器是好机器,但是就一个6代机器,如果是840 G3同配置,估计 就1600左右吧,还有个斑,当然 松下情怀在,我只是觉得这个机器 价格虚高,不是说您哈,说这个机器本身的价格,哈哈
    不是情怀也不是单说配置,重量续航不可复制。需要就值


    https://forum.51nb.com/thread-1963360-1-1.html

    扯淡

    扯淡是汉语词语,拼音chě dàn,本意是淡化,比较浓的东西,一扯开就淡了。经过后人附会演变,就有了闲扯、胡说、犯贫、不相干的意思。大多以东北方言见多。出自明沈德符《万历野获编》:今上初年,高新郑被逐家居,患家末疾,忿郁无聊,每书壁及几牌云“精扯淡”三字,日以百数,则华亭、内江、江陵诸郄在胸中,已渐消化矣。


    https://www.zdic.net/hans/%E6%89%AF%E6%B7%A1

    不算那种说

    吃完不少西瓜后
    隔了一会儿
    这会儿就想听ZAPPA的Watermelon in Easter Hay
    听到这会儿
    我有些听到这首歌在说些什么
    它在说,你在说什么

    幸运

    听着印度音乐
    我撕开老奶奶花生……有老奶奶花生吃……还听着这个……
    可能也是一种
    幸运
    有时在玩笑中
    她说可以啊现在就给你给你烧非常多的冥币
    而我从冥币功能的角度
    点明她完全是在扯淡
    想到这个
    是因为刚在想
    不如烧花生米
    但不要烧太多
    最好不要烧
    最好带过来
    能坐下
    歇会儿
    嚼点花生米
    喝不喝都行
    最好不要把花生米掉到地上
    不然还得我爬出来捡起来吃掉

    文件夹

    不断的资源
    不断的下着
    不断的雨
    终究还是断了
    桌面中的桌面
    后者是系统迁移前打包出来的文件夹
    文件夹里
    塞了好多子文件夹
    当资源不断的下下来
    在这个号称为桌面的打包文件夹之外
    又平添了两个
    初来乍到的文件夹

    老司机

    给她匀了三分之一左右啤酒后
    留给我的是三分之二啤酒
    她说,半杯一杯就喝的挺爽,大意,让我想想她的原话
    但我想不起来了,这或许意味原话不重要
    喝完这罐后,我将它捏扁,放入那积攒着各种瓶瓶罐罐的大塑料袋
    经过冰箱时
    我想,可能是她帮我分担掉了些酒,我的直接感觉包括,她不想让我喝多
    有时就是这样,在没话说的时候,我也会说,有时就是这样
    挺奇怪的,这两天有时候几分钟上下的时间里,我,或者谁,就忘了要说啥,或干啥
    我还是得想想
    想起来了(与自己更搭关的,在我这,势必更不容易忘掉)
    一种属于我的秘密
    或许会激起属于她的介意
    在这块领域
    我脸上的油微微冒着
    它流淌下来
    滴在屏幕上:老司机

    20-8-14

    水珠附在啤酒罐上
    我可以看到它们的样子
    如果同样样子的水珠
    这样附在啤酒罐的内壁上
    那么什么成为了镜子
    如果不同样子的水珠
    那样附在啤酒罐的内壁上
    那么什么成为了区别

    当我在闲鱼上大肆买卖

    今天到了公司发快递,东西没问题,数据线和充电器一并送你了
    那真是谢谢你了,有些幸运的感觉

    有钱……真好
    我不禁那么说了出来

    雨后 2

    清晨的鸟叫
    甚至使我撒尿时的鼻息里喷出了一些欣赏
    在我更年轻的时候
    我曾在慧丰烤翅的小桌边
    在大伙儿谈论到李志时
    说,我还挺欣赏他的
    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位乐评兼小说家师兄和他后来因为出轨被他挂名为Liar的靓丽女友
    坐在我右边的就是赖皮赖小皮,我总是念念不忘乐评兼小说家师兄在我精神状态不佳的时期欠了我两三千稿费
    就像我总是念念不忘
    在表达对李志的挺欣赏后
    引来了他嗤笑我在装逼的表情
    苍天在上
    论装逼
    我想
    我不是他的对手
    后来
    我渐渐的长大
    或许
    也就是那种渐渐的老化
    关于李志
    我听到了一些海底捞一般的消息
    甚至略微没想到
    认识的人里头还有帮他在发货的
    那时候
    我已经很久没听他了
    或许就像现在
    几乎再也不会听他了
    有些奇怪的感觉
    如果一位像是孔叔这样的熟人
    跟我谈论到最近又听了下李志李志为啥被封了这样的话题
    我会想,他怎么还在问我这个呀

    垃圾评论

    与垃圾评论相伴
    我删除它

    夜黑吗

    夜黑吗
    黑色蓝边的鼠标垫
    黑色的鼠标
    夜黑却也蓝起来时候开着的灯
    昨天
    在网络上
    看到好几次提到北京暴雨相关的
    雨停停来来
    最过来的时候
    我用抹布和一团餐巾纸
    引导着墙上下来的雨水
    一个麦当劳纸杯
    在接水的位置
    那或许代表了我在麦当劳度过的时间

    以前看不清的

    利用手机屏幕的高分辨率
    他们塞入了小字
    有包裹
    虾米唱片店
    是我最近看到的两个
    一个飘在
    我的快递
    的右上角
    一个趴在
    虾米logo
    的最下方
    都属于阿里
    阿里真是……
    我用阿里真多啊

    最近
    我关闭了网商贷和花呗
    或者说
    我总算有权限关闭它们了
    甚至微信我都想关掉

    那种关掉
    注销掉
    像从一个熟悉城市熟悉世界消失掉
    我还没有注销微信
    基于类似以下几种原因
    有人可能给我转钱
    要联络我的人通过微信联络我更方便
    家里人可能问咋回事啊(不过我都想好了就是不想用了呗,后续他们自己消化吧)
    我难免有时要用微信付款或撸羊毛
    留它也没啥……
    照此看来
    我确实不够彻底
    这个确实
    我确的是自己的实
    从搬走底盘上
    我已经有了自己的眉目
    (有时
    对眼线无需求
    给了我产生这种眉目的空间)
    想到
    立秋刚去
    不免有些秋天那种
    滋味

    2020 立秋
    我回车下去

    原来8月6日
    就是立秋
    可能就是那晚
    有声音随着酒气
    像是拍打过来了
    立秋

    立秋来
    立秋去
    来的好
    去的也好
    我对于立秋的感觉
    好过许多对人的感觉

    有一说
    爱是天然的安慰剂
    我需要安慰吗
    我知道我不是那么需要安慰
    这可不像前几年我外公去世的时候
    我还会在电话里说到你也没安慰我啥啊!不过我也没安慰你啥……
    现在
    这样关于安慰的话甚至认识
    我也不是那么需要

    就像立秋一样
    有时更多让我记住的
    是那仿佛一霎的一下
    是草坪旁说88前他就要搬家
    他比我拍拍他肩
    更多的拥抱了我一下
    我很少拥抱人,尤其主动的,尤其哥们
    那对于我是个有些小小尬住的时候
    但他的抱
    是我能记住的那种立秋
    那是在大暑还是颗种子的时候
    或许我还想说说关于暑的部分
    一个两个挺多个冯志申在的夏天
    暑假,清晨,三市,缸鸭狗,世界地图册
    望湖市场,迁往宁波
    一届届美洲杯中的其中一届
    一茬茬活韭菜中的其中一次烧烤
    一位情景喜剧的男主角
    如果有谁陪伴过我
    去习惯甚至不在意夏天的酷热
    冯志申和我们头顶上的吊扇
    见证过
    也或许早已被后来的住客
    替换

    老实

    老实
    先来后到

    可能奴性
    也是这样

    不说你
    我说我自己行吗

    老实给你
    奴性给我

    88

    而没过一会儿
    我想


    一遇主人就乖

    也不一定
    狗爪
    正伸缩在
    独居主人的尸体上

    阴暗
    带来阴暗的狗

    光明
    带来光明的狗

    语气词
    带来语气词的狗

    谁是主人
    也有些时候
    我(傻傻)分不清楚

    20-8-6

    从传媒大学到四惠东
    从四惠东到军事博物馆
    从军事博物馆到郭公庄
    应该是郭公庄
    起初我不知道去的是郭公庄
    在换乘站里
    可能是1号线通行的时间较长
    我主要锁定的是军事博物馆
    我想
    军事博物馆
    不错的换乘站

    而它的前面一站
    是木樨地
    到木樨地时
    我睁开眼看了看站牌

    起床新闻

    “1979 年,已经 45 岁「高龄」的钟道隆开始自学英语,仅用了一年时间便成了口语翻译……”
    “由于钟道隆公开了复读机的工作原理,并最终放弃了专利权,市面上很快就出现了各式各样的复读机产品……”

    21
    41
    86了
    老……
    老哥
    老,老爷子
    钟隆道!
    钟道隆。

    垃圾佬

    联合国近期发布了 《2020年全球电子废物监测》,报告称,2019年全球产生了5360万吨电子垃圾,创下了历史之最。

    ……

    其中,小型电子产品占据了去年电子垃圾的最大份额,约32%。电子垃圾已经成了世界上增长最快的生活垃圾,人均7.3公斤。

    ……去年的电子垃圾重量远远超过了所有欧洲成年人的体重之和。

    ……

    今天最酷的产品,可能是明天最难搞的垃圾

    ……

    广东的贵屿镇,是我国民间电子垃圾回收分解最为集中的地区……

    不过报告还显示,仅去年的电子垃圾,就可以开采价值 570 亿美元的黄金,铜,铁和其他矿物……

    ……

    而科技公司背后的「计划性报废」策略,也让电子产品的使用寿命变短。

    他们有计划地在一定时间内让手机功能系统「报废」,让时尚风格「报废」,让手机内部元器件越来越紧密又精密、脆弱的部件越来越难维修,且维修费用极高而「报废」,从而让消费者越快掏出口袋里的钱购买新机。

    所以,要从源头解决电子垃圾的产生很难,因为人们永远想购买新的电子产品,以跟上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我们根本无法阻止电子产品「扶摇直上」。

    ……

    回收技术跟不上电子废物不断增长的速度。

    ……

    控制危险废物越境转移及其处置的《巴塞尔公约》,也就是禁止将危险废物从较发达的国家运往欠发达国家,也经常被违反,多年来,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一直是发达国家废弃电子产品的「倾倒场」。


    https://www.ifanr.com/1354992

    *该网站也有不少新闻评测什么的,写的可不止是狗屁不通;
    *复制并准备再次复制时,我发现这篇文章的每个阿拉伯数字前后都有空格,2个或1个空格,如果前后都是汉字,则有2个空格,如果前头或后头有一个符号,比如32%,则原文32%前头有1个空格,依照习惯,我删去了这类空格,我想,作者是用苹果电脑写的吧,或者应该这么说,作者是用某款苹果系统里的软件写的吧,该软件或该系统的某种设置,使之产生了这类空格,我想,也有一定可能,作者用的是Windows或安卓,但依照这类网站经常随地大小便出来的苹果烙印,较大可能上,作者用的是苹果系统,可能是iPad OS什么的;
    *也有可能,是作者有意安排了这类空格,就像这次换行一样;
    *也有可能,是作者上传这篇文章的后台系统,统一出了这类空格。

    箕踞

    老而不死是为贼

    拼音: lǎo ér bù sǐ shì wéi zéi 简拼:lebsswz

    解释: 责骂老而无德行者的话。

    出处: 《论语·宪问》:“原壤夷(1)俟。子曰:‘幼而不孙弟,长而无述焉,老而不死是为贼!’以杖叩其胫。”

    后以为指斥老而无德者之辞。

    《四书》解释:原壤叉开双腿坐着等待孔子。孔子骂他说:“年幼的时候,你不讲孝悌,长大了又没有什么可说的成就,老而不死,真是害人虫。”说着,用手杖敲他的小腿。

    钱穆《论语新解》:原壤:鲁人,孔子之故人。
    夷俟:古人两膝着地而坐于足,与跪相似。但跪者直身,臀不着踝。若足底着地,臀后垂,竖膝在前,则曰踞。亦曰蹲。臀坐地,前伸两脚,形如箕,则谓箕踞。夷即蹲踞。古时东方夷俗坐如此,故谓之夷。俟,待义。夷俟,谓踞蹲以待,不出迎,亦不正坐。
    无述:述,称述义。人在幼年,当知逊悌。既长,当有所称述以教导后进。
    老而不死:此等人,无益于世,老而不死,则是偷生。相传原壤习为吐故纳新之术,从事于延年养生之道;恐因《论语》此言而附益之。
    是为贼:贼,偷生义。
    叩其胫:膝上曰股,膝下曰胫。以其踞蹲,故所叩当其胫。此乃相亲狎,非挞之。
    今按:礼度详密,仪文烦缛,积久人厌,原壤之流乘衰而起。即在孔门,琴张、曾晳、牧皮,皆称狂士。若非孔门讲学,恐王、何、嵇、阮,即出于春秋之末矣。庄周、老耼之徒,终于踵生不绝。然谓原壤乃老氏之流,则非。
    【白话试译】
    原壤蹲着两脚不坐不起,以待孔子之来。先生说:“年幼时,不守逊悌之礼。年长了,又一无称述来教导后辈。只是那样老而不死,这等于如人生中一贼。”说了把手中所曳杖叩击他的脚胫。



    中国古代称东部的民族:东夷。九夷(古时称东夷有九种)。
    中国旧时指外国或外国的:华夷杂处(cdiào)。
    平,平坦,平安:化险为夷。
    弄平:夷为平地。
    消灭:夷灭。族夷(诛杀犯罪者家族)。
    等辈:“诸将皆陛下故等夷”。
    古代的锄类工具。
    古同“怡”,喜悦。
    古同“痍”,创伤。
    姓。
    险 [1]

    孔子骂他说:“年幼的时候,你不讲孝悌,长大了又没有什么可说的成就,老而不死,真是害人虫。”说着,用手杖敲他的小腿。

    例子: 常言道:老不死是为贼。正是你这样人! ◎ 元·无名氏《盆儿鬼》第三折

    词语辨正编辑

    老而不死,就是害人虫吗?这句话是否有不尊重老年人之嫌?
    “老而不死是为贼”译作“老而不死,真是害人虫”, [2] 有违儒家“尊老敬长”思想。为什么人老了就应该去死,不死就是害人虫?何况孔子比原壤更老,岂不是说自己更该死吗?所以决不是孔子说此话的本意。
    这个译文:“老了还给别人做坏榜样却不去死,这是个害人贼啊”(刘小烽嬴嘉丽)。
    此译文,认识到“老而不死是为贼”,是孔子责备原壤叉开双腿坐着(不给他人做好榜样)的愤切之语。而不是说原壤老了就应该去死,不死就是贼。所以意译作“老了还给别人做坏榜样却不去死,这是个害人贼啊”,这样就指明了孔子的本意,即:人老了更应该给别人做个好榜样。丝毫没有不“尊老”的意思。


    https://baike.baidu.com/item/%E8%80%81%E8%80%8C%E4%B8%8D%E6%AD%BB%E6%98%AF%E4%B8%BA%E8%B4%BC/5115985

    奶油芝士条

    奶油芝士条
    我找了几下
    才找到它不明显的价格,13.5
    某种程度上
    我是过分的
    买了一瓶8块钱1.25升的三得利乌龙茶
    优惠了1块(很好!)
    付了7块
    拿走了13.5块的东西
    但经常
    我就是这样的

    没装宽带时

    闲鱼是阿里小宝卡的免流app之一
    因为闲鱼在阿里小宝卡免流范围里
    也因为业务(一阵一阵的,就像消费欲一样)
    我去闲鱼很多
    我感觉我去了个指定场所

    我看着墙上挂着的剪刀
    主要看着它湖蓝色还是什么蓝色的握柄
    在抽油烟机的声音里
    我看向抽油烟机
    广州樱花电器……
    是我再次看到的(之前看到过,当时想,房东还选用了樱花电器,再看看,煤气灶和电热水器也是樱花的,哦,房东选用了一套樱花电器)
    我看着它,想
    墙上那剪刀湖蓝色还是什么蓝色的握柄
    就是这里的樱花吧
    而没法兼顾的是
    差不多煮好的面
    在打字的时间里
    多膨胀了一些
    也就是坨了起来
    芥菜那锅里
    倒焖的还行

    20-8-3 3

    今天想起几次
    老而不死是为贼

    小龙虾

    一只透明塑料手套(剥小龙虾那种)
    覆盖在井盖上
    我拍下它
    井盖属于北京移动
    我要帮北京移动打个广告
    在该地区唯一还有2G网络的运营商

    条幅

    “占道经营有碍交通 无照经营有碍公平”
    城管现在没出现
    我主要看到的
    有坐路边问我要钱的,一条小青虫爬在她的左脚袜子上
    有下象棋的老人
    有修车摊暂歇着的老人,脸很红,猴屁股那种
    有在手里打发旋转着名片&微信收钱码的胖中介
    他也在这家手机店里
    在我询问老板是否回收手机被秒拒后
    他刚好也准备暂时离店一会再来拿
    他同时转过来的头黑黑的胖胖的随着我和老板的一问一答嘿嘿笑着
    一道给我添加了几个响指的前戏
    刚打着快板拉着蟑螂神药的那人被我再次碰见
    这会他坐在这条路边很可能他随身带着的收音机里
    正播放着一则大连市委相关新闻

    20-8-3 2

    下线
    88
    这连绵的一天

    没打着

    常在夏天活
    哪能没有蚊子

    牛舌酥

    6点14
    还没睡
    刷完牙后
    我还是决定来个甜的
    就像我的前辈一样
    在条件满足时
    我喜欢边打字边吃点甜的
    我摸向冰箱
    摸出来她昨天买的一袋稻香村里其中一个小纸袋
    之所以摸出它
    是因为它看起来明显更小,应该是个打开过的
    现在
    我已经吃完了里面那块东西
    我不知道它叫什么
    价签或许包含名称,我想
    在“北京稻香村”后头,有一块被撕扯过的内容
    我折叠回来封口,“牛舌酥”在封口的背面
    那想必它,就叫牛舌酥了

    后来我又开了一个袋子
    吃光了里头的两块“港式蛋糕”

    20-8-3

    一个褪色的价签
    在圆形针盒的底部
    那是我之前从没有注意到的
    6081/3或608143
    是我隐约看到的
    一道还算可以的红线
    穿过这些数字的腿部

    心学

    刘家义表示,对党忠诚、对习近平总书记忠诚是最基本的政治品格,必须把忠诚铭刻在灵魂深处,来不得半点虚假。而在中纪委对鲁炜的通报中,写在最前面的问题就是其“阳奉阴违、欺骗中央”。

    此外刘家义还指出,党员干部必须自觉加强党性修养和党性锻炼,修好共产党人的“心学”,拧紧总开关,守好共产党人的精神家园。对比之下,鲁炜的“目无规矩、肆意妄为”也体现出其卑劣之所在。

    在安徽,省委书记李锦斌主持召开的会议中,还通过了一份文件,题为《中共安徽省委关于以鲁炜等案件为反面教材在全省党员领导干部中开展“讲忠诚、严纪律、立政德”专题警示教育的安排意见》。

    李锦斌同时在发言中提到,安徽不仅要以鲁炜案件为反面教材,还要“联系我省发生的陈树隆、杨振超、周春雨等案件”,做好专题警示教育的系列动作。

    与鲁、皖两地同期,全国多地展开了剖析鲁炜案的警示活动。


    https://news.sina.cn/gn/2018-05-03/detail-ifyuwqfa5634030.d.html?vt=4

    清晨 2

    一粒头孢
    一粒褪黑素
    没有止疼药

    而我逐渐明白
    问题不在于睡眠
    而在于我不想睡

    提醒事项 2

    生意不错
    走的路程增多
    宅的范围减少
    看别人在卖“本人居住西城”
    点进去“接北京跑腿代办业务”
    我感觉这可能成为我的一个新业务点
    我需要这些纸袋子和文件信封夹吗
    在他的兜卖页面里
    配图就是这个
    我可以把它保存下来截截图再上传上去
    “本人居住朝阳”
    我截图整个页面
    作为提醒
    有时我的提醒在照片库里
    有时在提醒事项那个app里
    iOS升级到13以后
    提醒事项也跟着升级了
    升级后的提醒事项
    没法与iOS 13以下系统里的提醒事项同步
    也真是奇葩
    这个为啥不给同步
    作为现役的iOS 12用户
    我觉的这不好
    网页版倒是可以
    但网页版在手机上使用时
    输入延迟非常严重
    我甚至要换到电脑上的网页输入
    在那里
    我在一个前一天好不容输入进去的“滴”字后
    继续输入“WD40入IP6静音键”
    于是
    “滴WD40入IP6静音键”成为最近那个提醒事项
    我完成了它
    完成的挺傻逼
    我没有执行好“滴”这一步
    将WD40一股脑喷了进去
    不错
    静音键应该好使了
    随后
    WD40作为一种油或包括油的液体
    逐渐教训了我的屏幕
    变色
    亮斑
    液晶或背光板被破坏了
    有80换一块背光板的
    有说得换屏幕150换屏幕100最低换背光板的
    有聊着看着感觉还行后来又渐起杀猪微笑报出180换背光板的
    我在第二家停留的最久
    他家不卖螺丝刀
    他说只有自己干活用的螺丝刀
    我借用了他的螺丝刀
    并询问了一些他更在行的
    他看着像是广西或福建那片的人
    他快收摊了
    他总体还算耐心
    一只大号的蛾子或大飞虫
    飞进了店里
    他的注意力有些被这只不断冲撞在天花板上的大飞虫吸引了(我也是)
    我做出了最后决定
    扫了10块作为打搅费并看到他相对满意的表情后
    告辞了
    下一家手机维修店
    我印象中在往前路口快拐弯那地方
    他家也不卖螺丝刀
    他说螺丝刀都是他们自己干活用的
    一个看着还有些娃娃脸的小伙
    一开头在我说了自己手贱把油弄进了屏幕后
    他还有些像对上暗号的笑出来了一下
    当然,唉,后来开出杀猪价的也是他
    是的是的
    我的腿与一个提醒事项联系上后
    走了更多的路
    不一会我就要回去了
    我从这边回去吧
    发现又走错了
    我往外绕去
    两个骑着童车的小孩
    从我身边擦过
    我心里在说着,放心吧叔叔不是变态
    小心呀可能有人会把你们拐跑啊这块地方还有些黑呢
    我继续往前
    作为今天看到热辣感觉的四五位女性中的一位
    最后一位
    与我共同走在这条基本上整条路都不够亮的路上
    她那么走在我前面
    我那么走在她后面
    有两三次她以一些警惕更多的注意力
    注意着后头的我的情况
    我的脚步不算那么那么坦荡
    我的步速势必更快
    一辆外放着歌曲的彩灯电瓶车迎着我们的面过来
    歌还行
    驾驶者因为闪烁的多彩车灯
    在这条夜路上仿佛吸走了所有光线
    我对了两下
    也不是特别看清他
    不一会儿
    我从外道超过她
    步速均匀,带着今天几趟路上都有的
    今天我就是来操你们了的小小力量
    往前走去
    不知道为什么
    我忽然打起了响指
    一路打了半路
    一个不知道什么鸡巴单位还是什么鸟地方门口
    几声仿佛来自藏獒的狗叫
    略略分散了我对响指的聆听
    我往里看去
    一条比金毛更大的黑狗
    正像个傻逼一样顶着门往我这喝着
    别激动
    我大概那么冲它表示着
    另一条小狗的叫声
    仿佛是大黑狗叫声的一颗卫星
    不知道尾随在哪个角落好像也在这门里头
    一块跟过来两三声
    我往前看去
    那辆离我远去的摩拜单车(哦应该不是,差不多的颜色样子,应该是美团单车了)
    背影渐趋黯淡
    我想他怎么就没挨到狗叫
    我渐渐熄灭了响指
    毫无疑问
    你是对的&LeaveMeAlone
    是我最近相对高压强的两个关键词
    如果您要搜索我
    不妨在这两个关键词里搜索我
    如果一定要给这两个关键词加一个期限
    我希望是四十年

    20-8-2

    难道刻意不求技术就不是一种技术,技术
    给你脑子里敏感词来一次提现

    金汤肥牛面

    在吃金汤肥牛面
    有时会想起李轶非家里冰箱上的金汤肥牛面
    加了苦瓜
    后来我也学会了在方便面里加些爱吃的绿叶菜
    冰箱里还有萎起来的香菜
    于是我也加了香菜
    戴着耳机有些热
    快吃完时我摘下了耳机

    Windows To Go

    一个失败的系统
    一个没有失败的情况

    当你是空气吗

    当我是空气吗
    有时候……算了不跟你说了
    你以为那么容易是空气吗
    你不知道空气有多屌啊

    香 3

    清理香灰
    我关掉风扇
    它跑的挺远
    一直跑到了鼠标垫那
    手机屏幕上
    都有几颗灰
    我可以认为
    那是香的口水
    清理香灰
    我使用餐巾纸
    餐巾纸是用过的餐巾纸
    用过的餐巾纸可以用来清理香灰
    也可以用来清理别的
    我挪开
    占据在清理面积里的若干他物
    用餐巾纸
    擦拭着桌面
    一会儿
    我将再打湿这团餐巾纸
    来完成湿润版的擦拭
    果然
    我打湿了它
    如此
    擦拭后的桌面一角
    露出了
    比之前更干净的白净度
    有时
    有人问我索要餐巾纸
    我从用过的餐巾纸片里
    撕出一半
    给她
    她说
    变态
    在V站上
    有一个帖子
    围绕苹果强调自己环保希望地球在2030年等它环保成果的公众号推送
    展开了
    两栋楼以上的讨论
    一个回帖里说
    环保可是刻进中国人骨子里的
    我也想
    他可能说的是节俭
    节俭
    跟环保
    是两回事
    节俭
    可能环保
    也可能不环保
    另外
    我对着那个大概说
    别什么事情都扯上地球地球鸟你是谁啊的回帖
    点了点头
    有时
    某个网站
    某个社团
    某个集体
    可能就像一个论坛
    有的论坛有趣
    有的论坛没劲
    同理类推于
    网站
    社团
    集体
    并想到了
    一个站在国旗下
    升国旗的早上
    在傍晚
    可能国旗要被收下
    在明早
    可能国旗又要被升上去

    香 2

    一捆香
    就像一捆面条
    面条一把把
    放入锅里
    香一根根
    插入咖啡粉里

    一捆香
    可能是房东留下的
    招财香
    上面标着
    为了香的味道
    为了活动的小飞虫
    我点上它
    有时一根
    有时两根
    风扇
    集中吹向我
    也集中吹过香
    香灰掉落到杯外
    杯里
    是收集后发霉了另作此用
    的咖啡粉
    我按下
    遥控器上的
    左右送风按钮
    有一下
    以为关了风扇

    自右往左
    自左往右
    在这样的递送里
    香灰
    不一定
    每每
    都掉到杯外

    三明治

    西红柿
    夹着鸡蛋
    芝士
    西红柿
    鸡蛋
    芝士
    西红柿

    提醒事项

    滴WD40入IP6静音键

    20-7-30

    你快点进去
    关灯睡吧
    不然明天起不来
    我再看几个帖子就睡
    放屁
    你都看了一整天了
    我再学习点数码知识就睡
    你学的都是歪门邪道
    你进去睡吧
    赶紧关灯睡吧

    回收

    谁要收你的啊
    皇上
    皇上会嫌弃你的
    一拆开
    发现里头东西全换了

    20-7-28 3


    好想操斯嘉丽啊
    操你妈
    好想去纽约
    走路去纽约~~
    去吧
    爬着去吧

    20-7-28 2

    系统升级
    也不知道有多少流量
    不要系统升级!
    人家系统升级
    不是我系统升级

    也看不到用了多少流量

    你打个电话告诉它
    不要系统升级
    立即停止……
    神经病
    我刚看还有500M流量
    有500M吗
    你要用吗
    没事
    一会儿吧

    屁屁子

    我靠近冰箱
    她挂到我肩上
    不要影响我
    晦气的人
    你才是晦气的人
    我打开冰箱
    拿出酒
    是边林朋友送给边林边林又送给我的
    53度二锅头
    我喝着不错
    我离开冰箱
    往矮桌走去
    明天吃松花蛋吧

    她蹲在那打开后
    还没有关上的冰箱边
    端详一个明天的想法
    我放回酒
    可能她一会儿会关上冰箱

    20-7-28

    矿泉水瓶里的水
    大概被倒掉了五分之一
    当然
    有风扇在吹
    有音响在放歌
    这些
    都是我后来联系到的
    一开始
    我只是
    看到了这个水瓶里的水
    感觉它在晃动
    又看了看
    确实在晃动
    我想
    怎么在晃动
    后来我想
    大概是地面一直在晃动

    谁啊

    有一本书
    是我大一时
    上传播学概论的时候
    毛峰推荐的(毛峰后来听老二带着搞笑腔说,毛峰出柜了,但我感觉是疑似出柜,因为老二只是说,毛峰在朋友圈里,好几次连发了九张十八张肌肉美男的照片,并截图给我们看,我们听到看到后的反应,简单讲,是哈哈哈哈哈,对我来讲,毛峰是个不错的老师,是我碰到不少挺不错老师中的其中一个,我的毕业论文导师,忘了,是抽的,还是自己找的,我感觉是自己找的,也是他,我毕业论文写的是马尔库塞《单向度的人》的一些读后和周边感受,在快打出马尔库塞的时候,我的嘴角,微微抽动了点,我找找,那篇论文叫啥,找到了,叫《网络社会的“单向度化”:一种媒介环境的文化分析》,哈哈,那时候还正儿八经取过这样的标题呢,可不,论文嘛,印象中,这篇大概70%是自己写的,30%差不多是抄的,就是这样的,那时候,我对于论文以及学业的主要态度,就是不要花掉我太多精力呀,这篇算花的多的了;前后脚,在搜向马尔库塞时,论文的名字并没有出来,但出来了马尔库塞这本书的副标题:发达工业社会意识形态研究;对于关键词来讲,单向度覆盖了两者,即书名和论文名;对于眼睛的定格来讲,意识形态,是眼睛过去时,停留了下,并带些讽刺的嗡嗡声的;仿佛有人甚至有时的自己,能把清什么是意识形态,意识形态怎样了,意识形态这样那样了,真的吗;在我与自己以及其他人的接触中,关于意识形态的正负甚至折中看待,多少都会让我听到那啪啪啪的声音;啪啪啪,不是指代做爱的啪啪啪声,是指打脸的啪啪啪声;蛮多时候,我算喜欢听到这种声音。)
    我一直记的这本书的书名
    叫《交流的无奈》
    我也一直没有去读它
    在刚知道这本书的时候
    以及后来的有些时候
    我想到它的书名
    就感觉已经读过它了
    这样,不一定是这样的
    我从硬盘的电子书库里
    试着搜了下这本书
    哦,有,我拖出它,拖到桌面
    回头再拖到电纸书里
    我记的我还买过它
    可能卖了,可能没有,可能在宁波家里的什么地方
    关于它,剩下的最后一件记的的事情是
    翻译这本书的人,我记的姓潘,为什么我记的他姓潘呢
    是因为,他是耗子的舅舅(操,我电话问了下耗子,耗子说没错啊,是他舅舅,潘忠党,我一听忠党,操了一声……怎么样,忙吗,就那样,苦逼呗,行啊,那改天……说了好几次改天了,哪天碰一个吧……),当时,在课上或什么时候
    在说到这本书时,耗子说了,这本是我舅舅翻译的
    我想,是嘛,可以啊,小伙,耗子很快搞来了这本书
    可能作为专业推荐读物之一,我们也陆续搞来了这本书
    耗子较快的读完了它,大家不同进度的接触着它
    很快,在小西天赖皮的住处,他跟我一块去找了赖皮
    那是我们都还算写诗且刚刚开始写那么几首诗的时候
    我记的,我们都给赖皮看了最近写的几首
    那时候,赖皮对我而言,是阿黄出现之前,有些导师感觉的一位师兄
    我忘了,是不是以前那么称呼过阿黄是导师,应该称呼过吧
    赖皮,相对比较中意我的那么两三首或几首
    在赖皮住处那福建风味的床铺上(后来,赖皮快离开北京前,也是在小西天的住处,他笑嘻嘻道,回去好啊,每天都有干净衣服换,确实,在小西天,我们好像都没怎么看到洗衣机,以及更大的洗衣机)
    赖皮比较认真的看了并辅导了几下我和耗子
    那天晚上,我们就睡在了赖皮那
    是个冬天晚上,在跟耗子,一块挤在赖皮床上还是另一张沙发床上时
    那天晚上,我记的我写了一首诗给耗子,我再找找,嗯,又找到了:

    耗子

    我有个室友
    叫耗子
    他现在就躺在我右边
    他说
    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到现在
    他一直被人叫作耗子
    中国人的想象力
    由此可见一斑
    他还说,可以想象
    工作头几年
    我还是会被人叫作耗子
    我说
    等你身体发福的时候
    他们说不定
    会叫你老徐
    或者,徐老师

    后来
    可能大家都工作或准确讲
    进入社会两三年三四年后
    徐颢这小子(徐颢这名字,在打出来后,感觉是这样的……)
    果然有人叫他徐老师了
    又过了三四年或几年
    我在上海爱奇艺分部也就是被收购后的原PPS什么的
    上班,那时,是我工资最高花钱最爽的时候
    我的直接上司,是一位不时会提到自己北大毕业或偶尔要找杨澜姐帮个忙一块做个自制节目的母Gay,他工作上挺卖力的,管辖下属方面,风格不太招我喜欢,但总体上
    彼此也有还算放松的时候,比如,一块去北京开年会住在昌平一个温泉度假基地还是什么地方,同住一间,关于一枚褪黑素的记忆,或者,在劝我缓缓辞职的二人饭局后
    我陪着他,往迪卡侬还是什么地方,路上有个办健身卡还是什么卡的(那时,了解一下,还不是流行语),他速速的留下了手机号,刚走出两步,就告诉我他留了个假的,可能还带声哼这样的语气,有他的,我心想,后来,比如今年,有时碰上谁路边刮擦后,留了一个真手机号,惹过来一身骚,我会想起那天晚上的迪卡侬附近,心里还是想到,有他的
    说回来,这位母Gay
    就挺喜欢叫我陈老师的,可能是因为我负责编剧攒台词,是某种脑力劳动者,或者,肯定我身上什么地方能联系上老师
    对,那阵,陈冠希艳照门后,陈老师的称呼,还回响在祖国大江南北……
    对,还有一位,他叫那一位丁老师,丁老师挺不错的,是个湖南仔,发型是比较打理的
    做美术方面的工作,坦白讲,有些土潮,但丁老师拥有的一股自己的蹲桩一般的什么感觉
    使这股土潮,倒也没有啥,那时候,丁老师有时会喊我一块去夜店,或者上他家吃饭
    总体来讲,形势是有些矬男乐的,嗯,老师老师……

    就这样吧
    只是从想到交流的无奈开始的
    交流无奈吗
    谁交流谁有谁的什么无奈吗

    三分之一

    厕所的纱窗开了后
    除了声音
    邻居做饭的味道
    也更容易闻到了

    我在厕所里
    泡屁股
    闻到
    对门
    像在做炸酱面
    过了会儿
    大概做好了
    爹喊儿子
    来拿过去
    这儿子
    搬过来前
    她就跟我说
    旁边有个男的
    经常在那叫
    好像是个儿子
    不知道咋回事
    好像叫他爸给他送东西什么的
    搬过来后
    我想
    对门那像是十五六岁小孩的声音
    应该就是她说的
    那个经常在叫的
    男的声音
    因为
    那声音确实经常在叫
    比如
    有时
    大概拉屎的时候
    向他妈嚷嚷
    妈!把手机给我拿过来!
    他妈大概没那么愿意给他
    或者其他的嚷嚷

    他爹大概把面做好了
    喊他过来拿
    他爹说,自己去拿碗
    他说,哟
    轮到拿馒头的时候
    他大概嫌少,不够吃
    他爹说,你就吃这些,不然我们俩没的吃了
    他爹说,自己去舀勺酱,加鸡蛋
    他说了点啥
    他爹说,他妈的你就给我吃吧
    他爹说,你鸡蛋就三分之一,别拨多了,剩下我们俩得吃
    他爹说,就一勺,一勺就行
    我想
    他爹的声音
    应该就是
    早上
    那个像是睡过了一觉,低声说话的男的声音
    早上
    他的声音
    带着一晚休息后的清晰
    且远远没有正午的感觉
    而现在
    已是下午
    接近傍晚
    他的声音里
    有傍晚烟火的疲惫

    南瓜汤

    西葫芦的皮
    削起来是那么容易
    南瓜的皮
    削起来就没有那么容易
    或许
    我削的不对
    或许
    就不应该削它了
    只是
    当我
    想做一锅南瓜汤
    我还是得
    一下下
    削过去
    削的不好
    有些肉
    跟着削下来的皮
    露在

    我拿起
    带肉的皮
    啃掉
    皮上的肉
    或许
    它不应该称作是肉
    它啃起来
    味道不错
    我想
    照这个味道
    南瓜生的就能吃吧
    我切开它
    这买回来时
    就是段状的
    折价南瓜
    一定截面上
    也减少了
    处理它的功夫
    在我的做法里
    我喜欢
    把南瓜籽
    一块入汤
    就像
    在吃香瓜时
    我喜欢
    把香瓜籽
    一块吃下

    口齿 2

    纱窗
    被花洒冲洒后
    露出了
    它相对崭新的成色
    清晨
    胡同里
    并没有邻居
    在抱怨
    这地上怎么那么多水啊
    (随着
    冲洒出去的脏水
    或许
    已在清晨
    干掉)
    只是
    对门某间里
    有个像是睡过了一觉的,男性声音
    口齿本地的,低声说了几句什么
    他说的,挺清楚的,我并没有太去听,他说了什么

    麦多多

    两台坏手机
    搞坏了一个PD快充头
    想到这
    我拿来手机
    将闲鱼里的“麦多多Mcdodo PD快充旅行充电器”
    改成了“麦多多Mcdodo PD快充头旅行充电器”
    它的售价
    已经降低了10元
    “下午忽然不能用了,懒的研究了。
    限北京面交,可送到地铁闸口。”
    商品介绍
    紧随标题
    它们在页面里
    看上去是整块的

    /

    给两台坏了的手机
    分别试着充电开机/电池续命后
    PD快充头坏掉了

    起初我想
    可能也是线的问题
    后来
    我用不同的线
    应需搭配转接头
    排查了一下
    感觉是快充头的问题

    后来
    基本就锁定是它了

    /

    在论坛上
    有时
    一个回复
    在说到“基本怎样怎样”后
    这个回复
    会被后来的楼层
    引用或回复到(功能上的@)
    “自信一点,去掉前面两个字”
    大概这个意思

    /

    为了救一根
    剥开后没注意
    正掉落下去的香蕉
    右手小拇指的指甲
    在右腿膝盖附近
    铲出了一道血痕
    血很快冒了出来
    也是因为碘酒太多了
    想能用多用用
    我沾了沾碘酒
    将它,涂抹,刮擦,覆盖到了
    血痕上

    /

    确切讲
    是碘伏
    不是碘酒
    伤口对它们的反应
    区分了它们

    /

    这个麦多多PD快充头
    还是我在安亭泊寓楼下的7-11偷的
    那家7-11
    被我偷过不少东西

    /

    有一天
    我将一只从市中心一家高级酒店对面
    店面面积相对较大的全家便利店
    偷来的充电宝
    寄卖到了
    收货地址同样是全家便利店
    的一位疑似女性买家手中

    寄出前
    我想
    可能是有人从她工作的全家便利店里
    偷走了一个同款充电宝
    她得买一个补上

    又或者
    作为收货地址的全家便利店
    只是她附近的
    一个代收驿站
    或许
    她将在下班后
    从那家全家便利店
    取走它

    /

    如果我没记错
    作为收货地址的全家便利店
    位于浙江省的一个城市
    应该不是杭州
    印象中
    像是一个嘉兴之类的
    更小的城市

    /

    如果再讲究一点
    也就是一个浙江人
    偷了一个上海全家便利店里的充电宝
    再将之,寄卖到了一家位于浙江省的全家便利店
    收货的,也就是买下它的人,可能是浙江人,也可能不是浙江人

    /

    血痕
    收拢一些后的样子
    显的
    更耐看
    有一些像是被穿针引线后的样子
    更多的
    它像是给我提供了
    一个从空中
    俯瞰一个这样形状的湖泊
    的感觉

    /

    说不上
    是错觉
    我感觉
    是感觉

    /

    不同的人
    对于自己
    有不同的看待和类比

    扇动

    抽丝剥茧
    那属于蚕
    在蝉那
    突然一阵高频
    像抽出来的一个平层
    持续过去
    又暂歇回去
    分公母吗
    是母的发出了这一阵高频
    还是公的高频率扇动了翅膀
    或抽打了自己的耳光

    查询后
    原来
    只是公的
    在发出鸣叫
    照那个有20个大拇指的解释
    它们不是用翅膀
    也不是用嘴
    而是“腹部有专门的发声器官,靠震动鼓膜来产生响亮的声音,可传递一公里之遥”

    “在交配受精后,雌蝉,就用像剑一样的产卵管在树枝上刺成一排小孔
    把卵产在小孔里,几周之后雄蝉和雌蝉就死了”
    死的好啊
    说不定
    就是那种死得其所
    小孩
    经过树下
    想,甚至说了
    要是做只蝉就好了
    知了知了
    很快
    汹涌
    但相当容易傻逼的成年
    将以成年的声音问候他

    20-7-23

    听到部分的蝉叫
    听到部分的风扇声
    听到完整的风扇声
    听到完整的蝉叫

    某种

    不要用手指头抠牙齿
    这是我姨丈有一次看到我在用手指头抠牙齿时
    说的,用牙签呀,他继续说
    我仍然常常用手指头抠牙齿
    也在埋单后带走了桌上的牙线
    以初学者的身份使用并了解了它
    在它的一端
    透过洁白的塑料月牙
    是一个功能上与木牙签区别不大的塑料牙签
    牙线
    当它横拉在那里
    它像是锯子
    也像是弓
    食物的残渣
    牙齿对它的挽留
    都在一次次拨拉往外后
    88
    我只是想到了牙线
    也想到了牙签
    就像刚说的那样
    我仍然常常用手指头抠牙齿
    单独的
    私人的
    秘密的
    公开的
    在公开的其中一次中
    姨丈就在我的附近
    在那有些像是遍插茱萸少一人的推演中
    我们彼此投放在物理或许也是心理上的远处

    大暑

    大暑
    昨天是大暑
    在没有被睡眠之类
    切割开的时候
    没有昨天这回事
    只有日期的跳动
    大暑
    大汗
    开始更多了起来
    我想
    大汗
    是因为大暑吗

    时而矿泉水
    时而自来水
    时而忘记
    时而记得
    这几个月来
    我没有去过任何一片实质上的海

    承认
    有别于
    想象中的那样

    云南

    你在
    云之北
    受挫了
    你到
    云之南
    旅游

    沈奇伟

    沈奇伟
    是我的小学同学
    有一天
    在食堂打完饭
    我们吃到了
    他妈妈做的盐水花生米
    不湿
    收水收的不错(现在琢磨起来的)
    很好吃
    刚才
    我尝试用想象中沈奇伟妈妈做盐水花生米的方法
    煮出一锅盐水花生米
    水还是多了些
    火也没有提供到
    花生完全收水的地步
    经常是这样的
    关于火的部分
    为了少用点煤气罐里的煤气
    差不多行了!

    小君还是小筠

    空调扇
    啤酒
    毛笔字帖水写本
    茶叶
    腌豆角
    腌姜
    返还回来的笔记本电脑
    这就是他们
    给我们的
    有时
    通过别人的大方
    我领会到一些
    大方的唯一与超越

    经过一张
    立减10元这样的优惠券
    一个设定并漂移着的目的地

    一张单人沙发
    这是我出门二十来分钟里
    一块带回来的其中一件
    除了它
    还有一条烟
    一包生花生米
    在超市打烊前

    在靠近它时
    不远处理发店门口旋转的
    国际通用的
    理发店标志
    隐约告诉我
    它来自理发店

    在电话里
    或许是耳塞麦克风一同在晃动
    她们听出我在走路
    散步吗
    也是
    走路吗
    也听的进去
    我单手拎起它
    比我想象的沉
    将它拽在右胳膊窝里
    往回走
    靠外
    也近不少
    的那个门
    最近
    又可以通行了
    拦着的
    铁栅栏
    其中的两根铁条
    已经被一位邻居大叔
    在一个深夜
    剪除了
    那天
    我们路过
    看到了
    这样的情况
    夜色中
    他面目不清
    很快
    我将沙发
    作为共享单车的同类
    从栅栏上方摆弄过去
    再从那
    新近开放出来的洞眼
    钻回去

    一只飞虫
    在空调扇
    或清晨的召唤中
    窜入我的左鼻孔
    我停下来
    擤擤鼻子
    摁摁鼻子
    搞出它
    或在里头摁死它
    或许没有任何飞虫
    飞入我的鼻腔
    或许只是一个
    塑料颗粒一般的
    纸粒

    单人沙发
    果然是理发店的
    我将它
    推入厕所
    自然也是洗澡间
    我用花洒
    尽情冲洒它
    以使它
    洁净
    在通往洁净的路程中
    危险
    并没有出现
    很多碎头发
    从沙发缝里
    先是令我没想到的
    再是令我确定它是来自理发店的
    不断的
    被我拨弄出来

    好多头发啊

    都是谁的头发啊

    她在做面条
    西红柿鸡蛋拌面
    我不算饿
    也可以吃
    相对吃面
    我更愿意
    在汗水与蒸汽中
    尽快弄干净
    这台沙发
    很不错的沙发
    或许
    有一天
    一个人
    坐到它上面
    就像
    我将它搞回来的动机一样
    把双手
    搁在沙发扶手上时
    他会说
    不错呀
    那是
    高级着呢
    我或许
    会那么说
    再看看这
    空调扇
    加水
    制冷
    还有制暖
    不可同日而语

    好吧
    那就都拿走了
    该要的不该要的都拿走了
    走出阿黄家门前
    我那么对阿黄夫妇
    从人道角度,自然也应该囊括他们的闺女

    下楼后
    出小区
    车来了
    上车
    到了
    没有
    不是这
    稍等
    这是用招行软件叫的车
    为了修改目的地
    她的手机
    主要由我
    在优享之类三人后座上
    操作着

    回来后
    她才想起
    因为姨妈来了
    又去了阿黄家
    换下来的
    卫生巾
    落在了他们家门口
    本来是想带下来的
    我想
    要不要告诉阿黄一声
    她换下来的卫生巾就在他们家门口忘记带下来了
    不完全因为时间已晚,我并没有去说
    另一个问题
    阿黄老婆叫什么
    她问我
    我有些想
    你怎么连他老婆叫什么都不知道
    也一时没有想起来他老婆叫什么
    小君
    大概她
    比我更快的想起来了
    说不定
    是我说的
    这些
    都不重要

    20-7-18 2

    当欠债的被钱困住
    欠操的被性困住
    缺觉的被失眠困住
    未死的被活困住
    我为什么把自己困住

    冷吗

    冷吗
    以我的热
    我扭动风扇
    以我的冷
    我扭开风扇
    她盖着被子
    带着她的热与冷

    雨后
    这像是狗不断在叫的声音
    不确定是不是狗在叫
    如果是狗在叫
    狗叫的未免太快太规律太反常了些
    可能是雨后
    铁轨与车轮
    都变的光滑
    在发出滑溜而过的摩擦声
    可火车已经过去
    这像是狗叫的声音还在继续
    在火车的声音远去并消失后
    这像是狗叫的声音
    展露了更多狗叫的嫌疑
    它渐渐接近了
    认识中狗叫的声音
    展露着它的急促,尖锐,不规律,与停顿

    20-7-18

    东西
    从一个地方
    放到另一个地方后
    在原来的地方可能
    找不着它

    从一个城市
    转移到另一个城市后
    在原来的城市可能
    找不到他

    城市
    换成
    地方
    也可以
    在我想到它时
    我想到城市

    四惠东

    故宫角楼朝霞
    看成故宫角楼晚霞
    看了晚霞下的故宫角楼半天
    地铁入站,四惠东
    横在晚霞和乘客之间
    我进入车厢
    透过靠墙车窗露出来的部分
    看到那是朝霞

    UC浏览器

    为了免流量,用了UC浏览器
    首页没法替换,没法关闭,基本是垃圾新闻
    每次打开UC浏览器,首页都把我强奸一遍
    这部分显露了我的经济观乃至其他观
    我来不及反思,我没太去反思

    粽子

    像粽子大的一个被角
    盖住我的肚脐眼
    而当我扭转身
    它又是吸附在腰部的一个海螺

    诛杀

    诛杀
    听着严重
    其实不严重
    诛杀诛杀
    听着像是一个马仔
    暂歇在傍晚公园草坪旁
    打快板

    20-7-17

    凌晨
    微微的汗珠
    盖住我的额头
    就像
    微微的理解
    映入我的睡眠

    很不错的晚上

    我进入永辉超市
    我走出永辉超市
    我也爱吃螃蟹
    又是一个夏天
    我的左右裤袋
    各一只顺出来的螃蟹
    螃蟹鲜
    螃蟹赞
    台风天
    大停电
    蜡烛旁
    灯笼裤
    我见过我外公冯志申和他哥
    坐在蜡烛边
    吃着螃蟹还是啥
    螃蟹脚
    慢慢吃
    螃蟹腿
    吃干净
    来不及吃干净的小嘴
    不明白为啥要吃干净的小脑
    我们上了电瓶车
    在电瓶车领域
    我是个老司机
    很快
    我们离开永辉超市
    回到天台上
    煮了并吃了
    那两只螃蟹

    天使投资人

    天使投资人
    六十往七十
    手上有很多资源
    当他联系你的时候
    不管你在哪个城市
    他都能给你张罗来好多事儿

    风扇 3

    一档的风
    带着一档的风的声音
    二档的风
    带着二档的风的声音
    就像去往三档后
    风力增强
    三档
    二档的风
    听上去
    并没有跟一档的风
    有太多的不同

    余温

    小时候
    印象深的一次看人摊鸡蛋
    是看到我大舅妈摊鸡蛋
    她把摊的差不多的鸡蛋
    又拨回碗里
    这样,碗里剩下的蛋液
    就跟着,拨回锅里的鸡蛋
    摊进去了

    那时候
    还有一个治疗小孩上火喉咙那小舌头掉下来的方法
    也跟鸡蛋有关
    印象中
    就是把鸡蛋
    打到温水碗里
    搅开了
    喝下去
    还挺好喝的
    应该还加了点糖
    就像很多我来自的那个地方
    对于东西的称呼一样
    我感觉它不叫鸡蛋汤
    又不确定它叫什么
    反正
    喝下去后
    喉咙那
    拖下来的小舌头
    就感觉爬回去了不少

    前一个
    摊鸡蛋的方法
    我现在还在用
    有时因为想把剩下的蛋液榨干
    还用的有些过头

    后一个
    治疗上火喉咙疼的方法
    在我离开那时候那地方后
    就没用过了
    可能是因为
    后来上火的地方
    主要不在喉咙
    我总不能怪
    后来的鸡蛋不够好了吧

    鸭脖子

    许多门
    在许多地方
    我还算喜欢
    我进入的这一扇
    甚至还有一扇
    有时
    如果门太多
    它们会像折射中的多面镜子一样
    传来哈哈镜效果,让电影中如梦似幻的主人公,进入逃离情节
    有时
    倒也还行
    就像他说的
    喜欢在同一棵树上的不同树枝跳来跳去
    终有一天
    哈哈镜
    会老旧的
    像是从没有出现过
    或许有考古爱好者
    考出它
    而我
    进入的这一扇
    与考古
    关系不大

    猫王

    我买的第一张打口碟是猫王的精选
    不是因为当时我喜欢猫王
    只是因为猫王的精选飘洋过海来到了我眼前并怂恿我买下了它
    后来
    我喜欢上了猫王
    喜欢他的歌
    喜欢关于他的一些介绍
    主要的
    还是他的歌
    就像许多我喜欢的东西一样
    即使我的朋友,亲人,喜欢的人,讨厌的人
    都不喜欢他
    我还是喜欢他

    一件说过的事

    漫天的雪花下下来
    她们喊我出去看雪
    我没有去
    我已经躺在我相对温暖不少的被窝里
    我很困了
    路上
    我们经过雨天,下雪的预报,下雪的迹象,雪来了
    以及积水的水洼
    水洼里
    是后来那些接近痛苦的东西
    没有来临前的波纹
    第二天
    我看到她们拍的看雪照片了
    好看吧
    是不错
    不过我当时
    真的不想再出来了

    给蜘蛛

    蟑螂?
    应该是蜘蛛
    蜘蛛爬动的
    像蟑螂逃命一样快

    是它的地面
    枯枝
    是它的交通站
    它猛爬了一段
    停一停
    又猛爬了一段
    停一停
    我只能想
    它在发电报

    夏天 2

    从没有坐到过
    一个壁炉边
    在美剧里
    线索和温暖
    都在壁炉里
    在记忆里
    我坐到过三四个火灶边
    他的声音
    或者
    有时我想连贯听到的
    这样的播放列表
    就像一个燃烧着火的壁炉
    伴我
    看到星期六的太阳

    1977

    一天是那么容易过去
    有时候一天又是那么不容易过去
    下午看的那个片子里
    里头的人
    记忆都被换来换去换过了
    为了与包括换记忆在内的总目标相匹配
    他们的记忆里
    对怎么去到一个大概象征着出口的海滩
    以及白天发生了什么
    都是模糊的

    与白天联系上了

    白天
    电话如此接通
    一个拨打电话给白天的人
    在说完

    白天后
    就如主权独立般
    抽搐着
    在电话边挂掉了
    一个该死的情节
    好多时候
    就像反感该死的戏剧感又多少活动在这种戏剧感里一样
    我得说
    该死
    真该死

    白天
    我可以将毛豆和花生
    做成一床被子
    盖在它上面

    晚上
    是一罐倒到麦当劳塑料杯里的啤酒
    有时候
    感恩而死作为一支乐队
    会让我在看到“宇宙中心”这样的字幕
    配合着“宇宙中心”这样的话题时
    想到
    他们

    20-7-15

    小鸡
    睡吧
    迟早你的上面下面
    都会用水泥堵起来的

    牙膏 2

    扭扭捏捏的理解扭扭捏捏

    20-7-14

    不要原谅我
    对你不感兴趣
    一次哈欠撑大嘴巴
    一次接触枕头跟你的梦说88

    洗澡后的清醒
    持续不了太长时间
    二十分钟
    有吗
    疲乏
    再次爬上我的视野

    给了

    那些老头还挺有理的
    进了麦当劳
    人最多人家最忙时候

    给两个杯子吧
    沏茶用

    中国好企业
    我准备提名麦当劳
    我权重很大的
    全国上下都得听我的
    我一句话
    都得听听

    常客

    免费麦辣鸡腿堡
    由于规则方制定的规则
    至少将搭上一杯五块钱的缤纷麦炫酷
    在麦炫酷里
    我常常挑选咖啡麦炫酷
    就像统筹效率
    这样既可以喝到咖啡又可以吃到雪顶冰激凌
    甚至
    冰块
    甚至
    那个杯子
    有那么几次
    出于不同原因
    我将杯子
    也拿回去了
    有那么两次
    出于那种原因
    我使用
    麦当劳水龙头自动感应出来的水
    清洗了
    几个杯子
    再拿回去

    自然
    也会有人
    搭配五块钱的甜筒
    只是
    我选择麦炫酷
    我的首选
    其实是免费中可
    依然
    由于规则方制定的规则
    我没法同时享用
    免费麦辣鸡腿堡和免费中可
    我只能在最低购买五块钱的东西后
    得到免费麦辣鸡腿堡或免费中可
    如果您
    一定要问为什么
    简单来讲
    规则包括
    一次购买
    只能使用一张优惠券
    尤其一张标示着免费汉堡或免费可乐或免费甜筒的优惠券
    需要在使用时搭配购买一件正价食品,价格不限,但必须,是一件正价食品
    就这样
    带着对规则制定方的尊重
    我来到麦当劳
    我甚至还没有出发去麦当劳
    我不断来到麦当劳
    我是其中一个
    经常来麦当劳的
    在那里
    我经常看到
    一位绿T恤男子
    他往往带着MacBook或者不带MacBook只带了iPad和iPhone
    占据着更好位置
    他看上去
    比我更依赖
    麦当劳的网络
    是的
    全世界到麦当劳蹭网的人都打起嗝来!
    除了食物
    我们还需要
    麦当劳的网络!!
    这儿的Wi-Fi真是太快了
    快的时候
    11兆每秒
    几乎秒杀
    我用过的所有网络
    我品味着
    用户问卷调查后换来的五块钱巧克力新地的美味
    我品尝着在冰冷食物频繁刺激后忽然丫逼疼的牙齿
    我啜饮着免费中可散发出的或许免费的气泡
    我往嘴里倒入剩下的所有冰块(应该不是自来水)并吮吸着它们的强劲冰力
    我看向周围
    并没有看的太仔细

    过江

    这什么茶啊
    普洱吧
    一颗颗硬硬的羊屎蛋小球的大概名字
    就是我问到的
    开始挺难喝
    甚至很难喝
    用这边的自来水
    使劲冲泡后
    茶水里
    有一股不断让我想到臭脚丫子的味道

    喜欢搓脚的人
    喜欢给别人喝他的搓脚水
    可我恰好
    不喜欢喝
    别人的搓脚水
    或许喜欢
    给别人喝我的搓脚水
    回来
    后来
    也是为了抵消购买乌龙茶的开支
    也是为了尝试,泡制一种自己可以泡制出来的凉茶
    我将矿泉水
    烧沸
    倒入
    已装入
    六到八颗普洱小球
    的水壶里
    热水
    浸泡它
    中间
    若干次
    或许为了让它的茶味更浓些
    更为了让它的茶色尽快看起来更浓些
    在看到那再次淤积在壶底相对较浓的茶色后
    我摇晃它
    将浓茶
    摇晃到相对较浅
    的区域里
    时间过去
    温度下降
    我打开冰箱
    将它
    冰到冰箱里
    第二天
    很可能是个中午,或下午,就像刚才那样
    我就可以
    从冰箱中拿出它
    品一品
    普洱凉茶
    的味道了
    不得不说
    味道不错
    没有臭脚丫子味
    一股不输三得利乌龙茶的味道
    伴我
    再渡一条河

    “他改变了中国”

    江泽民
    遥远而具体的
    躺在死海里
    这是他
    2000年4月
    访问以色列的其中一站
    他躺的不错
    让我一看到
    就感觉像是在死海

    萝卜

    罗布泊的原子弹还是氢弹
    邓稼先的小米白米粥
    罗布泊的动物遗骸
    电视上的地标之旅
    老二的朋友圈里
    说,看焦裕禄的wiki真是大开眼界啊。。。
    我点开焦裕禄的维基百科
    长啊
    真是太长了
    看上去
    他还是共产党早期比较像模像样的干部啊
    我勉强拉到下面
    才看到了有些刺激的
    大概红卫小兵仔问焦裕禄女儿什么出身的干活
    焦裕禄女儿说,革命干部
    小兵仔说,你他妈也配,你爸不就是个小县长吗

    灰飞烟灭

    灰飞
    云也飞
    烟灭
    光没灭

    一本少年科学杂志
    一个水怪故事
    一种光污染的叫法
    一座光污染的城市

    我可没有什么心思
    一定要到没有光污染的地方
    但关于一座神奇的天文望远镜
    祝福它
    不用因为光污染而拆卸

    放纵

    放纵
    就像道德一样
    成为过认识上
    的据点
    人民需要放纵
    谁是人民
    哈哈
    我需要放纵

    小上网的

    小上网的
    在上了二十几个小时网后
    准备离开网络
    几分钟
    几小时
    几年
    几辈子

    20-7-13 3

    睡吧
    阿里郎
    小兔子
    煮了粥噢
    你起来可以吃噢

    20-7-13 2

    联网后
    电脑风扇
    发出起飞的声音
    与网络有关的
    掺和着这声音

    20-7-13

    高露洁的包装上
    印着:大胆爱
    挤出来的牙膏
    带着草莓颗粒
    吐出来的痰
    是灰黑色
    吐的时候
    我倒没有想:大胆吐

    没有时

    没有最高潮
    只有相对高潮
    没有什么戒掉这个戒掉那个
    只有相对那么说了




    他们再次响亮亮,齐晃晃的
    从操场那头
    走来
    而这个清晨
    属于芹菜
    校长的牙缝里
    是芹菜叶一般
    作为首长
    的些许感受

    睡眠模式

    在睡眠模式下
    外接的有线鼠标
    点击
    或误击下
    电脑
    就会
    被唤醒

    睡眠
    还是休眠
    我移动了鼠标
    点击了几个按钮
    并验证了下
    这个
    叫睡眠

    芹菜虾仁面

    困乏
    需要食物
    或其他
    这是我
    煮完面吃起来后
    想到的
    还有更深的意思
    埋伏在她说的
    关于任何困乏
    需要任何食物
    的地方
    有时
    这是我想忘掉的

    就怕忘不掉

    其实
    我并不困
    我处于不睡觉
    且饿了的情况中
    在我的脑海里
    我走出了门
    上了街
    拐了弯
    来到了那家煎饼店
    买了那个咬起来挺爽的
    7块钱煎饼
    应该开着了吧

    虾仁
    并不是新鲜的虾仁
    不多的人
    爱吃
    并能吃到
    新鲜的虾仁
    不算多的人
    爱吃
    并能吃到
    无论什么虾仁

    后来
    我将炒好的芹菜虾仁
    盖到了捞出来
    的面里
    在煮面时
    我常想到

    教了我
    怎么煮面
    很多时候
    就是这样
    无论是给予
    还是剥夺
    都会记住
    是谁
    给予
    剥夺
    了谁

    我打开冰箱
    找了找
    那瓶牛肉酱在哪里
    它不在侧柜上
    它相对隐藏在
    较低一层
    我拿出它
    想想这是她买的李子柒牛肉酱
    我拧开它
    找了双干筷子
    撇出来两三筷
    在这两三筷中
    我寻觅着牛肉粒
    成效不大
    或许本来就没有
    多少牛肉粒在那里
    几颗黑紫色的豆豉
    来到碗里后
    我拧上它
    放回了冰箱里了吧
    在搅拌着
    牛肉酱
    进入
    芹菜虾仁面的时候
    我想
    挺多重庆小面什么的
    就是拿些这样的酱
    拌几下
    就上桌了吧
    味道都差不多吧
    随着
    略略上升的热气
    一股
    属于差不多牛肉酱
    的工业味
    扑到了
    属于我鼻子
    的心坎里

    我坐下来
    继续搅拌几下
    红色的辣椒碎片
    与红色的工业辣椒油
    带给了这碗面
    色香味上
    的红色
    这刺激了一些
    的红色
    恰恰
    就是我需要的
    我甚至
    在打到这里的时候
    想起了

    这个字

    如果我再嘴贱一点
    我会说什么呢

    下一页 »



    CH | chenbuhe.com